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
人民网>>社会>>正文

 猴年开春看劳动力市场 

用工不荒,技工更不慌(经济热点)

2016年02月29日03:0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新春各地人才招聘会持续火爆。
  制图:李姿阅

  春节过后,又进入一年一度的企业招工季。企业用工是劳动力供给的重要一环,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必须面临的重要课题。新常态下,产业结构在调整,企业招工需求也在调整吗?传统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与新兴服务业用工呈现哪些不同?过去几年遭遇的“用工荒”今年还会上演吗?

  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日前深入山东、江苏、四川的劳动力市场和一线企业调查采访,把脉劳动力市场的新变化。

  ——编者

  

  山东服务业

  用工需求旺 “定制”人才火

  本报记者 潘俊强

  传统岗位供不应求,有执业资格者遭哄抢

  “好,咱这就签合同!”艾美格公司总经理赵杰得知求职者有育婴师证,赶紧签订了劳动合同。

  正月十六,不少求职者来到青岛市市北区家庭服务就业创业广场,想在这里寻求一份家政服务类工作。“来找工作的不少,客户需求也很多。”赵杰说,尽管求职者多,但家政服务类的高级人才比较稀缺。“刚才那位有证的大妹子,到谁那,谁都得抢着把她签下来。在青岛,有证有技能,基本素质良好又有经验的育婴师,月入过万已经不稀奇。”

  春节过后,单育婴师职位,赵杰就招了12人,但是没育婴师证也没有经验的有11位。不过,她并不担心,这些人大部分都是30岁左右的年轻女性,而且一半以上有大专或本科学历。“客户对育婴师要求越来越高,必须得招有学历、学习能力强的。”赵杰说,过几天就组织她们参加培训。

  “家政服务类行业的用工需求越来越旺盛,特别是婴幼儿、老人护理用工越来越多。”家庭服务创业就业广场运营负责人常显锋介绍说,家政服务行业进入门槛低,能够吸纳大量就业,但高技能人才比较少,还是得加大培训力度。

  据青岛市就业服务中心职业供需分析师李志战介绍,从人力资源市场招聘情况看,春节后第一周,青岛市各级人力资源市场已举办招聘会34场,参加招聘的服务业企业有2379户次,提供招聘岗位2.4万个,同比增长9.2%。从青岛市就业服务中心提供的数据看,部分服务行业岗位需求增量较大。其中,居民服务业岗位0.5万个,同比增长25.9%;交通运输业、信息传输计算机软件业、卫生社会福利业等需求也同比分别增长15.6%、15.4%、9.6%。缺口最大的商业服务类工种有餐厅服务员、保洁员、收银员、家政服务员等,合计用工岗位1.1万个,求职0.7万人,缺口0.4万人。春节农民工返乡返城对企业影响减弱。从春节后调查的190户服务业企业看,返乡过节农民工0.68万人,截至2月24日已返回约0.64万人,同比流失率降低。

  “服务业招聘工资也在增长,传统服务业今年平均招聘工资为2710元/月,同比增长11.3%。” 李志战说,对于传统服务业用工,政府还要持续给予政策扶持,比如,对于吸纳大龄下岗失业人员、特困人员的服务企业,可以给予适当的社保补贴、减税甚至免税等优惠政策。而对于求职者来讲,还得拥有一技之长,才能拿到高工资。

  人才培训需求旺,受过培训者身价会上升

  传统服务业用工需求增长明显,互联网服务企业等新兴服务业用工需求也呈现增长趋势。记者来到青岛高新区的青软实训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部大楼,一些培训人员正在上课。“这里大部分是高校学生。” 该公司总经理李战军说,公司主要为互联网企业或者有互联网业务的企业培训人才。

  “由于互联网从业技术门槛比较高,每一期培训大约三四个月。”李战军介绍,春节前后,京东金融已经来招聘了三次。年前,京东金融在青岛招了13个人,在青软实训这里就要了12个;年后,京东金融又来了。不过让京东意想不到的是,在这里经过培训的人,年前工作就基本确定了,年后再来这招人就比较难了。

