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己刷好评,给对手刷差评,刷单破坏了互联网数据的真实性,误导消费者

刷出的好评,你信吗?(视窗·当心线上消费新陷阱③)

林丽鹂 王子尧

2017年06月16日04:4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数据来源:人民网官方微博、强国论坛
  制图:蔡华伟

  刷单制造虚假销量和好评,商品却以次充优——

  “爆款”牛排竟是拼接肉

  “谁能想到,所谓的‘好评如潮’竟也有不少水分。”北京海淀区某高校教师谭慧经常在网上买牛排。最近,她在某大型电商平台上看到,10片/1300克的“澳洲家庭纯菲力西餐牛排”只要98元,价格诱人。

  谭慧起初有些疑虑:“低价背后会不会有猫腻?”但她查看购买评价后发现,这款牛排可谓“好评如潮”,有2000多人给出了好评:“肉感比去牛排店吃的都要软嫩些”“肉质绝对不错,购买不会后悔,下次还来,特别是包装细心周到”“肉很嫩,分量足,价格也还可以”……于是,谭慧下单购买了一份。

  收到牛排后,谭慧发现不对劲,其中有一块牛排,两边肉质颜色明显不同,解冻后才发现,这并不是一整块牛排,属于“拼接牛排”,而网站却描述为“原切牛排”。经过烹饪,牛排的口感跟网店描述差很多,“肉质不够细嫩,口感也缺乏韧性,更不靠谱的是,网站注明了‘原味’,而实际上是调过味的。”

  谭慧查找资料后得知,牛排包含分割、储存、包装、冷链物流、人工等成本,每1500克牛排的成本价不低于300元。低价牛排通常是用拼接肉、重组肉以次充好。在加工碎肉的过程中,如果操作不当,容易滋生细菌。

  明显以次充好的拼接牛排,为什么有那么多网友给出好评?“应该是碰到‘假’评价了。”谭慧说,有些网店会通过“刷单”,先制造虚假销量,进而炮制虚假好评,把一些并不太好的商品包装成所谓的“爆款”。

  现在谭慧网购时,会注意分辨评价的真实性。“在很多网店的商品评论区,经常碰见好评内容相似,而且集中在同一段时间,这很可能是刷出来的,一定要留个心眼。”谭慧说。

          

  刷单刷成了“产业”

  几元钱能买一条好评,一两千元能升一颗钻……暴利的刷单,不再是依托聊天软件的“游击队”,已变成与正规推广网站看起来并无明显差异的网络平台

  “周末聚会去哪吃?我去点评网站上看看?”

  “别,现在点评网站刷单的商家太多了,谁敢信啊?”

  北京朝阳区某外企员工张娜在校友微信群里和老同学讨论聚会地点,有些拿不准。以前,她习惯去点评网站上找地方,但在一次聚会时遭遇“刷单”的经历,让她不敢轻信点评网站了。

  前不久,老家的一位朋友来北京,张娜想要好好招待,于是在点评网站上找到南锣鼓巷附近一家五星好评的小酒馆。等位两个多小时,菜品的质量却让人失望,不仅种类少,味道也不行。特别是所谓的网友推荐菜“秘制红烧肉”,非常油腻而且不入味,跟网友的点评相差十万八千里,“这评价刷得太明显了。”

  眼下“刷单”无孔不入。网店销量、商品评价、餐厅点评、网约车司机星级……这些本应由消费者对电商经营者做出的评价,却可能经过“刷单”,完全变了味。

  在QQ群搜索中输入关键词“刷”,就能找到上百个专业刷单群,如“淘宝刷好评”“京东互刷”“微信刷票”“快手刷粉”等。杭州某网店店主郭颖坦言,刷单在行业内已经不是秘密。在她看来,开网店如果不推广,就像把商店开在深山老林,根本没顾客。相比电商平台高昂的推广费用,刷单成本低、见效快,几元钱就能买一条好评,一两千元就能升一颗钻,成为吸引顾客的“招牌”。“大家都刷,别人刷你不刷,生意很难做。”

