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靖边4000亩转基因玉米遭强铲 种子经销商已被拘留

2016年09月21日08:24  来源:京华时报
 
原标题:陕西靖边4000亩转基因玉米遭强铲

  一农户家的制种玉米面积确认单和收割面积确认表。

  红墩界圪洞河村农户展示制种玉米种子,左父本右母本。

  黄蒿界大界村农户看着被砍的转基因玉米一脸惆怅。

  9月10日,陕西榆林靖边县的农田里,74岁的村民张春梅(化名)望着地里横七竖八被砍倒的玉米,痛哭流涕。60多亩的制种玉米,眼看要收获时,在8月底被当地政府部门告知,必须强制铲除,原因是制种玉米父本中含转基因成分。

  和张春梅有着相同经历的农户还有很多,他们分布在靖边县的红墩界、黄蒿界、海则滩等多个乡镇。知情人士透露,当地遭强制铲除的玉米已有4000多亩,当地政府向农户承诺每亩补偿1400元。但村民们认为补偿太少。

  另据了解,其中一位玉米种子提供者刘振国已被靖边警方以非法经营罪拘留,涉案的玉米种子金额高达180万元。

  专家表示,目前国内尚不允许进行转基因玉米的商业化种植,市场上流出的转基因品种应是安全的,都是经过国内外机构的安全评价,民众不必过于担心安全问题,建议在加强监控的同时,适时推进我国安全、技术成熟的转基因技术产业化进程。

  □事件

  种植半年玉米限期数日铲除

  靖边县位于陕西省北部偏西,榆林市西南部,无定河上游,跨长城南北,玉米是其主要种植作物。

  从靖边县城驱车100余公里,从公路换到泥路,穿过黄土地上点缀的低矮青草,路过被栅栏围住吃草的羊群,再在土路上穿行良久,才到张春梅所在的村子——靖边县红墩界镇圪洞河村。

  9月的中午,烈日依然灼热,头戴已经泛黄白色长檐帽的张春梅正和孙女在家里菜园忙活。因常年劳作,她的手指指节粗大,皮肤黝黑泛红。

  旁边地里的玉米还在生长,一人多高的玉米矗立在田野里,有的枝叶开始泛黄,这是玉米即将成熟的标志。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村子旁边大片的玉米被砍倒。

  在张春梅家地里,半个月前被砍的玉米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中,玉米秆上还带着尚有些干瘪未完全成熟的玉米棒,一片枯黄。

  “(靖边)县里、镇上和村里的干部,还有一些农业部门的人,都到村里了,说我们的玉米是转基因,有毒,必须全部铲掉”,张春梅说。

  多位村民证实了张春梅的说法,8月中旬,靖边县农业局的农产品鉴定车曾到村里玉米地中提取样本。几天后,当地政府部门人员就到村中告知村民,他们种植的制种玉米中父本含有转基因成分。

  张春梅转述称,村民当时被告知,要在8月27至31日之间铲除所有的玉米,农户若不自行铲除,政府部门将会出动铲草机器,强制进行铲除,但需要收取每亩30元的费用。

  张春梅家的玉米只来得及砍一部分,其他的被割草机铲掉。“还不到收玉米的时候,怎么能铲掉青苗呢?这不是作践我们吗?”回忆起半个月前铲玉米的经历,张春梅情绪激动起来,她用沾着泥土的手揉起眼睛,看着面前地里倒下的玉米,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痛哭起来。

  农户自己砍割的玉米地,玉米茬几乎都紧挨着地表,玉米秆整齐躺在玉米地里。割草机碾轧过的玉米地,玉米茬长长短短刺向天空,地中一片荒芜。

  转基因玉米被铲4000余亩

  张春梅的遭遇并非孤例,靖边县红墩界镇、黄蒿界镇、海则滩镇等地的农户均有类似遭遇。据红墩界镇圪洞河村相关负责人透露,该村七个小组中,检出有转基因玉米的小组有两三个,涉及二三十家农户,玉米面积达两三千亩,目前已遭强制铲掉的玉米面积达1000多亩。黄蒿界镇大界村村委相关负责人也证实,村里有四五百亩制种玉米因涉及转基因遭铲除。