  服务业招工中不缺人而缺人才的情况愈发明显,于是一些企业宁可交每人一万元的培训费到青软实训“定制”人才。李战军说,在长三角的青软实训分公司,一些企业去年就给了2016年的用工计划,春节刚结束就开始培训了。“一般而言,就业后,这些人的工资都会在六七千元,有的还可以拿年薪。”显而易见,新兴的互联网服务业用工需求旺盛,而经过培训后,求职者的身价也会一路飙升。“求职者不缺,但是互联网服务企业更希望能够招聘到和企业需求匹配的人才。”李战军说。

  

  四川高新技术产业

  出高价钱 招熟练工

  本报记者 张文

  职业学校毕业生受追捧

  生产线有条不紊地运转,一辆辆电动汽车正被组装调试……在野马新能源汽车绵阳制造基地的车间里,忙碌的工人们正在一丝不苟地工作。

  “这个制造基地有1200多名工人,过完春节就全部到位了。”制造基地工作人员李杨告诉记者,由于新能源汽车制造技术水平相对较高,用工要求也相对较高。春节前,制造基地已和几所有长期合作关系的中职院校“预签”了一批毕业生。

  “职业学校的学生有技术优势,上手很快。但无法满足生产一线的人员缺口。”制造基地项目管理部负责人焦春雨表示,2016年新能源汽车需求量预计会有较大增长,目前制造基地已经接到不少大额订单,仅外省一家企业便订购电动公交车2000余辆,超过了去年销售的同类产品总和。“用工人数的三成多还需要到人才市场进行招聘。”焦春雨说。

  返乡就业有优惠,吸引熟练工留在中西部

  春节后,在绵阳市科技大厦二楼的人才招聘现场,野马新能源汽车招聘点位前一直拥满了求职者。“招人容易,但招到‘老师傅’级别的技术工人还是要靠待遇。”负责招聘的工作人员刘小雨表示,只要有高中以上文凭,经过培训便能胜任基地的简单技术岗位,但高新技术企业缺的是专业化的熟练工人,“毕竟产品生产流程有别于传统产业,这要求工人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刘小雨告诉记者,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有较强工作经验的老技工通常会被许以年轻工人3至5倍的薪酬,而且这两年随着大量熟练技工“回流”中西部,招工并不难。

  同样“人气爆棚”的,还有成都市锦江区人力资源市场。“我们是春节假期过完后3天过来招工的,不到两天就招满了所需的16名工人。”余成满是一家高性能电机研发企业的招聘主管,他表示自己公司虽然用工需求不大,但是招聘门槛很高:学历要求大专文凭,且有5年以上工作经验。

  “我们招聘的工人主要从事研发试制工作。”余成满表示,去年初公司首次招聘,对学历和工作经验要求不高,聘得的人员中有不少仅有中专文凭。“不仅培训花去不少时间,而且正式上岗后,刚毕业的学生很难尽快上手。”余成满说,有了去年的教训,今年公司将招聘原则改为了“出高价钱,招熟练工”。

  招聘顺利不仅是因为薪酬提高,锦江区的人才对接措施起到了关键作用。据锦江区人力资源市场副主任肖志强介绍,春节期间大量在外务工人员回川,节后部分务工人员并未决定打工去向。“我们加大宣传返乡就业的政策优惠、落户便利,尽可能把人才留下来。”肖志强表示,通过提前收集企业的用工需求,并及时和人力资源市场登记在册的务工人员联系,有效地“拉回”了不少打工者。

  “这些年本地的高新技术企业发展这么快,我完全可以留在家门口打工。”锦江区居民刘曲江从电子技术专业大专毕业后,一直在沿海省份打工,今年他决定不再“舍近求远”,留在本地一家液晶屏研发企业,薪水和之前相差无几。

  记者从四川省经信委获悉,2015年四川的新能源汽车、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等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实现工业总产值超过6700亿元,是2012年的1.6倍,年均增速达到18%。“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带来了旺盛的人才需求。”省经信委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全省各地为吸引人才回流,在落户、安居和子女就学方面均陆续有政策出台,高新技术产业的用工预计会保持这种供需两旺的态势。

