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鳞女孩”求医记:17岁女孩杨选月身患严重银屑病流落广州街头  

2017年07月17日08:28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鱼鳞女孩”求医记 17岁女孩杨选月身患严重银屑病流落广州街头 一场打通线上线下的爱心救助帮助她重燃希望

热心志愿者陪同杨选月就医。

“哥哥姐姐,谢谢你们给我生的希望!”昨日,在广东省皮肤病医院的病床上,17岁的“鱼鳞女孩”杨选月很乖巧地向身边忙碌的志愿者一遍遍道谢。7月9日晚上,在广州火车站广场,志愿者尚丙辉发现了满身银屑、身上多处脓疱的杨选月。杨选月来自一个贵州贫困家庭,是七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离家出走独自流浪到广州,只为找到治病的希望。

随即,一场打通线上、线下的爱心接力救助行动展开了。

7月11日,志愿者送杨选月就医,确诊其患有脓疱型银屑病,随即发起网络筹款,并打了近百个电话到其家乡相关部门求助。同时,来自广东韶关、贵州贵阳的多名网友在网上吹响寻亲集结号,在多方帮助下,终于找到了杨选月的家人。昨日,杨选月的四姐正赶来广州看望七妹。

求助 三次离家出走求医

“她就躺在火车站广场的一处角落,头枕着书包,身上盖着大衣,看不出是男是女,直到我们叫她起来。”昨日,志愿者尚丙辉讲起7月9日晚上在广州火车站广场遇见杨选月的场景。

当志愿者叫醒杨选月时,瞬间被她手脚上的症状震惊了:一块块鱼鳞般的银屑往下掉,皮肤长了很多脓疱,头上戴着帽子。“我怕摘下来吓着你们!”杨选月带着哭腔说。

杨选月说,自己今年17岁,老家在贵州省威宁县,家里有兄弟姐妹7个,自己排行最小,家庭生活贫困,父母一辈子没出过大山,自己6岁时候患病,最开始是下巴,随后蔓延全身,由于家穷无钱到大医院治疗,只在村里诊所看了一下,病情一直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学业也断断续续,连续上了4年一年级之后就辍学了。

看着眼前的一众好心人,杨选月跪地磕头:“哥哥姐姐,求求你们救救我!”由于当时无法评估杨选月的病情是否具有传染性,志愿者们不敢贸然收留她,只能暂时让她继续待在火车站,不要乱走,并答应第二天就来接她去治疗。

第二天,等到志愿者来到火车站找杨选月时,却发现人不见了。数名志愿者顶着烈日找了3个小时,直到当天下午5时许,才找到了杨选月。一见到赴约的志愿者,杨选月哭了,“叔叔,我昨天不敢确信你们是好人还是坏人,现在看到你们过来不停找我,才知道你们是真的想帮我。”

杨选月告诉志愿者,自己这次来广州已是第三次离家出走,前两次都被家人接了回去。“可是在家里就是等死,出来求助才有希望!”半个月前,杨选月再次逃离老家,途中还曾被人骗走了乞讨得来的车票钱。但是,世上还是好人多,靠着好心人帮助,杨选月再次来到广州。

求诊 志愿者太热心被当成家人

10日傍晚,志愿者带着杨选月来到广东省皮肤病医院,在附近一家宾馆安顿好她,预约了第二天早上门诊。

7月11日中午,志愿者带着杨选月来到医院就诊。当主治医生看到杨选月身上的一块块结痂时,也很震惊,说自己从业这么多年极少看到如此病情。看到志愿者忙前忙后,还帮着垫付医药费,医生问志愿者是不是病人家属,志愿者摇头。医生有些不敢相信,感叹志愿者“太有爱心了,肯接下这个烫手的山芋”。

门诊病历显示,杨选月全身弥漫性红斑脓肿已有10余年,诊断为脓疱型银屑病。此外,杨选月骨质疏松,骨密度还不如同病区57岁老人的骨密度。医生立即开了绿色通道,优先安排了她住院治疗。医生称银屑病需治疗半个月,但不能根治、只能控制,前期治疗费约需5万元。尚丙辉当即垫付了3000元住院费。

为了解决后续治疗费,志愿者帮她发起网络筹款,因没有联系到家人,暂无法提供家庭困难证明,31位爱心人士实名给她作证。

“(她是)我们机构的救助对象,希望大家伸出援助之手,帮帮这个独身求生的顽强女孩。”志愿者陈勤英说。“广州市尚丙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帮助的真实案例。尚大哥20多年来一直用自己的收入无私助人,但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大家都献出一点爱心吧。”志愿者吴彦群说。

截至昨日,已筹得1.5万元的爱心捐款。

寻亲 网友接力辗转找到亲人

“她还是未成年人,住院期间很多事项需要监护人来做决定,她也需要家人陪伴,找到家人是最紧要的事情。”尚丙辉说,安排好杨选月治疗的同时,多名志愿者开始全力为她寻亲。先是通过114找到当地派出所、民政部门电话,一遍遍打了近百次电话。但是由于方言不通等原因,当地派出所只是确认有这个人,并未提供杨选月家人的联系方式,寻亲陷入了僵局。

志愿者们无奈转向求助网络。他们将杨选月的故事转到广东、贵州多个志愿者微信群中。很快,两地志愿者吹响寻亲集结号。网友“辉煌”是韶关一家医院的负责人,他在志愿者梁永宁的微信朋友圈看到杨选月的故事,就找到曾在贵阳读书的韶关网友“阿龙哥”帮忙。7月14日,“阿龙哥”通过老同学辗转找到了杨选月家人的电话,尚丙辉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拿到电话,志愿者们赶紧联系杨选月的家人,可是两天过去了,那个电话一直没人接。躺在病床上的杨选月说:“姐姐,不要给家里打电话了,我可以照顾自己。”好在整个医院住院部的护士都对杨选月很关照,先行垫付了杨选月理发的钱,还买了一箱牛奶送给杨选月,叮嘱她好好补补身子。

记者了解到,经过多次沟通,昨日杨选月的四姐杨选建已动身从贵阳赶来广州看望七妹。

(责编:赵恩泽、张雨)

推荐阅读

中国高铁是这样炼成的 中国高铁,是外国青年心中的“中国新四大发明”之首、最想带回家的“中国特产”。在很多外国人眼中,中国高铁有着“高颜值、高速度、近乎完美的乘车体验……” 中国高铁“牛”在哪儿?中国高铁能不能跑得更快?记者为您揭秘……【详细】

高铁也要讲软实力| 宝兰高铁通车——大西北全面融入高铁大家庭

在家养老:一键解决您需要 在四川,养老服务的逐步延伸,让在家养老的体验不断向好:“一键呼叫”式服务已在多地推行;有的城区,老人每月可领到养老服务券,享受家电维修、家政服务等上门服务。【详细】

北京引导民资加大投入 推动社会化养老服务 | 细密保障中 养老更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