  畸形的刷单功能强大,不仅可以给自己刷好评,还可以给竞争对手刷差评。去年,南京雨花台法院受理了南京市网络“恶意刷单”第一案。涉案店主为了打击竞争对手,雇人大量购买对方产品,“恶意刷单”1500多次,给对手造成19万余元损失。

  业内人士介绍,刷单已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发布需求、刷手接单、垫付资金、快递作单、代为签收、完结交易、好评截图,俨然“一条龙服务”。

  在搜索平台上,我们找到两家排名靠前的刷单平台“米粒网”和“淘刷刷”,页面设计与正规推广网站无异,不再是依托聊天软件的刷单“游击队”。

  我们以商家身份登录刷单平台后,只需要按流程操作就可以轻松购买刷单,“激活店铺” “前往淘宝后台进行验证”“发布任务”。在有的刷单平台,商家需先交纳100元左右的会费,之后就可以选择“空包单号”“信誉查询”“流量收藏”等服务。

  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杨勤法认为,商家通过刷单提高信誉或打击对手,破坏了竞争关系,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也违反了各地有关市场秩序的规章,属于违法经营行为。

  刷手玩起“隐身术”

  不同的“暗语”代表着不同的刷单手法,兼职的刷手很难被分辨,还有刷单账号通过非法渠道购买个人信息后,冒用他人信息刷单

  为了弄清刷单平台的运作机制,我们以“刷手”的身份,在米粒网进行了体验。注册账号后,按照“教学”视频,我们先在“新手考试中心”完成问卷测试,并向一个私人支付宝账号充值100元,用作垫付商品的储备金。

  在这个环节,平台特意提示“严禁在阿里旺旺聊天中提到平台、刷钻、刷单等忌讳字眼”“同一淘宝号刷单保证‘月不过20,周不过5’”。据业内人士分析,这些所谓的“提示”,就是为了躲避平台监管。

  注册会员后,就能进入“淘宝大厅”,看到实时发布的刷单任务。我们抢到一单名为“夏季新款潮流男士短袖T恤”,商品价格是97元。任务栏显示,需进行“旺聊”“底图”“评语”三项操作。

  这些“暗语”代表着不同的刷单手法:“旺聊”就是与商家模拟购买聊天,如“老板,这件衣服有没有M码的”“包邮吗”等与产品有关的提问;“底图”是从头到尾浏览宝贝,并提供底图截图;“评语”则是填写规定好评内容,如“衣服质量很好,穿着舒适”。其他任务中,类似的操作“暗语”还有“浏览”“收藏”“货比”等10余种。

  按照要求,我们在15分钟内就完成了相关操作。商家审核完毕后,97元的商品款很快被返还。“刷手”怎么赚钱呢?我们查看账户后发现,这次操作“增加米粒15,消耗米粒2.25,实加米粒12.75”。消耗的米粒用于“支付给平台的手续费”,剩下的米粒可以被平台以0.4元/个的价格回收。

  阿里巴巴通过大数据追踪刷手的行为记录后发现,很多刷手都是兼职,既有真实购买并且评价的记录,又有疑似刷单的记录,很难做明确界定。

  有些职业刷手还盗用买家的个人信息进行刷单,也增加了追踪刷手的难度。今年5月初,北京东城区一家媒体机构职员陈某收到一个神秘的“空包裹”,里面只有一张发货单,没有任何商品。陈某查询后发现,自己并没有在这家发货的淘宝店买过东西。“应该是我的信息被用于网店刷单了,太可怕了。”

  “刷单+个人信息泄露”,让监管难上加难。在阿里巴巴追踪的刷单账号中,一些账号的注册人是偏远地区六七十岁老人,但实际控制人可能是专门从事刷单、售假的不法分子。这些人为了逃避法律惩罚和平台监管,通过非法渠道购买大量的个人信息。即便一个账号被查,即刻可以“换个马甲”继续从事不法勾当。

