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10张面孔”系列报道之九

宁夏农民张国定10年脱贫路:“信誉就是我的命!”

人民网记者 闫嘉琪 任柏林

2017年01月16日07:36  来源:人民网
 

“信誉就是我的命!”当这话从贫困户农民张国定口中说出时,记者心中一震。

张国定,宁夏盐池县王乐井乡曾记畔村建档立卡的贫困户。49岁的他,吃过农田曝汗的苦,有过命悬一线的危,品过巨债压身的痛。

一辈子土里刨食,张国定从没想过这辈子能跟“金融”沾上边。随着扶贫力度的加大以及扶贫手段的创新,张国定和当地贫困村民以诚信作“抵押”,通过贷款发展滩羊养殖等特色优势产业,走上了发“羊财”的脱贫致富路。

“他就是个受苦人”

初见张国定,是在冬日的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他正和家人围坐在火炉旁吃午饭:素馅大包子和白米粥。火炉上面四方的大炉面被当做餐桌,暖意融融。

张国定长得清瘦修长,满口方言。整天与羊和土地打交道的他显得不修边幅,胡茬明显多天未剃,额头刻着多条深深的皱纹,红色的夹克已泛白,显得比实际年龄要苍老些。

听说他昨天刚卖了羊,今天上午去取回了卖羊款。“这两年羊肉价钱不如以前,一只羊也就卖七八百块钱。”张国定告诉记者,他这次卖了10只羊,收入7000多块钱。以这个价钱,一只羊除掉成本后纯利润只有不到50块钱。

“那时候我家的生活真不错!如果不出事儿,我现在或许已经开着半挂车,年收入至少十几二十万。”谈及昔日陷入贫困的原因,张国定回忆起了十年前梦魇般的一幕:2006年冬,“咣”的一声巨响,张国定驾驶的五轮车在横穿路口时撞上了一辆客车。“幸亏当时车座上的一块五合板保护,我才捡了一条命!”

张国定为这场车祸付出了十几万元的代价。对于一个普通的西北农家来说,这是一笔巨款。他借遍了亲戚朋友,甚至借了高利息贷款,用于赔付和修车。

张国定一家人的生活瞬间落入冰窟 ,“家里连买种子、化肥的几百块钱都拿不出来了。”

张国定自小对贫困并不陌生。他家所在的盐池县是革命老区,地处陕甘宁蒙四省交界地带,毛乌素沙漠的边缘,地理条件差,干旱少雨,土地贫瘠,是国家级贫困县,贫困人口数量大。

“我们这里完全是靠天吃饭。”张国定用这么一句话总结当地农业。

张国定的两个弟弟这些年都在外地打工,土地全都转给他耕种。当地地广人稀,每户人家几乎都有数十亩土地,他们夫妻两人共耕种着近200亩土地。记者听到这个土地数量时吃了一惊。随后,张国定又告诉记者,今年他家的地大部分土地种了荞麦,共收获1.8万斤,亩产仅100多斤。

可以想象,除掉种子、农药、化肥的投入成本,张国定家在土地上的收入并不丰厚。尽管如此,张国定还特别强调:“今年雨水及时,是个丰收年。”

“他就是个受苦人!” 张国定的妻子王秀艳如是评价自己的丈夫。宿命论式的言语透着无奈和对丈夫的心疼。

张国定家里兄弟姐妹9个,是个十足的大家庭。在他十多岁时,家里种地最不可或缺的“壮劳力”——一匹骡子病死了。“老爹因为骡子的死哭了一鼻子!”

作为家里最大的男丁,刚上五年级的张国定就此辍学,开始扶犁耕地。那一年他15岁,学习成绩很优秀。

(责编:潘旭海、赵艳红)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

图解:为何超半数一孩家庭不想生二孩?全国妇联去年12月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53.3%的受访一孩家庭不想生育第二个孩子,且在发达省份和城市家庭中生育二孩的意愿相对较低。【详细】

二孩生育大军“攻陷”产科病房 高龄产妇比例大|应对二孩生育高峰 北京多措并举

春运买票:你想知道的都在这春运将至,回家成了时下最受关注的话题,但有的旅客还没有抢到回家的火车票或正在购买返程车票,抢票是否有诀窍?该如何“捡漏”呢?【详细】

上海:40天春运1132万人乘火车返乡|春运守望者——铁路人的春运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