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
人民网>>社会>>正文

“十问留守儿童”之七:如何发挥社会组织的“柔性力量”

人民网记者 刘茸

2015年12月17日00:00  来源:人民网-社会频道  手机看新闻

编者按:每到岁末年关,打工者盼的就是拿到工钱、买到回家的车票。而留守在农村老家的孩子们,也已经开始倒数与爸爸妈妈团聚的日子。据统计,全国有农村留守儿童6100万。如此庞大的留守儿童群体能否健康成长,事关社会的和谐与稳定,也事关国家的发展与未来。孩子们成长中有怎样的悲喜?家庭、政府、社会、学校对留守儿童的关爱和保护是否到位?留守儿童问题该如何破解?人民网记者赴河南、安徽、贵州、四川、云南等劳动力输出大省以及广东、北京等劳动力输入地采访,推出“十问留守儿童”系列报道,与网友一起探讨。

四川省凉山州布拖县放牛的男孩日泽(化名)。由于父母外出务工,日泽和奶奶一起生活。每天放学,日泽第一件事就是去放牛。人民网 朱虹摄

四川省凉山州布拖县石咀村完全小学有七个女童班。加上普通班里的女童,整个学校女生比例超过60%。

这所800人规模的小学被大凉山的群峰环抱着,有一个空荡荡的操场和三栋小楼。强劲的山风呼啸过教学楼,把正在上体育课的孩子们的笑闹声吹出很远。

在重男轻女风气严重的大凉山,这所女生比男生还多的小学是独一无二的。

“有些教育观念比较落后的家长,还是认为女孩子上学不该超过小学六年级。”凉山州布拖县教育局股长荣敬龙告诉记者。在凉山走访的几天中,记者渐渐了解到,这类家长的人数并不少。

在石咀村完小的女童班里,有孤儿,有极度家贫的孩子,有家中仅有老人的留守儿童,许多本来就处于失学边缘。而她们能够上学的最大理由,就是学校能够负担她们的吃穿住行,减轻家庭负担,同时教会她们良好的自理习惯,让她们与其他不上学的孩子明显地区分开来。

荣敬龙有他的雄心壮志:“山区的贫穷和落后要从根本上改变,就要从下一代的教育开始。而我觉得,要改变下一代,首先要从改变他们的母亲做起。”

这些女童班,是在新华爱心教育基金会的资助下建立起来的,这是入驻四川凉山州布拖县的诸多基金会之一。荣敬龙告诉记者,一开始只开设了一两个女童班,后来变成四五个、六七个,口碑越传越远,到现在已经有50%的生源来自外乡镇,还不断有家长前来打听能不能送自己的孩子入学。

“只要提供一定的资助,再加上规范成熟的管理模式,你会发现,其实很多家长是希望孩子上学的。”荣敬龙说。

而这些条件,由社会组织来提供,比起政府提供要便利:更自主、灵活的资金来源,精细化的目标管理,多元化的资源参与,主动、热忱的监督和跟进……尽管也会有相应的漏洞和缺陷,但其好处是无法忽视的。

 

下一页
(责编:王吉全、赵艳红)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