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大叔默默资助山里女孩8年 身患绝症最放不下她

2016年04月14日08:11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身患绝症,保安大叔最放不下她

  这是一个让人泪奔的故事。

  平湖一位平凡普通的保安,8年来一直默默资助一个远在四川的山里女孩。

  两人无亲无故,也从未见过面,一张旧报纸为远隔千里的他们牵了线。

  原本,这是个埋藏在大叔心底的秘密,连老婆儿子都不知道。

  今年2月,53岁的保安郑菊明查出肺腺癌晚期,身体一向不错的他被病魔击垮,那个从未谋面的小姑娘竟成了心中最大的牵挂。

  那个女孩现在读五年级,13岁,1岁多时被“遗弃”在母亲小姐妹家,父母再未出现。

  “本想趁自己还干得动,再熬个七八年,看她长成大姑娘大学毕业,现在我怕自己等不到了。”这个老实巴交的汉子湿了眼眶。

  旧报纸上看到山里娃的故事

  资助持续8年从未间断

  昨天上午,下着雨,平湖市第一人民医院肿瘤科,53岁的郑菊明躺在病床上输液,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郑菊明国字脸、板寸头,脸色发黄,他说,自己“感觉还行”。

  “他夜里都没怎么睡,浑身疼。”隔壁床的老奶奶马上“揭穿”了他。

  郑菊明的手机屏保,不是儿子,也不是4岁的孙子,而是一个穿粉色T恤的圆脸女孩。

  她叫天凤,就是他一直默默资助了8年的四川女娃。“或许是缘分吧。”郑菊明说,他也说不清当初是怎么想的。

  2008年,他还在平湖一家服装城当保安,平时翻翻旧报纸消磨时间。

  有次,他在一张旧报纸上看到一则消息,说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共乐镇有一个小姑娘,名叫天凤,父母离家出走,被好心人收养,但这户人家也是一贫如洗,男主人遇车祸截肢。

  本来,这种事挺多的,他看过一眼就放在一边,过了几天,整理报纸时,又瞥见了这篇报道,“感觉就像一个眼泪汪汪的小姑娘站在你面前。”

  郑菊明只有一个儿子,心中的柔情被这个小女孩拨动了。

  他拿起电话,拨通了报纸上留下的联系方式,对方一口四川方言,听不太懂。但他还是赶到邮局,把口袋里的30元钱给对方汇了过去。当时他的月薪也就800多元。

  “当时想,哪怕是骗子,就当少抽两包烟。”郑菊明说得断断续续,因疼痛不时咬牙,不时闭眼休息。

  远远地关爱着,对那个女孩

  竟有了种对“女儿”的牵挂

  郑菊明家境也很普通,他做保安的空余喜欢做做木工,家里在当地算不上富裕。

  一开始,也就50元、80元,隔一两个月寄一回。当时,对方还没手机,用的是公用电话,联系也不便。

  几次联系后,郑菊明对四川那户人家也多了些了解,“这也是一户厚道人家,天凤一岁多时,被扔到他们家,父母一直没出现,他们就当自己女儿养了。”

  电话那头的人叫李国莲,是天凤养母,也是个苦命女人,十来年前,老公开拖拉机遭遇了车祸,一条腿截肢,失去了劳动能力。

  “又不是小猫小狗,说丢就丢了,我也没有女儿,就当女儿养着吧,有我们一口吃的,总有她一口吃的。”李国莲的话也很质朴。

  郑菊明听后很感动,“我只有一个儿子,也没有女儿,以后一起养吧,我也就当多了个女儿。”