  

  江苏传统制造业

  “机器换人” 技工难求

  本报记者 王伟健

  企业主招一线技术工,薪酬福利普遍改善

  春节后,又进入招工季。2月20日,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新民化纤有限公司人事经理戴利芬就赶到合肥。当天,由吴江18家知名企业组成的招工团携1926个岗位,参加春节后合肥首场大型综合类人才招聘会。离开合肥,招工团又赶往遵义、郑州和兰州。猴年招工季,一线技术员工成为吴江盛泽这个中国最大的化纤产业集群最抢手的人力资源。

  戴利芬说,尽管照目前进度,半个月后新车间员工就配齐了,但企业1400多名一线工人中,有熟练技术者相对缺乏。“我们也去职业学校招聘过,但学生嫌弃我们工作强度大,并不愿意过来就业,企业只能自己培养技术工人。”

  记者了解到,今年纺织企业用工需求量大,其中一线生产工人和技术性工人用工需求量最大,占到招工量的七成以上。

  企业在选择人才的同时,求职者也在选择企业。“我比较倾向于经济效益好、工资待遇及福利不错的企业,如恒力、盛虹。”求职者王霞告诉记者,“最好是工作岗位有利于个人成长。”

  为了吸引一线技术工和普工,不少企业提高了基层职工的薪酬待遇。像吴江京奕特种纤维有限公司招聘的喷气车间对头工,月薪可达6000元。“我们公司有培训、旅游等福利,在确保改善员工待遇的同时,也提高他们的专业技能。”苏州洲润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晓根告诉记者,现在纺织企业员工的待遇和福利水平普遍改善,以提高员工忠诚度,避免优秀技工跳槽。

  得益于企业福利待遇改善,今年盛泽纺织业招工形势不错,返工率也较好,大中型企业基本在正月十五前都开工了。

  “机器换人”降低“用工慌”,增加高技能人才需求

  尽管很多企业老板采取加薪、提高福利等措施吸引技术类工人,但熟练挡车工难招的情况屡见不鲜。

  与中小企业相比,盛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部长曹志霞显得很笃定:“现在返工率基本上已有90%,虽然满负荷生产,但工人基本不缺。”盛虹集团是盛泽镇最大的纺织企业之一,年产值达到400多亿元,“我们福利待遇好,工人比较固定,流动率在10%左右。”

  盛虹用工不慌的另一个原因,则是采用“机器换人”的智能化生产。走进吴江盛虹集团化纤生产智能物流系统监控室,只见熔体直接纺主管端坐显示屏前,拿着订单输入生产指令,一墙之隔的智能化生产车间里的机器设备收到指令,马上开工生产。总工程师梅峰介绍,这套盛虹用3年时间自主研发的“化纤生产智能物流系统”,达到国际先进水平。“通过生产物联网,所有生产指令在总控室直接下达。”梅峰自豪地说,“只要打开我的手机,可随时查看并指挥每一个生产环节。”

  来到包装车间,机器设备在运转,却难得遇到一个工人,30多架机器手迅速敏捷地搬动包装,丝饼从落筒、输送、储存、检验分类、包装到码垛,全部自动化。梅峰介绍,通过机器换人、导入物联网技术,盛虹集团年均节约成本1500万元,一条生产线可以节省用工127人,用工率减少34%,故障率减少55.9%,人员单产提升29.8%,产能提升33%。

  机器换人后,谁来操作机器?“自然是技术工人了。”曹志霞说,企业现在对一般的操作工需求量大幅下降,而高技能人才的需求量则越来越大。“高技能人才不好招,所以公司主要采用内部培训的方式。”她说,企业与长三角地区的职校建立合作关系,每年从这些职校中招聘技术工人。“技术工人的实习岗工资每月为3000元,而转正之后可达5000元。”


  《 人民日报 》( 2016年02月29日 17 版)

(责编:王吉全)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