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男孩照顾脑瘫母亲10年 边中考边担心妈妈午饭

2016年06月13日08:33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参加中考的孩子,都是各家的宝他却边考边担心妈妈的午饭

  昨天下午5点,17岁的初三男孩曹贵林准备去学校,上初中三年的最后一堂晚自习。第二天就要参加中考,可曹贵林的心却一点也静不下来。

  “我去考试了,妈妈中午吃什么?”他不断重复这句话。

  曹贵林的母亲是先天性脑瘫,生活无法自理。虽然只有17岁,但这个懂事的孩子已经照顾了妈妈10年。对此,父亲曹永青十分感激且自责。他为了这个家生存下去,整天忙着打工,照顾妻子的责任都落到了儿子曹贵林身上。

  为此,央视曾两次专题报道,并称这个还未成年的大男生为“仙居的孝心男孩”。前几天,央视发送的一条有关曹贵林的微博,已经有上万人点赞。

  去学校前,曹永青答应儿子,在中考期间会好好照料妈妈,让儿子专心考试。可曹贵林还是不放心,临出门,他叮嘱父亲,“让她早点睡。”

  做父亲的竟如此感激儿子:

  幸好有他,要不然撑不下去

  “幸好有这个懂事的孩子,要不然,这个家都不知道怎么撑下去。”曹永青向钱江晚报记者感慨说,对这个儿子,他既感激又内疚。

  曹永青一边说话,一边不停地加工塑料夹子,给两片塑料片装上弹簧——这是一家目前主要的收入来源。作为一个男人,没能让妻儿过上稳定的生活,曹永青十分自责。

  曹永青今年52岁,消瘦,脸上密集的皱纹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得多。

  18年前,曹永青在贵州打工,认识了患有先天性脑瘫的赵世美,并娶了她。很快,儿子曹贵林就出世了。但随着儿子一天天长大,赵世美的病情却逐渐恶化

  “一开始她还能自己做些家务做点饭菜,后来病情严重起来,整个人都站不直,手脚不听使唤,完全无法自理了。”曹永青说。

  小时候,曹贵林和贵州的外婆住在一起,平时就留心学习外婆如何照料妈妈。到他8岁时,就已经能够一个人照顾妈妈了。给妈妈换衣服洗衣服,做饭喂饭,他都很拿手。

  10岁那年,一家三口回到仙居生活。曹永青继续打工,做的都是体力活,经常一出门就是十天半月。照顾妈妈的责任,就完全落到了年幼的曹贵林身上。

  “爸爸,你放心去工作吧,家里有我呢!”儿子10岁时说的这句话,这些年来,曹永青想起来就流泪。

  每天中午跑回家给妈妈做饭

  是这个孩子雷打不动的“功课”

  下午5点,曹贵林收拾好书包,准备去学校上最后一堂晚自习。

  妈妈赵世美歪着头,整个人倾斜着,只能用眼睛侧过来看,嘴里咿咿呀呀不知道在念叨什么。在隔壁小房间的床上,还躺着一位瘦骨嶙峋的老人,她是曹贵林病重卧床多年的奶奶。爷爷已经在3年前过世。

  从家走到学校仙居县横溪镇新生中学,慢走约要10分钟,记者陪着他,一路聊到了学校。

  他每天早上5点半就起床了——这个时间点,绝大多数的小孩都还在梦乡。曹贵林一般会给妈妈和奶奶煮面条吃,担心她们吃厌了,经常小跑着到学校食堂,买来包子油条等。

  给妈妈梳头和洗脸,大约6点左右,开始喂她吃早饭。

  “我妈妈不会自己吃,我把包子撕成很小的块,一点点喂她吃。吃完一个包子加稀饭或豆浆,差不多要半个小时。”曹贵林说。

  收拾好碗筷,离早读已经没几分钟了。他几乎每天都是赶着上课铃声冲进教室。因为来不及吃早饭,不知从几年前开始,曹贵林就养成了不吃早饭的习惯。

  在去学校的路上,这个早熟的孩子静静地讲自己的故事,让人听了有些心痛。

  中午11点半,放学铃一响,曹贵林又要飞奔回家,从冰箱里拿出周末买好的菜,生火淘米做饭。“我都是买些便宜又放得比较久的蔬菜,像土豆之类,一次多买点,可以吃一星期。”

  晚上如果父亲回家,便由父亲准备饭菜,曹桂林难得地有点空闲,可以看会儿书或听听音乐。

  晚上9点放学,妈妈一般会等他回来。多年的习惯,只有儿子陪着,赵世美才肯睡觉。他帮妈妈洗漱干净,然后扶她上床。曹贵林帮身体发胀的妈妈揉腰捶背,一直哄她睡下,这才自己洗漱睡觉。

  成绩不好觉得内心有愧

  他不想远离妈妈去县城上学

  因为脑瘫妈妈时刻需要照顾,曹贵林这10年里,从未出过一次远门。小伙伴们叫他出去玩,他也只能口是心非地拒绝。“其实很想和他们一起出去玩,他们都有很多好玩的电动玩具,真想好好玩一次。”

  曹贵林家的特殊情况,经央视等媒体报道后,不少热心人伸出了援手。而学校的领导和老师,也都尽可能地帮助他解决生活和学习上的困难。

  班主任赵旭衡说,曹贵林在学校也表现得很好,与同学关系很不错,尽管家里困难,但他在别人有困难的时候往往会第一个帮忙。

  可能是照顾家人用掉了太多精力,曹贵林的学习成绩并不是太理想。

  “他的语文、地理、生物等课程还不错,但是数学和英语很不好,平时想给他补习一下,他都没时间。”学校团委书记周海英挺心疼曹贵林,她说所有的老师都在尽最大努力去帮助这个孩子。

  对于大家的关心,曹贵林都记在心上。只是,这些热心的帮助也带给他无形的压力,让他常常觉得有些自卑。“我怕自己考得不好,会让这么多人失望。”

  曹贵林希望报考镇上的一所职高,因为可以离家近些,方便照顾妈妈。只是,这所学校下学期开始就要搬到县城里去了。镇上就只剩下一所横溪中学,这是一所普高,分数要求挺高,以曹贵林目前的成绩,根本没什么希望。

  “我是想留镇上读高中,这样可以照顾妈妈。”一说起妈妈,曹贵林的声音都开始颤抖,“现在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只能先努力把这几天的中考尽量考好,然后再做选择。不过无论有多困难,我都会尽量把妈妈带在身边,她已经习惯我的照顾,离不开我了。”

(责编:刘茸、张雨)

推荐阅读

全国已有26省区市1192县遭受洪害 截至7月3日统计,全国已有26省(区、市)1192县遭受洪涝灾害,因灾死亡186人、失踪45人,倒塌房屋5.6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06亿元。【详细】

多条河流超警戒水位|长江出现第1号洪水

山西晋城一煤矿发生透水事故 12人被困井下 2日22时53分左右,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沁和能源集团中村煤矿发生一起透水事故,初步了解有12人被困井下【详细】

安监总局派出工作组|山西出台遏制煤矿重特大事故工作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