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能老人超4000万,不少人长期住院占用医疗资源

护理险 亲人缓口气,医院腾点地(民生三问·关注护理险(下))

本报记者 白天亮

2016年12月15日04:1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在养老、医疗、工伤、失业、生育5项社会保险之外,今年下半年,人社部启动一项新的社会保险险种——长期护理保险的试点。

  护理老人为何还要买保险,保险的费用还用老百姓掏腰包吗,目前在试点中出现了哪些问题……记者专访了人社部相关负责人。

  ——编 者 

          

  护理为何还买保险?

  缓解家庭照料压力,避免老人长期住院浪费资源

  记者:我国已有5项社会保险,养老、医疗、工伤、失业、生育。现在开始探索一项新的社会保险险种——长期护理保险,是出于什么考虑?这项保险主要解决什么问题?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医保司职工医保处处长樊卫东:我国在2000年就已进入老龄化社会,长期护理已经成为经济社会发展亟待解决的一个社会性难题。一方面,长期护理的社会需求旺盛。截至2015年,中国65岁以上人口达1.44亿,占总人口的10.5%。保守估计,目前需要长期护理的失能老年人超过4000万人。另一方面,家庭护理功能弱化,长期护理跟不上。人口老龄化的进程与城镇化加速、家庭结构小型化、空巢化相伴随,“421”甚至是“842”的三代家庭人口结构模式,使年轻人无论时间还是精力都无法有效承担家庭照护责任。

  很多家庭有这样的感受:家中一旦出现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家中人手立刻极为紧缺、经济压力骤然加大、工作受到影响,甚至家庭气氛都变得紧张起来。由于长期护理保障不足,不少老年人在需要护理时选择长期住院,导致了医疗资源的浪费。为此,“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开展长期护理保险试点”,这是应对老龄社会的制度安排,也是共享发展成本的一项民生工程,重点要解决长期失能人员的护理难题。

  记者:为什么选择以社会保险的方式、而不是其他方式来解决失能老人的护理问题?

  樊卫东:长期护理保障不仅是要保障当前的4000万老年失能人口,也是所有人步入老年阶段后的护理风险保障。以实施强制性的社会保险为主要选择,建立多层次的长期护理保障体系,适合中国国情。

  如果单纯依靠商业保险提供长期护理保障,中低收入人群会“够不着”。如果只靠普惠性的政府长期照护补贴,一来保障水平过低,二来财政负担重,不具有可持续性。现在我国实行社会保险为主体的多层次保障模式,可以更好地发挥保险大数法则和风险共担的优势,实现全人群的互助共济。此外,从国际经验看,社会保险制度模式也是绝大多数国家解决护理难题的选择。

  保险费用从哪里出?

  试点阶段医保承担,长远看企业个人应适当缴费

  记者:推出长期护理保险,大家都赞成。不过,护理保险的钱从哪儿来呢?要不要单独缴费?最后能享受到什么样的待遇?

  樊卫东:社会保险有两项重要的基本法则,一是权利义务相对等,二是大数法则。这意味着,长期护理保险的资金筹集一定是由个人、社会、企业、政府多方责任共担的。当前受经济下行压力大的影响,企业希望降低社保费,长期护理险多元化筹资机制的建立考虑到这一因素,在试点起步阶段,由医保基金结存来承担部分筹资责任,不增加企业和个人负担。长远看,个人和企业将适当缴费。

  目前的地方探索中,筹资水平基本上相当于职工医保缴费基数的1%以内,有的试点城市测算,一人一年约缴费100元。从国际上看,因覆盖范围、待遇水平的差异,各国费率差别较大,德国为2%,日本为1%,最低的以色列0.25%。

  具体的待遇支付方式和给付标准,要根据护理等级和服务提供方式的不同,制定差别化的支付政策。制度初步目标是基金支付比例总体上控制在70%左右,既可以基本满足群众预期、增加制度吸引力,又恰当体现个人负担责任。

  记者:有人担心,随着老龄人口的增加,长期护理保险的资金压力将非常大。如何避免基金入不敷出?

  樊卫东:避免入不敷出是确保制度可持续运行的核心要义。我们认为,这一过程中关键要把握四点。

  一是要努力实现全民覆盖,从而实现资金筹集能力的最大化。二是明确“社会保险保基本”,基金不能大包大揽。具体说来,就是量力而行,低水平、小范围起步,再视情况逐步推开。三是创新管理运行机制,未来可以探索通过委托、购买服务等方式,引入商业保险机构和社会组织等社会力量参与经办服务,通过竞争提升基金监管能力。四是建立多层次保障的目标体系。未来长期护理保险全面推开后,一些高端的需要可能还是由商业保险做补充,同时政府兜底的部分也将继续存在。

  护理服务跟得上吗?

  专业人员匮乏,服务规范有待健全

  记者:目前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已经在15个城市展开。试点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一些困难?

  樊卫东:试点总体进展顺利,社会反响比较好。问题主要集中在护理服务提供环节。

  以4000万失能老人为基数测算,按照3∶1的护理服务配置,护理人员需要近1000万。当前,服务提供体系建设严重滞后,包括机构、项目、标准和评价机制等在内的长期护理服务提供还没有自成系统。护理机构管理办法、质量评价体系、服务规范等均有待健全。以护理等级分级制度为例,卫生部门的标准以身体健康水平为基准判断能否进护理院,民政的标准以生活照料水平为基准判断能否进养老院,存在着差异。护理服务人员队伍匮乏。养老护理人员持证上岗的不到10%,绝大部分养老机构护理员集中在40—50岁年龄段,学历大多在初中以下,且多数来自农村,服务粗放。有资料报告,全国只有10余所院校设有养老护理专业,难以满足市场需要。

  记者:随着长期护理保险逐步扩大覆盖面,我们将如何防止“有护理保险、缺护理服务”的情况?

  樊卫东: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确立、推广,本身将撬动护理服务这一劳动密集型产业板块的发展。因为有了社会保险制度,相当于给护理服务行业提供了稳定的服务对象和资金支持。比如试点城市青岛,现在全市共有467家护理服务机构参与护理保险业务,其中416家提供“家护”和“巡护”,比试点开展前的2013年增加了47%。

  2011年实施的《社会保险法》没有明确护理保险纳入社会保险政策框架,非独立险种的政策法规是地方实践探索瓶颈所在。下一步,人社部将会同财政等部门,抓好试点,探索改革路径,研究提出适合我国的政策建议。

  护理服务人才队伍的建设也十分急迫。目前,多个部门都在共同努力,积极发展面向护理服务从业人员的各类学历和非学历继续教育。


  《 人民日报 》( 2016年12月15日 15 版)

(责编:袁勃、曹昆)

推荐阅读

2017京考最热岗位竞争400比1 考试难度不大据北京市人力社保局统计,报名合格人数51900人,上午实考45985人,实考率88.6%,下午实考45444人,实考率87.6%。本次北京市申论主题为“创新发展”,此外,对策题罕见地出现在2017“京考”中,对于未经常接触该类题型的考生来说,作答难度有所增加。【详细】

最热岗来自城管| 选调生职位热

新疆呼图壁6.2级地震暂未收到人员伤亡报告据介绍,截至8日下午3时,震区已经记录到3级以上余震6次,最大余震为3.9级。中国地震台网中心和新疆自治区地震局等单位的专家认为震区近几日仍应注意防范较强余震的发生。【详细】

新疆昌吉州呼图壁县发生6.2级地震|中国地震局启动新疆呼图壁6.2级地震Ⅲ级应急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