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媒体走转改:小城医院的除夕守卫者

2016年02月16日09:18  来源:人民网
 

工作中的陈锐护士(摄影陈孟)

刘传梅医生正为患者听诊(摄影陈孟)

人民网2月16日电 (陈孟)春节刚过,刚搬迁新址不久的安徽省霍邱县第二人民医院,洋溢着比往常更加轻快的氛围。这家创办于一九八八年、如今已是综合性二级甲等医院的老医院,去年11月从城内迁到了位于位于城区外占地面积99.2亩的新址。这个春节,告别陈旧的医疗卫生条件、迎来宽敞新大楼和崭新技术设备的医院工作人员,脸上都不禁添了一份除旧迎新的愉悦。而谈及这个春节,许多为医院服务多年的医务人员都有暖心的故事要说。

“等妈妈再老一点就能陪你了”

今年除夕当晚,医院外科的护士陈锐沿袭往年的惯例,吃完年夜饭之后,于八点半赶回了医院,迎接九点开始的大夜班。在医院过除夕对陈锐已经司空见惯了。她所在的科室目前有16个护士,近一半是未婚的小姑娘,结了婚的护士里,又有不少人孩子年纪尚小或家里有老人需要照顾。陈锐认为自己情况比较特殊:“我父母都不在了,家里只有一个婆婆。我把更多精力放在工作上,反而是对自己的一种激励。”

“我儿子今年12岁了,他出生以来我们母子只在一起度过两个大年夜。”陈锐说起家人,不禁流露出些许无奈,“儿子常问我,妈妈你什么时候才能跟我一起守一次岁啊?我跟他说,等妈妈再老一点就能陪你了。”

从1995年起进入医院从事临床护理工作以来,陈锐在十几年的除夕夜班中,从没经历过一个平静的夜晚。

“我们每年除夕所面对的都是因为急病、重病而不得不来医院的患者。”陈锐回忆道。今年除夕夜刚过10点,一个酒后驾驶摩托车摔伤的年轻人就被父母送进医院。进行清创的过程中,陈锐发现病人的脑浆已经流出了,赶紧给他进行包扎、打上吊水,紧急转去了市里的医院。病人从进科室到被转走,前后不到十五分钟时间。“我们觉得如果需要做手术的话,去上一级医院对病人更好。”陈锐说,“我们当时只是觉得保命更重要,这个病人的医疗费用一分也没收。”

霍邱是一个农业大县,春节许多外出务工的农村人回家过年,人口短时间内大量增加,加上过年期间大吃大喝的风气、大人忙碌间疏于看管孩子,稍不注意就会发生点意外,大年夜的医院外科里总是会有各种急诊和紧急抢救发生。

陈锐至今还记得,2000年除夕夜,一个五六岁的农村孩子被送到医院来,腰部以下被鞭炮炸得血肉模糊。“这个孩子的父母长期在外的务工,当年回到家里给孩子买了许多鞭炮玩,孩子把鞭炮缠在自己身上,结果酿成了悲剧。”而在今年除夕夜,医院也接受了一个因为玩鞭炮把手炸成轻伤的孩子。因为无数次看到玩鞭炮而受伤的孩子,陈锐几乎见到孩子家长就忍不住宣教,春节期间一定要警惕孩子独自接触鞭炮。

春节医院常遇到的另一类急诊是,小朋友由于吃瓜子导致肠梗阻。“孩子因为不会吃瓜子而阻塞肠道,最后导致无法大便,非常痛苦。这种情况几乎每年都有,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戴上手套帮孩子把大便掏出来。”

让陈锐颇感欣慰的是,近年来经过不断宣教,过年期间因为肠梗阻到医院就诊的孩子已经显著减少。“过去春节期间护士们经常苦中作乐地相互调侃:‘今年又掏了几个?’但是今年到目前为止一例这样的病患也没有碰到。这说明我们不断对家长进行宣传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当了医生后,就变得不再多愁善感”

这些发生在孩子身上的痛苦,身为儿科医生的刘传梅感受更加深刻。春节是孩子常见病多发的时期,也她每一年最忙碌的阶段之一。

“过年期间气候变化幅度较大,孩子特别容易生病;许多从外地回来的父母也把一些小毛病带给了孩子。再加上平时能对病人起一定分流作用的小诊所和社区医院都放假了,大量儿科病患都集中到我们医院里来。” 但刘传梅觉得,这种忙碌的状态已经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

“我几乎从不和家人一起过年,也谈不上有什么心酸难过。毕竟每个职业都有自己的局限性,可能当医生的人感情上也渐渐会麻木一点,我当了医生后,就变得不再多愁善感。”

刘传梅2004年毕业之后,就来到霍邱县第二人民医院做起了儿科医生。说起自己的职业,她也有许多矛盾的感触。“儿科病人多,事情繁杂、工作压力大,很多人不愿意做儿科医生,这是全国性的现状。我一方面希望能有更多儿科医生来分散我们的压力,另一方面又觉得这一行实在太累,不希望别人加入我们,心情也很复杂。”

今年除夕夜,刘传梅的大夜班从五点半开始。她在亲戚里家早早吃了一点东西,就带着饭到了医院。那天晚上她平均一个小时就要看一个门诊。“孩子的病都比较急,发烧的、拉肚子的,基本都是常见病,有些父母买了退烧药就走了,但不来医院又没有地方可以买药。”

说起做儿科医生的特殊性,刘传梅感慨颇多:“我们科室人手少,夜班排得很频繁,我个人睡眠很差;很多孩子不能表达,给孩子看病尤其需要耐心。但是光有耐心还不够,还要有很强的责任心。”尽管如此,刘传梅觉得做儿科医生是自己的选择和愿望,因而也并无怨言。

今年除夕夜,医院领导按照惯例,赶在七点左右到医院来慰问病人和值班人员,还给病人每人发了一个小红包。红包并不大,但病人们都很感动。陈锐说,有个生病的孩子特别高兴地说,这是他今年收到的第一个红包呢。还有病人笑言,医院硬件设施改善之后,服务也变得好起来了。“我们所谓的辛苦都是这个职业应有的付出,”刘传梅对记者说,“只希望社会能给我们多一点理解就好。”

(责编:纪   宇、杨成)

推荐阅读

全国已有26省区市1192县遭受洪害 截至7月3日统计,全国已有26省(区、市)1192县遭受洪涝灾害,因灾死亡186人、失踪45人,倒塌房屋5.6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06亿元。【详细】

多条河流超警戒水位|长江出现第1号洪水

山西晋城一煤矿发生透水事故 12人被困井下 2日22时53分左右,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沁和能源集团中村煤矿发生一起透水事故,初步了解有12人被困井下【详细】

安监总局派出工作组|山西出台遏制煤矿重特大事故工作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