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多年持续保护,秦岭主峰生物群落稳定向好

太白山上鸟兽多(美丽中国·调查)

本报记者  姜  峰

2017年01月06日05:5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秦岭山区的幼年羚牛。
  陕西太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提供

  在太白顶峰栖息的白顶溪鸲,被当地人称为“净水鸟”。
  何晓光摄

  太白山是我国现今大熊猫分布的最北界。
  陕西太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提供

  看更多内容
  扫描二维码

  “西上太白峰,夕阳穷登攀。太白与我语,为我开天关。”唐代诗人李白这样吟诵太白山,刻印下了这座秦岭主峰“举手可近月,前行若无山”的雄姿壮景。

  太白山位于陕西省宝鸡市,是我国大陆青藏高原以东第一高峰。秦岭主峰的降水和积雪,为百公里外的古城西安解渴。

  不跟自然争利,山上大多数居民搬到了平原地区

  从太白山北麓营头镇溯红河而上,记者来到位于大理村的陕西太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蒿坪保护管理站。

  “保护区成立于1965年,是我国首批建立的自然保护区之一,目前下辖蒿坪、厚畛子、鹦鸽、嘴头和黄柏塬五个保护管理站,以保护森林生态系统、自然历史遗迹和动植物栖息地为主。”今年是陕西太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何晓光在保护区工作的第三十五个年头,他带着记者来到距蒿坪保护管理站仅有一公里之隔的大理村芋子摊组,60岁的村民杨喜存拉着我们便要进屋喝水,“晓光在这里当过4年站长,大家老熟人了。”

  和记者聊起保护区这些年的变化,杨老汉最有发言权:“为了保护生态不被破坏,避免开山种地、砍柴烧火啥的对森林和动植物造成影响,同时让咱们也能致富增收,政府实行了生态避灾移民搬迁,20年前,村里还有30户100口人,现在绝大多数都搬到了平原地区,全村留在老宅的只剩不到10个人。”杨喜存一直陪老母亲守在这里,儿子早已搬到镇上居住,女子也嫁了,“去年老母亲过世了,我也考虑要迁出去。”

  “现在林子密了,野生动物越来越多,在山里种些苞谷土豆,常被它们糟蹋了。”但杨喜存也想得开,“咱不能跟自然争利,大山养活了我们一代代人,现在也该好好保护生态了。”

  我国独有的太白红杉面积已达6000多公顷,盗伐情况基本杜绝

  从蒿坪保护站再上行,积雪越来越厚,道路亦难行。尽管太白山没有永久的雪线,也没有现代的冰川,它却是我国大陆青藏高原以东惟一能给人雪山体验的高山。

  “太白山高海拔地区一般从8月下旬就会出现降雪天气,阳坡虽然会融化,但阴坡已经有积雪。”何晓光告诉记者,太白山的积雪期一般从10月初到来年5月底,从他参加工作以来就没有变化过,这说明,太白山这些年来生态状况十分稳定。“国庆节一过,海拔2500米以上的阳坡雪就不再融化了,之后逐步向下延伸,所以登太白山的黄金时间就只有每年7月到8月的融雪期。”

  太白山降水充沛,发源于太白山、流域面积在10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就有10条。其中,流域面积达1506平方公里的黑河,平均年径流量达6.3亿立方米,建在其下游的黑河水库,源源不断为西安城送好水。

  天保工程、移民搬迁,使太白山森林群落稳定性持续向好,而盗伐等行为更是基本杜绝。

  “以太白红杉为例,也叫太白山落叶松,这是我国独有的树种,生长在海拔2500米到3600米地区,也是太白山最高上限的乔木植物,据不完全统计显示,太白红杉目前在太白山已达6000多公顷左右,面积在增大,数量在增多,群落稳定了。”何晓光兴奋地向记者介绍,“我参加工作时,保护区森林覆盖率是87%,如今已达到92.6%,看上去好像只增加了几个百分点,但后者意味着啥概念?那就是除了高海拔地区只能生长灌丛草甸以外,其他地区基本实现森林百分之百全覆盖。”

  过去见珍稀野生动物的机会很少,如今大熊猫、金丝猴、羚牛等常出没

  人口迁出、植被丰富、降水充沛,为动植物提供着越来越良好的栖息环境。太白山自然保护区目前分布有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39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有大熊猫、金丝猴、羚牛、豹、金雕、林麝6种。2001年全国第三次大熊猫调查确认:太白山自然保护区大熊猫数量约为13只,是我国现今大熊猫分布的最北界。而2012年全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时,这一数字增加到了16只。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保护区见到珍稀野生动物的机会很少,我直到1997年才第一次见到羚牛。”何晓光向记者回忆起那次奇遇,“那是巡查期间夜宿在太白山巅大爷海旁的帐篷里,突然听到外面有‘扑哧扑哧’的声音,出去一看原来是一只羚牛晚上过来喝水,我俩就相隔四五米远,看着它喝了一个多小时才离开。深夜在海拔3500米以上的秦岭绝顶,与珍稀野生动物‘亲密’接触这么长时间,至今难忘。”

  随着生态持续改善、动物栖息地面积扩大,这样的激动兴奋就变成了“家常便饭”。何晓光说:“最近这些年,每年进山都能见到一两次羚牛,最多的一次见到四只,三大一小。后来甚至在海拔1200米到1500米的浅山区也能见到羚牛。”

  在太白顶峰,栖息着一种名叫白顶溪鸲的小鸟,常飞过雪顶天池,啄起水面的小草细枝,被当地人昵称为“净水鸟”。从2004年开始,关中汉子蒲伟发起了秦岭“净水鸟”公益行动,专门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深山区捡拾高山垃圾。12年坚持下来,他和公益人士已捡拾了整整8000斤垃圾。

  “生物群落的生存状况,是黑河源头、秦岭绝顶的‘体温’,也是太白山生态体系最精准的‘晴雨表’,需要大家悉心呵护。”蒲伟说。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06日 15 版)
(责编:曹昆)

推荐阅读

哈尔滨的治霾“游戏”长期以来,石油、煤炭等能源工业一直是黑龙江省经济的主要支撑。经济压力与环保压力并存是东北地区环保部门工作人员的普遍感受。【详细】

京津冀等地将在重污染中跨年|环境治理 我们有信心(数字解读2016·生态保护)

记者调查:沪浙多所高校科研经费管理乱象最近几年,科研经费腐败一直是社会关注焦点。中央一方面要求加强科研经费管理,一方面鼓励高校科研人员多出成果。然而,在高校科研环境日趋向好的背景下,个别高校的教师却出现了不敢做科研的现象。这背后是何原因?【详细】

广东发改委检查了三成高校 一半有违规收费|今年研究生报名人数大幅增长 预计整体增幅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