  当地知情人士提供的一份8月初的调查材料显示,转基因种子提供者共涉及三人。其中刘振国向红墩界和黄蒿界的村民分别提供900亩和500亩地转基因制种玉米;东北人李彦峰向农户提供220亩转基因玉米,包括内蒙古河南乡的100亩;榆林人刘高飞提供制种玉米370亩,这些涉及近2000亩。

  该知情人士透露,截至9月中旬,靖边地区被铲的转基因玉米达4000余亩,目前部分地区还在进一步铲除中。

  玉米被铲掉后,当地政府部门告知农户,玉米秸秆和玉米粒可用来喂养牲畜,但不可食用。就补偿问题,政府部门亦承诺,每亩地的玉米给农户补偿1400元,将在10月底前给付。

  众多村民对上述补偿并不满意。黄蒿界镇大界村农户方世军(化名)算了笔账,制种玉米每斤成本5元,每亩地大概需要七八斤种子,亩产保底800斤,收成好的话可达1000多斤,种子公司在11月份回收时,玉米按照每斤2.7元的价格收购,再加上秸秆可用来喂羊,一亩地的收入是两三千元,“政府部门承诺的补偿,并不划算。”

  在这片陕北土地上,农民收入的主要来源是种地和养羊,玉米是其中最为重要的粮食作物。种植玉米收入基本上要占到家里一半收入,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大多数村民感慨一年几乎白忙活。

  “如果制种玉米有问题,是不是应该早些告知,这样村民还来得及换种荞麦、小米等农作物,现在离玉米成熟还有一个月,这一季庄稼算是毁了。”不少农户抱怨,这季庄稼损失惨重。

  □调查

  熟人向农民推荐制种玉米

  靖边县因地广人稀,属于较好的制种玉米种植基地,村民均有多年的种植制种玉米经验。

  据村民介绍,制种玉米种植的推广方式为,种子商向农户提供种子,农户与种子商签订合同。村民称,事发后,村民的合同都被当地政府部门取走。

  今年种植的制种玉米种子又是从何而来?圪洞河村村民称,他们通过李宏伟介绍,从刘振国处取得种子,今年也是第一次种植。李宏伟是内蒙古人,是圪洞河村一位村民的亲家,村民们都很信任他。李宏伟提供的刘振国身份证复印件显示,刘是满族人,1964年出生,辽宁省北镇市人。李宏伟透露,刘振国在乌审旗开有一个种子经销店。

  据了解,因制种玉米利润较高,每年都有较多制种公司来当地推销种子,因此当地有声望的人就成为制种公司向农户推销的桥梁。不少村民称,因农户文化水平不高,他们只信赖熟人的推荐。

  制种前,刘振国向村民介绍,每亩保底800斤,按照每斤2.7元的价格回收,每亩地收取押金150元。对于每年种植不同厂家的制种玉米种子,村民认可这个价格。

  多位村民表示,上述种子被当作普通的制种玉米种下,并未有人告知是转基因种子,直至玉米被铲掉。

  “中间人”的种子店已关门

  9月12日下午,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乌审旗的蘑菇台村,“中间人”李宏伟道出了他向农户推荐刘振国处的制种玉米的缘由。

  李宏伟说,去年他们村的村民曾种植过刘振国提供的种子,据说收成不错,之后两人相识。“今年春天,他(刘振国)找到我,说手里有种子,问我哪里可以推荐,正好早前圪洞河村有村民也问过我,我就做了中间人帮忙牵线,除制种玉米外,刘振国还向村民出售了大田玉米种子。”

  至于总共有多少农户通过他从刘振国处购买多少数量的种子,李宏伟称自己并不知情,也不知道他推荐的种子含有转基因。“那边的村户跟我都认识,我不可能坑害他们。”