  当时,郑菊明每月的薪水只有800多元,他瞒着家里,每月从工资里悄悄抽出几十元钱,给对方寄过去。

  后来,工资慢慢多了,他寄出去的钱也加到100元、200元。只要手上宽裕点,他就跑邮局。

  2010年8月的一个晚上,郑菊明第一次在电话里听到小天凤稚嫩的声音。之后,天凤也会给郑菊明打打电话,说说学习、生活,还有她最喜欢的小狗。

  有一回,天凤告诉郑菊明自己得了三好学生,郑菊明很高兴,跑到街上左挑右选,最后花100多元买了个银手镯作为奖励寄了过去。

  2012年,郑菊明的儿子要结婚,家里负担重起来。郑菊明在外面又打了份工,拼命赚钱。即使这样,他还是没断了给小天凤寄钱。

  这些年,李国莲一共发过来七八张小天凤的照片,都存在手机里,没事就翻出来看一眼。他说,现在看这个非亲非故的孩子,就像看女儿一样。

  家里有儿子有孙子

  最放不下的还是小天凤

  今年春节前,郑菊明发了年终奖,给天凤买了两套新衣,还汇过去2000元钱,希望她能好好过个年。

  可是,他的身体却开始坏起来。头一年,他一直感觉腰酸背痛,怕看病花钱,一直硬扛着。过年时,疼痛加剧,夜里都睡不着。大年初五,到医院一检查,如晴天霹雳,“我看了拍的片子,心里就有数了。”

  医生告诉他,肺腺癌晚期。

  郑菊明人缘好,生病的消息传开后,不少朋友都来看望。保安队长看他闷闷不乐,一副没精神的样子,“有病就治,有什么心事就说出来。”

  两个老朋友唠嗑,郑菊明这才说出了这个藏在心里8年的秘密。

  他就像在安排自己的后事:母亲82岁,有两个兄弟养老送终;儿子媳妇孝顺,不会亏待他们的妈;孙子眼看就要上幼儿园了,自己也算享了几年天伦之乐,不亏了。

  想来想去,最放不下的,还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小天凤。

  “本想再熬个七八年,看她长成大姑娘考上大学,我就放心了。”这个坚强的汉子快哭了,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现在我怕自己等不到了。”

  这件事这才传出去,大家又感动,又觉得不可思议。

  “你自己都生病了,还想着个无亲无故的小孩干啥。”老朋友责怪郑菊明。他只是沉默,不吭声。

  “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心善,见不得可怜人。”儿子郑斌说,爸爸从未对家里人讲过这件事。

  4月14日,郑菊明要接受第二次化疗。这两天,秘密已经公开,他一直“藏”着的天凤的照片设置成了手机屏保,没事就看,“我们曾约定,等她大了,带她到外面看看。本来定好等到她初中毕业……”

  千里之外的那个女孩

  还不知道好心大叔病倒了

  昨晚,钱报记者联系到远在四川的李国莲。

  郑菊明确诊肺癌后,和李国莲打过电话,说自己生病住院了,恐怕不能给天凤汇钱了。在李国莲反复追问下,他才说出了实情,“你别和天凤说实话,就说我感冒了。”

  “郑大哥真是个好心人,希望能治好他的病,有机会让天凤和他见个面。”李国莲说,“这样我们心里才好受些。”

  李国莲47岁,自从十年前丈夫车祸截肢后,她一人靠经营夜宵烧烤撑起了一个家。

  “现在日子马马虎虎,勉强能过。”李国莲说,儿子大学毕业了,在家复习准备考公务员,老公不能干活,所以家还是要靠她一个人,压力有点大。

  不过,虽然困难,她从没亏待过天凤,“反正我没女儿,就当女儿来养,有我们一口饭,就有她吃的。”

  她说,天凤挺懂事的,平时会帮忙做家务,学习成绩中等,性格倒是很开朗。

  “天凤自己平时会和郑大哥联系,她还不知道他病得这么重。”李国莲叹了口气。

  3月29日晚上,小天凤曾给郑菊明打过电话,“郑伯伯,你的病到底好了没有?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你要学习,伯伯要上班,没有时间啊。”郑菊明又想多听听天凤的声音,又怕在电话里露出马脚。

  “病生在你身上,担心的是我们,你要好好休息,好好养病,要开心一点,我会好好学习的。”天凤说。

  这话,听得郑菊明眼泪都流出来,“一个小鬼头,怎么讲出来都是大人话了。”

  本报通讯员 鲍嘉

  本报记者 黄娜 文/摄

(责编:刘茸、李楠楠)

推荐阅读

全国已有26省区市1192县遭受洪害 截至7月3日统计,全国已有26省(区、市)1192县遭受洪涝灾害,因灾死亡186人、失踪45人,倒塌房屋5.6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06亿元。【详细】

多条河流超警戒水位|长江出现第1号洪水

山西晋城一煤矿发生透水事故 12人被困井下 2日22时53分左右,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沁和能源集团中村煤矿发生一起透水事故,初步了解有12人被困井下【详细】

安监总局派出工作组|山西出台遏制煤矿重特大事故工作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