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削减了近四成洪水流量

2016年07月11日08:20  来源:京华时报
 
原标题:三峡工程削减了近四成洪水流量

  1998年,长江、嫩江、松花江等流域出现特大洪水,洪涝灾害之重,令人记忆犹新。今年,同样是超强厄尔尼诺事件次年,入汛早、暴雨多,全国发生大面积洪涝灾害。昨日14时,水利部水文局又发文称,太湖水位持续波动,超警1.04米,超保0.19米,周边20站超保。不少民众由此疑惑,今夏入伏后,特大洪水是否还会像1998年一样再次来袭?武汉被“淹城”,又是否与三峡泄洪有关?气象预警比起1998年是否有进步?就以上问题,中国气象局、水利部等权威部门及相关专家做出了解答。    

  □气象对比

  气候背景与1998年相似

  今年尚未形成流域性大洪水

  记者从国家气象中心了解到,今年入汛前的气候背景与1998年相似。1998年和2016年都是超强厄尔尼诺事件的次年。今年影响我国汛期降雨的主要是来自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暖湿气流以及来自北方的冷空气。

  国家气候中心气候监测室正研级高级工程师、首席专家周兵此前表示,在厄尔尼诺事件次年的夏季,由于赤道中东太平洋海温偏高,导致西太平洋副高增强、同时东亚夏季冷暖空气交汇产生的季风雨带偏南,从而导致长江中下游多雨,华北和黄河一带少雨、易干旱。

  目前值得注意的是,大气对超强厄尔尼诺事件的响应还会持续,这种响应在主汛期,尤其是6月至7月梅雨季进一步显现放大。

  同时,周兵强调,此次厄尔尼诺事件的峰值强度、累计强度、持续时间、月平均海表温度高于2℃的时间均为1951年以来最强或最长,这不仅进一步增加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出现的可能性,还加大了气候预测的难度。

  中国气象局局长郑国光在日前的新闻发布会上也表示,今年入汛以来暴雨过程的最长持续时间不如1998年同期。1998年6月12日至27日的一场暴雨天气过程持续了16天,而今年到目前为止最长一场暴雨持续时间仅为7天。从目前来看,今年我国夏季洪涝灾害程度要弱于1998年。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防洪领域专家、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员会委员程晓陶也表示,从目前来看,今年的洪水与1998年有很大差别。1998年属于全流域洪水,大范围暴雨不停地下,而今年暴雨是一场接一场,但相对分散,不像1998年那样集中,所以至今尚未形成流域性大洪水。

  □预报能力

  从“未来3天”至“未来20天”

  上世纪90年代初,数值预报刚刚兴起。1998年发大水时,我国天气预报技术正处于由传统经验型向现代人机交互型的过渡期。

  据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何立富介绍,当时预报员能够收到欧洲中期数值预报中心提供的250公里分辨率的形势场数值模式,日本以传真图形式发来的降水数值模式,以及当时我国最好的T106模式,产品少、时效差、预报要素也不全。

  如今的情况则大为不同,预报员会坐在电脑前,查阅实时数据资料、国内外各类先进天气预报数值模式,通过实时通信系统和各级预报员视频会商。

  “以前画出一个100毫米的大暴雨圈,都需要极大勇气,具体会下多大,需要借助数值预报。”如今,降雨预报更精细化,客观预报技术提高了降水预报能力,集合预报系统增强了极端天气的可预报性,以往“画圈”的预报模式被改变,格点化定量降水预报技术能够预报5公里范围内的降水。

  “1998年,人们通常只能知道所在城市未来3天的预报。而今,城市3天预报被不断细分,人们可以获取周边3小时、6小时、12小时、24小时的降雨信息。”中央气象台天气预报室短期科科长符娇兰介绍。中央气象台在2015年实现了逐日发布“未来20天内的过程预报,10天内降水的落区及量级预报”。

  何立富指出,在防汛抗旱中,最为重要的是预报必须成为决策拍板的支撑。泄洪、炸坝,还是保堤,无论在1998年,还是在今天,都是巨大考验。

  □热点问答

  三峡削峰是否减轻了长江中下游防洪压力?

