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计委回应女孩痛斥票贩:严查医院“内鬼”

2016年01月28日05:05  来源:京华时报
 

“女子怒斥黄牛”医院号贩子猖獗 曾多次被查

  1月19日,广安门医院,白衣女子怒斥号贩子。视频截图

  近日,一段“女孩痛斥号贩子”的视频引发舆论热议。1月26日,记者对事发地北京市广安门中医院及另外两家著名三甲医院进行暗访发现,在某些医院号贩子仍顶风作案,号称“北京三甲医院专家号都能买到”还“能挂不出诊的专家的号”,甚至连保安都能提供号贩子的电话。昨天,国家卫计委首次作出回应,并责成北京市卫计委认真调查“号贩子”事件,严查医院“内鬼”。

  ■暗访

  事发医院仍然有号贩子顶风作案

  记者26日在广安门中医院看到,发生“女孩痛斥号贩子”事件后,医院在多个楼层都安排了穿制服的工作人员,但记者依然在广安门中医院“偶遇”了号贩子。

  当记者在门诊大楼的特需门诊挂号处附近看墙上的价目表时,一位40多岁的男子探出头,躲在楼梯门口示意记者:“要专家号吗?”

  这名号贩子向记者介绍,买一般专家的号收300元至500元的“服务费”,买知名专家的号,如擅长诊疗中晚期肿瘤的一位医生,服务费收2500元。记者从贴在医院墙上的价目表看到,这位医生的特需门诊挂号费为500元。

  靠正常排队就挂不到这位医生的号吗?挂号窗口前的医务人员告诉记者:挂不到。医务人员称,这位孙医生年龄大了,只给看过病的老病人看病,不再给新病人挂号。这位号贩子说:“我到时给你一个诊疗本,上面有这位医生的章和签名(证明你是旧病人),你直接去窗口交完费后就能找这位医生看病了。”

  记者随后向该医院的一位医生私下打听,找这样的号贩子买号靠谱吗?医生表示“其实应该没问题”,也有医生在实际接诊时表示,虽然能发现一些患者是通过号贩子买到号的,当场也会告诉患者“下次绝对不行”,但考虑到对方是千里迢迢来看病的,还多花了钱,最后也都为其看病了。

  号贩子称三甲医院专家号都能买

  26日上午,记者来到北京同仁医院挂号大厅,大厅显示屏的专家号多为“挂满”状态。

  记者在门诊服务台向工作人员咨询眼科特需门诊如何挂号,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了电话预约、微信预约和网上预约三种方式,当记者问询怎样挂某医生的号时,工作人员明确表示,他的号不挂,一般的眼病不用找他,只能通过别的专家转给他。

  在北京同仁医院西区大楼门口,记者通过一位招揽旅店住宿生意的中年男子介绍,要想挂到同仁医院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的眼科专家某主任的门诊号,除了320元的初诊挂号费外,再给号贩子2000元就能买到,而且患者病历上要写明“肿瘤”才行。

  当记者表明需要其他眼科专家的挂号,要与号贩子面谈时,中年男子直接带记者在医院的挂号大厅找到一位40多岁姓张的女号贩子。“挂号不点名,随机分,都是专家,有400元和500元两种,400元是副主任,500元是主任。”女号贩子一口气说道:“先交200元的办卡费,把名字、身份证号发给我,哪天来,打我电话就行了,后天就有专家,北京的三甲医院都能买,阜外医院的还可以挑大夫。”

  安保人员能提供号贩子联系方式

  26日上午10点左右,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儿童医院挂号大厅,前来就诊的人数众多,大厅显示屏显示专家号大多“已满”或“停诊”。据了解,儿科一位专家一周出诊两天,一天可以接五个号,提前预约也很难挂上,可谓“一号难求”。

  于是记者向门口的一位安保人员咨询有没有其他途径可以迅速拿到专家号,该人员说:“我给你一个联系方式,挂号找他就行了。”随后将记者带进门口的小屋里,拿出一个纸条,上面写着号贩子的联系方式,“找他挂一个专家号500元。”

  随后,记者又找到一个执勤的安保人员,他告诉记者,普通号随便挂,但专家号得提前预约,现在根本挂不到,让我们留下联系方式,并表示稍后会有人联系我们。最后还嘱咐了一句:“我可什么都没有说,你们不要外传。”当记者询问医院为什么不对号贩子加以管理时,他表示:“号贩子是按照正常渠道挂的号,我们也管不着。”

  时至中午,执勤人员介绍的号贩子打来电话,声称:“想要谁的号,只要医生出诊就可以搞到。”记者指定了一位儿科神经内科专家周五上午的特需号,该号贩子说只要有孩子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再给他300元,今天就能挂上号。当记者问道手中大量号源从何而来时,号贩子说:“这是我吃饭的家伙,怎么能告诉你。”

  ■追访

  国家卫计委:责成北京市卫计委认真调查

  昨天,北京市人大代表、国家卫计委宣传司司长毛群安在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海淀团审议时,回应“女孩痛斥号贩子视频”网络热议事件,他说国家卫计委高度关注此事,已责成北京市卫计委进行认真调查。

  毛群安说,北京医疗资源集中,特别是优质的医疗资源集中,每天几十万人进京看病。大医院人满为患,有的老百姓看不上病,挂不上号着急。有一些知名医院的知名专家,北京人挂号也很困难,这是事实。

  “现在问题是医院里面出现号贩子,造成老百姓不但看病着急,情绪激动。”他表示,这件事情,国家卫计委高度关注,已责成北京市卫计委进行认真的调查,对于医院的工作人员和号贩子里应外合的一定严肃查处,绝不手软。

  毛群安说,号贩子的问题是长期存在的。各个医院举一反三,他希望卫生部门和医院配合公安部门打击号贩子,维护正常的医疗秩序。患者最好不要从号贩子手里买号,这样打击难度挺大,卫生部门和医院会配合公安部门把号贩子问题整治好。

  专家:加强分级诊疗解决一号难求

  对于如何解决“一号难求”的问题,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认为,打击黄牛是标,加强分级诊疗是本。

  “这个视频集中表现了看病难这个痛点。这也说明了分级诊疗的重要性,如果全国人民都来北京看病,那即便是没有黄牛,北京的医院也是不堪重负的。”

  庄一强说,假如只是个常见病多发病,那就不需要来北京看。如果在地方辗转看了几个月半年都查不出病因,到了北京很容易就确诊了,那说明基层的医疗水平是不够的。分级诊疗提出“大病不出县”,这关键看质量,让老百姓信得过基层医疗服务质量。

(责编:王吉全、赵纲)

推荐阅读

全国已有26省区市1192县遭受洪害 截至7月3日统计,全国已有26省(区、市)1192县遭受洪涝灾害,因灾死亡186人、失踪45人,倒塌房屋5.6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06亿元。【详细】

多条河流超警戒水位|长江出现第1号洪水

山西晋城一煤矿发生透水事故 12人被困井下 2日22时53分左右,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沁和能源集团中村煤矿发生一起透水事故,初步了解有12人被困井下【详细】

安监总局派出工作组|山西出台遏制煤矿重特大事故工作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