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健身 基层开花

本报记者 刘  峣

2017年04月18日08:2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4月16日,一场名为“萌鸡欢乐跑”的趣味赛跑活动在太原市某购物中心前举行,共有上千位太原市民参与其中。图为市民在教练的带领下做热身运动。
  新华社记者 曹 阳摄

  全国群众体育工作会议,这次开到了县一级。

  近日,2017年全国群众体育工作电视电话会在各地同时举行。这是中国首次召开覆盖国家级、省区市、地市和县级的全民健身工作会议,参会者近5万人。

  去年6月,国务院颁布了《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近1年以来,全民健身的热潮席卷全国,在各地开花结果。据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赵勇介绍说,这次直接把会开到县一级,是为了让基层了解各地好的经验和做法,加强全民健身工作计划的落实。

  

  健身设施走进生活

  体育健身,医保买单——会议上,作为唯一发言的县级单位,浙江省德清县介绍了利用自然和文化资源,跨界融合、丰富群众体育供给的经验。该县首创职工社保卡购买健身服务,鼓励居民用社保卡在定点体育健身场所刷卡健身,让医保卡成为了群众健康“余额宝”。

  在德清,健身器材坏了有人及时修。该县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对全县4447件户外健身器材开展集设计、安装、调试、售后服务于一体的“一站式”巡检和维护服务,有效提升了健身设施的安全性和使用率。

  开展全民健身,设施不完善是个大问题,这也是各地着力探索和解决的领域。

  在广东,健身设施建设“见缝插针”,利用城市综合开发中出现的边角地等闲置地,建设小型多样的社区体育公园。这一举措获得了“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边角地成了城市的名片。而在使用管理方面,广东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委托有资质的机构负责健身场地的管理和服务。

  在杭州,主城区500余所中小学体育设施全部向社会开放,基本确保每个社区有一所开放学校。既节约了社会公共资源和城市土地空间,也提高了学校体育场地设施的利用率。此外,当地政府每年为学校场地开放补助经费,安排管理和保障人员,并统一购买学校场地公共责任险,解决了政府和学校对场地开放的安全顾虑。

  全运会向群众开放

  今年在天津举行的全运会,普通群众将在赛场上唱主角。据悉,本届全运会共有包括攀岩、马拉松、象棋在内的19个大项设立了群众体育比赛项目,共计126个小项。

  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司长刘国永介绍,这次的19个项目又可以细分为包括棋牌类在内的智力体育,模型类在内的科技体育,攀岩、滑板等时尚体育与百姓参与度高的乒乓球、羽毛球等四类。经过测算,仅经选拔能够到天津参加决赛阶段比赛的人数就已经超过了8000人,选拔阶段则要远多于这一数字。

  更有意义的是,在一些项目中,业余运动员还有望与专业运动员同场竞技、同台领奖。例如,50米自由泳、100米自由泳、100米蛙泳3个项目鼓励年龄在13岁至35岁的业余运动员通过资格赛成绩达标后参加决赛阶段比赛。民间高手能否挑落名将,将成为全运会上的一大看点。

  全运会改革的一小步,也是中国体育发展的一大步。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表示,全运会增设群众比赛项目是构建“大体育”格局的新尝试和推动全民健身国家战略落实的重要举措,也是发现优秀体育人才的重要平台和激发市场活力的有效途径。

  苟仲文称,一定要让人民群众成为群众比赛的主体,让普通群众在赛场上唱主角。他强调“3个决不”:决不允许专业运动员参加群众比赛,决不允许跨省选材参加群众比赛,决不允许使用兴奋剂,“一旦查实,取消比赛资格”。

  市场主体积极参与

  在上海,市民运动会的各项赛事贯穿全年。春季,在F1赛道上健步走;夏季,在8万人体育场奔跑;秋天,在斯诺克大师赛上与高手切磋;冬季,从黄浦江畔出发挑战马拉松赛事……上海市副市长赵雯表示,“只要人们热爱体育,在上海这座城市,你就能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找到锻炼切磋的平台,找到属于自己的健康和快乐。”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市民运动会探索政府、社会、市场“三轮驱动”办赛模式。去年的市民运动会,办赛单位达到2743家,其中社会组织和市场主体超过1/3。“三轮驱动”让体育的“管办分离”更有锐气,让赛事的举办更接地气。

  无独有偶,新修订的《北京市全民健身条例》也提出,鼓励、支持、引导市场主体、社会力量发展多种项目、多种形式的体育健身俱乐部,依据规划建设健身休闲产业园区,提供与全民健身相关的产品和服务,促进健身服务业发展。

  苟仲文表示,引导各类市场主体投入全民健身,能够发挥其在活动组织、赛事开展、科学健身指导、人员培训等方面的作用,支持其在全民健身中提供个性化、多元化服务,也可以满足群众不同层次、迅速增长、不断升级的需求。

(责编:刘晓平(实习生)、张雨)

推荐阅读

家庭医生,正在走入百姓家医改是一道世界性难题。如何用中国的办法破解这道难题?以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为突破口,建立符合国情的分级诊疗制度,成为今年深化医改的“重头戏”。 【详细】

好医生终于下来了|那些年,医药代表咋成的“药虫儿”

共享单车出事故,谁赔?共享单车大量投放,街上又现自行车大军。与出行方便相伴的,也有骑行事故多发等隐忧。骑乘共享单车发生事故,各方应如何分担法律责任?保险能否成为共享单车平台免责的理由?消费者该怎样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 【详细】

共享单车花式载人车筐成座椅|北京街头再现共享电单车 曾被紧急叫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