人民网>>社会>>社会专题>>十问“留守儿童”
人民网>>社会>>正文

“十问留守儿童”之三:儿在身外母担忧吗?

人民网记者 潘旭海 赵艳红

2015年12月12日00:02  来源:人民网-社会频道  手机看新闻

编者按:每到岁末年关,打工者盼的就是拿到工钱、买到回家的车票。而留守在农村老家的孩子们,也已经开始倒数与爸爸妈妈团聚的日子。据统计,全国有农村留守儿童6100万。如此庞大的留守儿童群体能否健康成长,事关社会的和谐与稳定,也事关国家的发展与未来。孩子们成长中有怎样的悲喜?家庭、政府、社会、学校对留守儿童的关爱和保护是否到位?留守儿童问题该如何破解?人民网记者赴河南、安徽、贵州、四川、云南等劳动力输出大省以及广东、北京等劳动力输入地采访,推出“十问留守儿童”系列报道,与网友一起探讨。

1

四川凉山州昭觉县13岁彝族少年狄尼斯色被记者“举高高”。人民网 朱虹摄

“高不高?”

“高!”

这是家住四川凉山州昭觉县的13岁彝族少年狄尼斯色,第一次被人举到空中。

“从来没人这样抱过我!”狄尼兴奋地说:“天空的颜色都不一样了!”

在狄尼的记忆中,从来不曾被人这样抱过。被爸爸妈妈高高地举上头顶,这对于生活在父母身边的孩子不过是寻常的逗乐,而对于一些留守的孩子,几乎是梦一样不敢想象的奢望。

因为父母外出务工,留守在农村老家的孩子们几乎没有与爸妈共度的童年时光。外出务工的父母们,平时如何与孩子联络?如何看待自身的监护责任?对未来有何打算?

沟通:父母是否经常联络对孩子影响大

9岁的张瑶和付莉同在河南省西华县红花镇一所小学2年级就读。作为同桌,两个女娃在学校里几乎形影不离。

“我爸爸妈妈在新疆打工呢,她爸爸妈妈在南方呢。我是跟姥姥姥爷生活,她是跟爷爷奶奶在一起。”在与记者的对话中,一直是张瑶代为付莉回答,付莉只是偶尔点下头,或是趴在张瑶耳边说句悄悄话。穿着,前者是一袭粉色的运动服,后者是件皱巴巴的柿子色的布袄。

放学路上,先经过张瑶的家。“瑶瑶,瑶瑶……”老远地听见姥姥喊自己,瑶瑶飞奔而去,跑的马尾辫都散了。吃过晚饭,瑶瑶边抄课文边告诉记者,妈妈每周都会打电话回来,还会给她寄衣服、发卡什么的。有时候想妈妈了,也可以用姥姥的手机给妈妈打电话。春节爸妈会回家陪她一起过年。

“娃爱说爱笑,学习成绩也好。”姥姥说,虽然孩子爸妈不在身边,瑶瑶却没怎么让自己操心。

天色已暗,村东的付莉家还没有开火。“你们都留下吃饭吧,我去地里摘个冬瓜。”付莉的奶奶起身进了厨房。如果不是记者和老师的到来,这一家人的晚饭,就只有“烫面”。

“他们两口子出去打工,也不知道挣到钱没有,没怎么寄钱给家里,电话也很少打。娃就扔给了我们老两口。”奶奶跟记者打开了话匣子,付莉和五岁的弟弟却一直躲在旁边的柱子后面。临别,付莉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也没能告诉记者她有什么心愿、想要什么礼物、想不想爸妈。

“身体不在心理陪。”在诸多留守儿童的研究报告里,多给孩子打电话是缓解儿童留守问题的有效途径。张瑶的班主任发现,外出打工的父母是否经常给孩子打电话,会对孩子的学习成绩、情绪、沟通能力等各方面都有明显的影响。

很少给孩子打电话的父母,缘由不尽相同。在四川成都金花镇皮鞋制作厂做工的张正一般晚上九点才下班,孩子八点多就睡觉了,平时打电话回家孩子接不着。同在金花镇谋营生的陶崇表示,孩子在家有老人照看,能吃饱穿暖,有人接送上学,自己没啥顾虑。刚刚回到河南襄城县井外村老家的王美华说,在外面的时候每天睡前都会想起儿子,但是“打电话不知道说啥,想啊爱啊,说不出口。心里有就行了。”在北京开小吃店王志全认为,“努力赚钱让孩子过好日子、上好学校才是正事”,“打电话啥的都是小事”。

相关报道:

“十问留守儿童”之一: 6100万的数字是怎么来的?

“十问留守儿童”之二:心理之“伤”何处疗

高清组图:记者实拍农村留守儿童现状

十问留守儿童

下一页
(责编:王政淇、赵艳红)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