  农户玉米遭铲后,李宏伟曾问过刘振国玉米种子的问题。据李宏伟转述,刘振国当时承认种子确为转基因,但坚持说种植没有问题。

  12日晚,在乌审旗噶图镇刘振国的店铺外,大红牌子上用蒙、汉两文写着“巡天农业种子经销部”,但店铺大门紧闭。透过玻璃门可看到,屋内摆有桌椅杂物,墙边堆放有装有种子的袋子。

  据周围的居民介绍,该店铺于今年3月份开始营业,平时店内有五六人,最多时有十几名员工,大部分都是东北人,但最近一个月都没见到人,店铺也没开过门。

  附近居民张女士说,“总见他们拉着箱子出差,好像有时要去村里,挺忙的。”另多位居民证实,有乌审旗的农户曾从该店铺购得玉米种子。

  销售者涉嫌非法经营被拘留

  李宏伟称,事发后,刘振国已被靖边县公安局拘留,无法联系。

  9月13日,京华时报记者从靖边县公安局了解到,8月30日,靖边县公安局接靖边县农业局报警,称刘振国未取得任何手续在靖边县繁育转基因玉米,发案区域为黄蒿界乡的大界村、小界村等地,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对种植户造成重大经济损失,直接经济损失140万,初步预估涉案金额180万,危害程度为重大。

  之后,刘振国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靖边警方刑事拘留,由靖边县公安局经济侦查大队处理此案件。靖边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具体情况尚不便对外透露。

  靖边县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因当地地广人稀,属于风沙滩地貌,加上日照时间长,昼夜温差大,是重要农业区域,其中红墩界、黄蒿界和海则滩是当地重要制种基地,当地家庭平均年收入达十多万元。“几乎每户农户家中都有三四十亩地”。对于上述三个区域出现大规模玉米遭铲的情况,该负责人表示,“确实有部分被认定为转基因玉米,具体数量多少并不确定。”

  靖边县农业局负责人称,经过初步调查,遭铲除的玉米的制种企业没有生产许可证,属于违规经营。对于制种玉米的来源,该负责人含糊回应:“有几家来源,具体细节并不掌握。”

  种子公司称未提供转基因玉米

  据李宏伟家中还留存的、刘振国之前向农户提供的大田玉米种子包装袋上显示,品种为“巡天1102”,生产公司为河北巡天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河北巡天公司)。

  据农业部公告第2296号显示,巡天1102是河北巡天公司用H111426和X1098选育的玉米品种。由河北巡天公司申报品种。审定意见为:该品种符合国家玉米品种审定标准,通过审定。适宜北京、天津、河北北部、内蒙古赤峰和通辽,山西、辽宁、吉林中晚熟区,陕西延安地区春播种植。审定日期为2015年9月2日。

  京华时报记者以农户身份联系到河北巡天公司一温姓负责人,其称,经调查,刘振国确实是公司在内蒙古的一个经销商,已有两年之久,但公司只允许刘振国代售“巡天1102”玉米(即大田玉米),公司的制种玉米都在新疆种植,河北巡天公司也从未生产过转基因玉米。

  该温姓负责人表示,并不清楚刘振国通过何种渠道拿到转基因玉米种子,并向农户销售,更不清楚种子来源。根据《种子法》规定,玉米制种公司必须具备生产资质,玉米品种也要经过国家审定,品种审定时会检测是否有转基因,目前政策上并不允许进行转基因玉米的种植,“刘振国卖的制种玉米品种肯定没有通过国家审定,否则不会出现转基因。”

  温姓负责人还称,玉米制种单位必须具备生产许可证,如果没有提供生产许可证,农户为其制种也是违法的。

  □追问

  1国内是否能种转基因玉米?

  尚不允许商业种植

  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生物学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姜韬告诉京华时报记者,转基因作物在取得安全证书后,只有通过品种审定后才能实现产业化种植。目前国内只有一两个转基因玉米品种拿到了安全证书,但尚未通过品种审定,这些转基因玉米可进行科研种植,即使进行科学种植也是在非常严格的情况下进行,比如跟普通作物种植要有隔离。

  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黄大昉表示,目前国内有部分转基因玉米和水稻取得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但根据现行的国内政策,只有转基因棉花和番木瓜允许商业化种植,转基因玉米和水稻都不能进行商业化种植。黄大昉称关于转基因玉米,目前国内允许进口,但被严格限制在原料加工方面,不能直接用来食用。

  2转基因玉米是否安全?