  避免了上游与中下游的洪水叠加

  据三峡枢纽建设运行管理局枢纽运行部副主任王海介绍,受长江上游干流、乌江来水及三峡区间暴雨洪水共同影响,6月30日起,三峡水库入库流量迅速上涨。7月1日14时,三峡水库迎来2016年“长江1号”洪峰,这也是今年入汛以来首个达到每秒5万立方米的洪峰。

  根据长江防总的统筹安排,洪水经三峡水库调度调蓄后,以3.1万立方米每秒的流量匀速下泄,最大削峰每秒1.9万立方米,近四成的洪水流量被削减。此外,三峡工程上游21座水库起到有效保障作用,长江防总对其进行统一调度,中下游得以进一步减负。

  “此次削峰,避免了长江上游的洪水与中下游洪水叠加,减轻了长江中下游的防洪压力。”王海称,如果没有三峡水库的拦蓄,本轮强降雨,武汉或将面临更大的抗洪压力。

  超强台风“尼伯特”的登陆,将对最近一段时间的副高及水汽通道带来影响,长江中游降雨将进入间歇期。“尼伯特”登陆后,导致四川盆地西部有大到暴雨,对长江上游带来影响,三峡入库量将增大。

  “尽管存在一定的风险,但长江干流防汛形势目前处于可控状态。”水利部长江委防办副主任陈桂亚表示,过去长江防洪无库可用,1998年以后,各地对干流堤防加固加厚,形成3.4万公里的堤防体系,堤防质量明显提高。

  程晓陶指出,当年建设三峡工程的首要任务是为防洪、为防止荆江大堤垮堤。荆江大堤位于武汉上游、枝城下游,关系到800万以上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所以,过去有一种说法,叫“万里长江险在荆江”。因此,三峡大坝这一防洪功能,没有任何其他措施能够替代。

  武汉被“淹城”与三峡泄洪有关?

  武汉持续强降雨所致三峡没帮倒忙

  据气象部门数据,从6月30日到7月6日,武汉降雨达到560毫米,相当于一周下了半年的雨。

  水利部防洪抗旱减灾技术研究中心主任丁留谦称,目前一些城市内涝突出,部分中小河流遇超标洪水压力大。城市排水防涝的综合能力偏低,下雨“看海”现象还在上演。尽管近年对城市排涝的建设提出新标准,但这需要多年持续建设。另外,现代化的城市排水防涝体系,不仅要提高城市管网排水和城市河道的排涝能力,还应加强洼地湖泊、地下蓄水和下渗等措施的规划建设,任务很艰巨。

  程晓陶表示,武汉被“淹城”,三峡绝没有帮倒忙。武汉被“淹城”是因为本身的持续强降雨,并非来自上游的洪水,三峡减少下泄流量,为加快排水创造了条件。目前洪涝主要是长江中下游本地降雨造成,不在三峡的控制范围内。如果没有三峡工程在上游的拦蓄削峰,下游地区面临的防洪压力更大,长江干流城陵矶水位极有可能超过保证水位。

  业内专家指出,我国中小河流防洪能力不高,一些小型水库、塘坝也是薄弱环节。我国中小河流量多面广,防洪标准低,一般为10—20年一遇,有的还达不到。加上堤防质量不高,遇超标准洪水,易发生险情甚至溃决事件。另外,不当的人类活动也会加重洪涝灾害,比如过度挤占河湖空间,需要进一步加强、加快、从严立法,约束人类不当行为。

  此外,山洪灾害防御难度大,其造成的死亡人数占到洪灾70%以上。国家防办新闻发言人张家团说,我国山洪灾害重点防治区约97万平方公里,涉及1.3亿人,山区强降雨,历时短、成灾快,防御不易。当前防汛进入关键阶段,不可掉以轻心,立足防大汛、抢大险,从最不利情况准备,才能最大程度减少洪涝灾害损失,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长江7、8月如再现大洪水怎么办?