  监管靠罚也靠“法”

  罚款几万元,不足以对刷单平台形成震慑。一批刷单平台被查处,又有新的不断出现。消除监管盲区,要加大处罚力度,也要完善法律法规

  今年初,阿里巴巴起诉刷单平台“傻推网”涉嫌严重危害市场竞争秩序,向其索赔216万元。该案是全国首例电商平台状告刷单团伙案,目前尚未宣判。

  调查发现,在“傻推网”上注册后发布刷单任务的商家有3000多家,发布刷单任务32万余件,涉及刷单金额2639万余元,违法所得36万元。尽管当地监管部门对其处以8万元罚款,但阿里巴巴方面认为:“这不足以对其形成震慑,也无法弥补平台和消费者的损失,因此我们决定起诉‘傻推网’。”

  除“傻推网”之外,执法部门最近还查处了“整点抢”“牛刷刷”“领啦网”“蓝天碧水”“蓝天网”等刷单平台,但仍有新的刷单平台不断出现,存在明显的监管盲区。

  数据是互联网公司的基石,而刷单造成的虚假繁荣破坏了数据的真实性,误导和欺骗了消费者。此外,刷单破坏卖家诚信经营公平竞争的环境,增加优质服务卖家的生存难度;平台氛围和信用体系也面临冲击,造成消费者和卖家黏性下降。

  杨勤法认为,电商平台和消费者一样,属于刷单的受害者。平台可以查处某些刷单的网店,进行警示或关闭,但没有明确的执法权。另外,由于电商平台上店铺太多、规模庞大,平台能够采取的措施并不多,难度很大。

  早在2014年,国家工商总局制定出台的《网络交易管理办法》就明确,不得以虚构交易、删除不利评价等形式,为自己或他人提升商业信誉。对于违反者,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处以1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罚款。由于违法成本低,违法获利高,不法分子就有以身犯险的动力。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武长海认为,治理刷单现象,首先要加强处罚力度。我国可以借鉴国外交通部门、航空公司的做法,对于刷单“见一起严查一起”,挤掉违法分子的盈利空间。同时,对于隐蔽化的刷单,要运用智慧化的监管手段,实现以网管网。

  消除监管盲区,既靠罚,也靠“法”,要完善法律法规,形成监管合力。去年10月,国家发改委、工商总局、中央网信办等七部门组织有关互联网企业组建“反刷单联盟”,共享反“刷单”信息,这对打击网络刷单行为是一个利好。

  武长海呼吁,刷单透支电商发展的未来,从行业长远发展的角度看,互联网企业间要形成联动,发现违规店铺,及时全网通告,让该店主在所有电商平台无法经营,营造“都不刷单”的公平竞争环境。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16日 18 版)

(责编:崔东)

推荐阅读

轻信“交钱保过”千余考生被骗5000多万通过非法途径获取参加国家职业考试的考生信息,打电话以“保过”、“有内部资料”、“考后提分”为幌子,骗取全国上千考生共5000余万元。海淀分局警方日前打掉一个借“培训办学”诈骗的家族式团伙,目前30人因涉嫌诈骗罪被刑事拘留。【详细】

充值充错号,找客服被骗1万多| 广东一男子用变声软件冒充美少女 诈骗11万元

民生调查:医生下乡 病人回乡山西高平试点县乡医疗卫生机构一体化改革,整合县级人民医院、乡镇卫生院资源,组建独立法人的紧密型人民医院集团,打通优质资源下沉“最后一公里”。专家坐诊传帮带,提升基层医生诊疗水平,也打通了医务人员上升通道。老百姓不用大病小病往城里跑,有利于解决看病难、看病贵,乡镇卫生院也走上了良性循环。【详细】

广西贫困户将享受“先诊疗后付费”| 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超1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