  安全性应该有保证

  2016年的全国两会上,农业部部长韩长赋谈及转基因管理现状时表示,非法违规种植是个别、可控的,个别地方的转基因玉米被检测出的转化体也是安全的,这些转基因成分也是获得国内外安全证书,在国外广泛种植,安全性有保障。韩长赋称,查处这些种子的原因是违反了《种子法》,《种子法》规定所有向农民销售的种子需要经过审定,不允许私自制种和售卖。

  姜韬称,目前农户种植的转基因作物来源主要是国外公司,“转基因种子在国外都通过严格的安全审定,经过大规模商业化种植的,经济效益和安全性都有保证。”姜韬介绍,实际上,用来制种的转基因玉米并不会直接流向市场,种子公司将玉米种子回收后,需要将父本和母本进行杂交,这样产生的新一代的玉米种子才有商业价值,制种阶段的转基因玉米只有制种价值。

  3转基因玉米种植为何泛滥?

  地方部门监管有缺失

  靖边县农业局负责人表示,按照相关规定,在当地进行制种的种子公司应到当地农业部门报备,登记制种的品种、面积和种植区域。

  为何靖边县还会出现转基因玉米种植泛滥的情况?知情人士透露,主要问题是地方监管执法不严,今年春天曾有人向市、县执法大队举报有转基因玉米种植情况,但当时执法部门并未检测出转基因成分。

  知情人士表示,转基因玉米之前曾在东北市场上泛滥,因近两年查处较严,转基因玉米制种逐渐转移到陕西、新疆等地。

  □建议

  加快研发进度推安全转基因

  黄大昉称,转基因玉米与普通玉米品种从外观上看并无太大区别,玉米共有几万个基因,目前国外转基因玉米技术主要研发的是抗虫转基因玉米,“实际上农民最欢迎的是抗虫转基因玉米,这一性状在虫害发生严重时就可显现。”对于目前国内市场上出现转基因作物种植乱象的问题,黄大昉称这表明农民对转基因作物种植有需求,他建议加快研发进度,在加强监管的情况下,适时推进我国安全、技术成熟的转基因技术产业化,黄大昉称一味监管并不会奏效。

  姜韬告诉京华时报记者,目前国内有关转基因监管的相关规定非常全面,但推进转基因商业化种植的相关规定尚不完善。姜韬称,转基因技术是在有预期的前提下改变作物性状,某种程度来说转基因技术比杂交技术更安全,“实际上转基因技术对农民来说意义重大,比如植入抗虫害的基因片段,农民应该享受转基因技术的福利。”转基因作物的好处对于朴实的市场经济中的农民来说是非常直观,而种植又不违法,因此,可以估计在种植环节试图控制的难度。最简单有效的就是推进产业化,让市场调整。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科学院副院长、转基因重大专项“总工程师”万建民近日曾表示,未来5年中国最有可能率先进行产业化的是转基因抗除草剂大豆和转基因抗虫玉米。万建民称,国家在2008年设立“国家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计划用15年时间完成,计划投入经费240亿元。

  (记者 樊瑞 冯华妹 摄影记者 陶冉)

(责编:刘茸、张雨)

推荐阅读

盘点中秋热点事件:天宫二号"奔月" "莫兰蒂"肆虐福建中秋三天小长假已经画上句号,人民网小编为您梳理盘点这个小长假有哪些热点新闻值得关注。【详细】

这个中秋好快乐|中秋节多所高校推出校徽月饼 物美价廉受追捧

民政部:长江商学院等11个民办非企业单位年检不合格近日,民政部发布《民办非企业单位2015年度检查结果公告(第一批)》(第383号),公告了75个在民政部登记的民办非企业单位2015年度检查结果。【详细】

民政部:今年8月各类自然灾害共造成84人死亡 6人失踪|停车场将可办理产权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