  三峡大坝发挥的作用将更显著

  针对下一步汛情是否会出现新的问题,程晓陶表示,前期降雨已经让地表水塘土壤都饱和了,后面的降雨几乎90%甚至100%都会产流,易于形成洪涝,后面再降雨的危害性更大。同时,7、8月降雨区要向上游移动,上游出现大洪水的可能性很大。

  “具体出现多大的洪水现在无法判断,只能说要做好迎战大洪水的准备。但由于有了三峡,如果出现上游大洪水,相比于1998年,下游的防汛压力会减轻。”程晓陶说。

  “根据以往规律,长江中下游汛情一般来得比上游早。”王海分析,到7月中下旬至8月上旬,长江或面临更严峻防汛形势,到后期,三峡大坝发挥的作用将更显著。

  每当洪水来临,常听到“百年一遇”“十年一遇”等说法。专家称,遇到不大于“百年一遇”(洪峰流量超过8.37万立方米每秒)的洪水,三峡工程可控制枝城站最大流量不超过每秒5.67万立方米,不启用分洪工程,荆江河段可安全行洪。

  如果遇到“千年一遇”的洪水,经三峡水库调蓄,通过枝城的相应流量不超过每秒8万立方米,配合荆江分洪工程和其他分蓄洪措施的运用,从而可避免荆江南北两岸的洞庭湖平原和江汉平原地区可能发生的毁灭性灾难。

  王海举了个例子,通俗来讲,碰上“十年一遇”的洪水,宜昌的洪峰是每秒6.66万立方米,依靠荆江大堤可以防御。有了三峡工程后,“百年一遇”的洪水洪峰是每秒8.37万立方米,通过三峡水库拦蓄,可以减小到堤防可控的范围内,减小到“十年一遇”的水平,可不用分洪。遇上“千年一遇”的洪水,宜昌洪峰流量为每秒9.88万立方米,则通过启用荆江分洪区,三峡水库拦蓄后,可不超过保证水位,避免荆江河段干堤的溃决。

  □防洪力量

  解放军已有19支抗洪专业应急部队

  入汛以来,南方出现24次区域性暴雨过程,全国321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

  “当前大江大河汛情总体可控,长江干支流堤防的各类险情均得到有效控制。”张家团近日明确表示。

  另据丁留谦介绍,防洪调度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防御洪水,可以使用“水库、堤防、河道、分蓄洪区”等工程“武器”,使出“拦、分、蓄、滞、排”五种招数。发生洪水,首先发挥堤防作用,利用河道泄洪;当洪水超安全泄量时,再运用水库拦蓄洪水;如果仍不能够控制洪水,再适时启用分蓄洪区。“当前一些城市内涝突出,部分中小河流压力大,但大江大河没出现大问题。”

  据了解,我国防汛抗旱实行行政首长责任制。国家防总是主要指挥决策机构,七大流域机构设立防总、防办,负责流域内防洪管理;各省、市、县均设立防汛抗旱指挥部。从中央到地方,责任逐级明晰。“按照各级防汛预案,什么时候启动相应级别响应,如何调度,怎么防御,都有章可循、有序应对。”丁留谦说。

  在应急抢险中,“召之即来、来之能战”的人民子弟兵是骨干力量。目前,全国防汛抢险队伍47万人,其中解放军19支抗洪抢险专业应急部队,武警水电部队3个总队9个支队,1389支地方防汛机动抢险队。6月30日以来,长江中下游累计投入抗洪抢险人力287万人次。(记者贾婷)

(责编:王起晨(实习)、刘茸)

推荐阅读

全国已有26省区市1192县遭受洪害 截至7月3日统计,全国已有26省(区、市)1192县遭受洪涝灾害,因灾死亡186人、失踪45人,倒塌房屋5.6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06亿元。【详细】

多条河流超警戒水位|长江出现第1号洪水

山西晋城一煤矿发生透水事故 12人被困井下 2日22时53分左右,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沁和能源集团中村煤矿发生一起透水事故,初步了解有12人被困井下【详细】

安监总局派出工作组|山西出台遏制煤矿重特大事故工作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