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小学突然拆迁 千名学生“上学告急”

2017年08月08日18:46  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8月8日消息(记者梁爽 王晓蕾) 开学在即,但北京市大兴区海迪学校的近千名学生却面临学校即将拆迁的窘境。学生家长戴女士告诉记者,三天前(5日),该校21个班的学生家长突然接到学校通知:“今年秋季学校将要被拆迁,而孩子们需要办理转学手续并自行寻找就读学校。”

  突如其来的“无学可上”让学生和家长一下子慌了神。

  今天上午,记者从该校所在大兴区旧宫镇镇政府了解到,目前学校正在统计需要转学的人数,并保证在9月1日前安置分流完毕。

  海迪学校外围拆迁情况

  开学临近 千名学生面临“无学可上”

  海迪小学属于民办学校,在校学生家长大多是外地来京务工人员。“我来北京快十年了,因为没有北京户口,相比与其他费用高昂的私立学校,海迪学校口碑还不错,就选择让孩子到这里上学,而且离租住的地方较近,方便接送孩子。”戴女士对央广网记者说。

  和戴女士相同,大多数学生家长都是附近工作的外来人员,对于新学校安置问题,除了要保证孩子的正常入学,他们最担心的还是本身外来务工人员的身份,怕因为证件问题影响孩子后续就学问题。

  记者了解到,此次拆迁共涉及海迪学校21个班,约1000名学生。目前,已有部分家长在《北京市中小学学生转校联系表》上签字,但也有部分家长依然持拒绝态度。“万一我们签了,孩子被转到了离家很远的学校、或是也面临拆迁的民办小学怎么办?”

  海迪学校

  学校突然拆迁家长措手不及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位于大兴区的“海迪小学”。记者看到小学四周建筑物均已被拆除,街道两侧全是留下的砖头碎石,电线杂乱的垂到地面上,学校内部只有一栋教学楼和一排平房。

  据记者了解,不少家长在接到消息后,曾电话联系学校负责人,但校方只是通知他们来学校填写转学表,并未作出其他解释。

  记者在现场采访时,学校相关负责人也未对此次拆迁事情做出正面回复。

  “学校附近的建筑早已陆续拆迁。”家长们也曾多次询问校方是否海迪中学也在拆迁范围?但得到的均是“并不影响教学”的回答。

  “5月24号,学校还曾向家长们发布通知:下学年2017至2018学年我校继续办学,但一年级不收新生。”一名家长告诉记者。

  然而在两个多月后,8月5日,学校又向家长群发了一条信息:9月1日前,学校将全部拆迁,希望家长尽快安排转校事宜。

  “这个时候发通知,离开学还不足一个月,到哪儿去找学校?”接到通知后,大部分家长都表示不能理解。

  海迪学校教学楼内

  官方回应:9月1日前安置分流完毕 安排就近就学

  在开学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孩子能否按时入学?新学校到底如何?是否还会出现中途学校拆除停办的情况?这些都成为悬在家长心头的一大问号。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了大兴区旧宫镇教委,教委办公室李主任对央广网记者表示,教委将配合政府做好学生就学分流工作,“学生具体安置问题由旧宫镇政府来解决,如果镇政府需要教委做出相应配合,我们会予以帮助。”

  李主任告诉记者:“一定会保证学生都有学上,并且在9月1日前安置分流完毕,安排学生就近就学。”

  另据其透露,海迪学校校方也在努力寻找新校址,镇教委将帮助协调具体方案的落实。学校会尽量选择自有教学设施的位置办学,以方便快速就学。但对于新校址具体位置,李主任表示目前只是初步方向,还不能最终确定。

  目前,学校正在统计需要转学的人数,为后续工作做准备。李主任坦言,统计工作并不好开展“一些家长做几手准备,一边填登记表,一边办转学,这些都影响最后数据的准确性。”

  城市重新规划学校早在拆迁范围内

  今天上午,旧宫镇谭副镇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海迪学校所在地区周边原来多是服装厂等低端产业,“产业调整后,一部分孩子可能就会跟随父母回家,或者随着父母工作的转变到其他学校就读。”谭副镇长表示,学校统计转学人数主要也是由于这个原因,最后确认仍选择在这里上学的学生人数,然后再做出统一安排。

  针对学校为何会突然出现拆迁问题,谭副镇长表示,学校拆迁早在计划之中,“海迪学校所在区域属于城乡结合部,环境复杂,需要重新规划。”

  旧宫镇武装部部长王龙也告诉记者:“今年2月份政府已经贴出了拆除腾退的公告,海迪学校明确在拆除范围内。”

  为何学校2月份就接到拆迁通知,8月份才通知家长?记者随后拨打了海迪学校官方电话,但截至发稿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专家观点:宜先妥善安置再拆迁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民办学校是我国教育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方面,我国人口众多,教育需求巨大,公共教育资源已无法满足居民对于教育的需求;另一方面,引入社会资金进入教育领域,可以拓宽教育资源,提供更多的选择。

  与此同时,在公立教育资源还没有能力完全满足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求学需求时,民办学校可以缓解一部分供需矛盾,但民办学校易出现停办问题,这给学生和家长也带来了很大的困扰。

  “政府如有整体规划,确有必要对民办学校进行调整,应当听取学校、家长、老师的意见后进行规划”,针对民办学校被拆迁问题,熊丙奇指出,在合理妥善地安置学生、教师的分流后,再进行拆迁工作。

(责编:白宇)

推荐阅读

甘肃推动学前教育向贫困地区延伸 村里有了幼儿园 近几年来,甘肃省通过调整教育资源布局,探索公建民营、民建公助等灵活多样的办园模式,推动学前教育向贫困地区乡村延伸,已基本实现乡镇、58个贫困县1500人以上行政村、17个插花县行政村、革命老区行政村、藏区行政村幼儿园“五个全覆盖”。【详细】

河南省开展技能脱贫技校行动| 重庆:农村贫困人口每年可获一次免费体检

过斑马线 车别和人“较劲” 日前,记者从公安部交管局了解到:今年上半年,全国查处的机动车不礼让斑马线违法行为上升3.9倍,因机动车不礼让斑马线造成的交通事故起数、死亡人数分别同比下降15.4%、5.3%。斑马线,本是行人的生命保障线,司机的安全警示线。可是在一些地方,机动车和行人互相“较劲”,导致斑马线上险象环生。 【详细】

广州上月查处“不礼让斑马线”1.2万宗 | 北京市出租车行业发起礼让斑马线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