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

北京整治草房地铁站路口拥堵 拘留黑车司机百人

2015年12月23日06:29    来源:北京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整治后,草房地铁口交通行驶畅通

  整治前,草房地铁口附近交通拥堵不堪

  自大望桥成为往返燕郊的集散地之后,草房地铁站路口也成为往返燕郊新的集散地,但晚高峰时段,前往燕郊的黑车、顺风车聚集在此,占据机动车道,车辆“寸步难行”,成为朝阳北路的“路梗阻”。

  12月18日下午,北京青年报记者探访草房地铁站路口时发现,在高峰期时段,车辆虽然行驶缓慢,但车辆保持行进,并无拥堵,黑车占道现象也没有出现。常营派出所相关负责人表示,黑车占道揽客是造成拥堵的最直接原因。他们通过打击黑车、黑摩的以及设立锥筒规范行车秩序,包括交管部门联合整治乱停车等措施,缓解了交通拥堵,但根治拥堵还需多部门合作。

  问题

  高峰期交通几近“瘫痪”

  “路都堵死了,半个小时都不一定过一个路口。”此前,不少过路司机行驶到草房地铁站路口时,叫苦不迭。

  从草房地铁站C口出来,相距不到20米,就是前往燕郊的公交车始发站,前往燕郊和通州方向的819、823、813路乘客在此排队上车。

  每天下午5点开始,大批人流从地铁走出来,站在公交车站排队等车。据北青报记者粗略估计,整个晚高峰期间,排队人数上百人。

  因前往燕郊的人数多,黑车和黑摩的在此聚集拉客。黑车司机直接把车停在公交站队伍前的主路上,部分黑车随意停在机动车道上。整个晚高峰期间,三车道的马路,黑车一度占据两条车道。

  在草房地铁站C出口南侧的常营南路上,路边虽有禁止停车的标识,但道路两侧每天仍密密麻麻停着至少六排私家车,小部分是黑车司机,部分是顺风车司机的私家车。

  在顺风车上,司机持有自制纸牌子,他们把自己的目的地写在纸牌子上。当车子开到地铁站附近后,车主将车窗摇下,把纸牌子举出来,乘客看见纸牌子后,直接走过去上车。

  黑车占据道路时,导致公交车行进困难,有时车辆互不相让,公交车和私家车挤在一起,容易造成交通拥堵。

  “你看,行车道都被占完了,车根本就走不动,每天到了这儿就发愁。”一名过路的司机说。

  治理

  今年拘留黑车司机不下300人

  朝阳区常营派出所副所长张昊表示,他们已对草房地铁站路口的拥堵问题,进行过很多次实地调查,分析了造成拥堵的原因。其中,黑车占道揽客一直是造成拥堵的最直接原因,辖区派出所已对黑车和黑摩的进行了打击。

  “从早上9点到晚上9点,民警每天在这里值守。”张昊说,黑车司机治理难,有时候民警去执法,几个黑车司机就一起围上来,“今年,我们已经拘留黑车司机不下300人。”

  张昊还称,他们希望在停车场里形成一个拼车点,司机和乘客都到这儿来拼车,这样也不会因为拼车拥堵交通。目前,派出所已经联合交管部门,在常营南路贴禁止乱停车的告知单,开始对乱停车的车主进行违法停车处罚。

  张昊说,12月11日,派出所协调乡政府购买150个锥筒,“派出所资金有限,只能尽力去协调其他部门多给一些支持。”目前,锥筒在马路上形成强制隔离的效果,这样就不能随便把车停在主路上,也杜绝随意变道,道路也就通畅多了。

  据张昊介绍,常营南路的乱停车现象严重,他们希望将顺风车引导去地铁口东侧的停车场。

  现状

  “路梗阻”已得到初步缓解

  12月18日下午4点左右,北青报记者在地铁口东侧500米左右的停车场内还看到,停车场内空着的停车位超过一半。

  一位顺风车主说,停车场收费并不贵,但乘客在公交车站这里,车停在东边的停车场还得开回来到地铁站口拉人,比较麻烦。

  当天下午4点多,北青报记者在草房地铁站路口看到,公交车站前后有三名民警在值守,原先至少停着一排黑车的主路上,现在已经没有黑车,东向西方向行驶通畅。

  此外,在草房地铁站路口,道路自西向东方向按照三条车道的轨迹摆放了三排锥筒。

  同时,主路边上已经没有黑车占道揽客,车辆按照锥筒规范的行车道行驶,无法随意停车或者变道,公交车进站也有民警引导,虽然自西向东的车辆在行驶到路口时需要放缓车速,但没有形成拥堵。

  晚上6点左右,北青报记者在草房地铁站路口看到,用锥筒隔离的三条车道,最靠近路边的一条车道主要供公交车行驶,假如黑车在行驶过程中停下来揽客,后面的司机就鸣笛催促,使得黑车无法长时间停在主路上,主路行车通畅。

  困境

  根治拥堵需多部门合作

  朝阳区常营派出所副所长张昊说,目前,道路拥堵虽取得一定成效,但彻底解决道路拥堵问题,还需要公交公司、交警、路政等一些部门的互相合作。

  “仅靠派出所的力量,确实是能力有限,能采取的措施也有限。”张昊说,草房地铁站路口拥堵的根本原因是人流量大。

  张昊介绍,据统计,地铁草房站早高峰极值达到过16万人次,大人流和大车流的冲击是造成道路拥堵的主要原因。同时,北京至燕郊的公交车运营时间最晚在21点前停运,“不少人回燕郊都是21点以后,所以就给黑车形成了市场。”

  “打击黑车也只是治标不治本,根本原因还是乘客人数多,形成黑车和顺风车的市场。”张昊说,他希望能在6号线其他车站进行有效分流,缓解对草房站人流的压力,但这个只能公交公司完成,他们只能提出一些建议。

  对于道路上的交通设施,张昊说,派出所正在尝试使用隔离物引导交通,如果经过实践能有明显效果,派出所也会成文上报,争取由市政设施管理处加装硬质隔离。

  张昊称,派出所也积极争取和交管部门的合作,“毕竟交通管理方面,交管能发挥作用的空间很大,我们也愿意积极配合交管的工作,但交管人数有限,派出所人数也有限,只能尽力协调。”

  目前,治理草房地铁站路口的拥堵措施已经实施一周多了。张昊回忆,第一天治理的时候,有司机路过路口,还专门打开车窗向民警举了举大拇指,“其实有时候执法也挺难的,但还是希望通过我们的执法能真的改善路口的拥堵。”

  本版文/本报记者 高语阳

  摄影/本报记者 袁艺

(责编:王政淇、崔东)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