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暗访多日:发现一黑职介团伙,行骗过程如“流水线”,一天多达百余名求职者被坑

高薪招聘“迪士尼员工”竟然是一场骗局

 

2017年08月09日15:07  来源:解放日报
 
原标题:高薪招聘“迪士尼员工”竟然是一场骗局

每月7000元还包吃住的迪士尼内场保安、月薪8000元的迪士尼观光车司机、月薪6000元的迪士尼检票员……在赶集网上,认证为“上海迪士尼乐园”“川沙游乐园”等信息的企业发布大量招聘信息。远高于市场价的薪酬,让求职者趋之若骛。

外地来沪的小金,按照上述信息投递简历后,被通知前往松江参加面试。接下来,她被助理、经理们以各种名义陆续收取近800元的费用。钱付完了,工作找到了吗?小金向解放日报·上观新闻求助,称所谓招聘完全是个骗局。

按照求职者提供的信息,记者日前在松江区暗访多日发现,这里活跃着一个招聘行骗团伙,他们人数众多,各有分工,组织严密,在松江多个轨交站附近均设有所谓的“面试中心”。整个过程像“流水线”一般,一天多达百余名求职者上当受骗。

草草填张表格即被拉去体检

记者在赶集网上以“迪士尼”为关键词搜索,网站反馈了100多条招聘信息。根据小金提供的线索,记者锁定其中一条月薪7000元招聘迪士尼保安和检票员的信息。在赶集网上,这条信息的发布企业认证为“浦东川沙游乐园”,并有“金牌人力资源”“描述真实”“无任何收费”等标签。在职位描述中则写着综合工资6000元、缴纳五险一金、每周两天休息、每天工作8小时、包吃住等细节。网页显示,这条信息8月2日刚被更新过,已有58人投递简历。

记者给发布者“崔助理”发了条求职短信,应聘迪士尼保安。很快,短信回复,对方自称是“迪士尼唯一直招”,通知记者前往9号线松江新城站3号口出口左侧10米处参加面试。

8月4日上午,记者前往松江新城站参加面试。3号出口左侧10米地铁上盖商铺的一间门面房,贴着硕大的红字“企业面试中心”招牌。其中,面试的“试”字刚贴了一半,用于贴字的脚手架摆在一旁。记者推门而入,这是一间10余平方米的房间,摆着两张桌子几台电脑,墙上贴着一些企业的介绍信息。4名女子坐在桌子后方,不断打着电话,通知求职者前来面试。记者询问谁是崔助理?近门侧一名短发女子招呼记者坐到她的对面,递上一张表格,要求先填表。记者用事先准备好的化名草草填完表格。期间,一名广东来的求职者小张也推门进来,对话中得知,她应聘的是迪士尼检票员。

填完表格后,崔助理将记者和小张的表格收走,看也不看一眼就放在一旁。随后,崔助理大致介绍了职位信息,除网上的信息外,她又补充了几点,比如她并非中介而是代迪士尼公司直招、宿舍4人一间就在乐园外5分钟路程处、单位每月还将补贴300元水电费等。一旁的小张听完这些信息非常激动,急着询问何时安排入职。见状,崔助理忙说由于是集体宿舍、吃住都在一块,所以需要先到公司的定点医院做体检,体检合格才能签约安排住宿,体检费170元,不过属于垫付,待入职后单位会予以报销。

说完这些,崔助理撕下一张写有“安贞医院”的单子,填上记者和小张的名字,随后叫来一个叫“阿龙”的男子,嘱咐记者和小张赶紧跟着他去医院体检。

体检“走过场”全程20分钟

阿龙带着记者走到轨交松江新城站下方的车库,让记者上了一辆牌照为“沪C6A5E6”的白色小车。车行10余分钟后,来到松江区茸梅路五昆路路口的上海安贞医院。

阿龙将记者领到医院前台登记信息体检。记者以身份证丢失为由,向前台出示了手机里存着的一张身份证照片,这是记者事先在网上下载好的。安贞医院前台接过手机,丝毫不在意照片上的人与记者本人相距甚远,直接在电脑上操作登记。中途,前台反复询问记者“是哪个公司的”,记者被问得莫名其妙,仔细了解才得知,对方是在问记者是哪个公司带来的。转身询问站在医院门口处的阿龙,他告知,说“宇创”就行。记者猜测,登记这个是为了体检费分成。拿到体检表后,记者首先被要求在大厅收费处缴纳170元体检费。

整个体检共7个项目,从11时08分记者付完170元算起,到最后一项抽血结束,整个过程仅20分钟。11时30分,记者将盖满章的体检表交还前台,一名杨姓男子忙招呼记者跟着走。记者跟着他又上了一辆“豫S9P963”牌照的车,返回松江新城站的“面试中心”。途中,杨某向记者索要50元,作为来回的车费。

记者交钱后,杨某以体检报告领取需要时间,让记者隔天即8月5日8时前再来“面试中心”领取体检报告,并安排入职。

百余名求职者聚集等待分配

交完50元车费后,记者反复问杨某,整个求职过程是否还有其他费用。他肯定地说,后续由“人事经理”来分配岗位,不会再有费用了。

8月5日清晨7时15分,记者搭乘首班地铁,来到松江新城站。此时,“企业面试中心”大门紧锁。门口的花坛边已有人坐着等待。攀谈中,记者得知这是求职者小胡,来自青海,刚到上海不到一个月,目前正四处寻找工作。他应聘的是一家大型企业搬运工,薪酬是每天200元。他说招聘信息也是在赶集网上看到的。

7时50分,阿龙、崔助理一行四五人出现在面试中心门口,开门入内。稍作收拾后,阿龙招呼门口等着的约20名求职者进入房间。阿龙高声宣布,今天会安排大家入职,等下会带大家前往公司的“集合点”等待分配,分配前需要大家准备好身份证复印件,复印费10元。复印结束后,大家被召集到里侧的小房间,一名脸上有疤痕的男子给大家分发前一天的体检报告。

拿好报告,求职者们被带至车库,要求挤进几辆小车。记者和其余4人挤进其中一辆牌照为“苏N1M321”的福特小车。8时20分,记者被带到位于荣乐东路沪松路附近的“绿地伯顿广场”后侧河边一处开阔处。下车时,现场已站着20余人。广场上,一车车求职者被送过来,陆续来了10余辆车。8时45分,记者粗略数了一下,现场站着的求职者已有70余人。看起来附近多个“面试中心”的人均被汇聚到这里。求职者们下车后,司机收走了大家的身份证,并交给坐在广场北侧楼梯的一名挂着“工作证”的瘦高黑衣男子,该男子将身份证收来就丢在一旁。

入职需交500元“岗位稳定金”

9时,最后一波求职者被从伯顿广场写字楼内带了出来,此时广场上人数已过百。

见人到得差不多了,黑衣男子起身,吆喝大家在楼梯前排成三排。他拿着厚厚一叠身份证,一一点名并询问应聘职位。记者留意到,大部分人应聘的均是迪士尼的各种岗位。点名中,七八人因岁数较大等原因被剔除出列。一名自称是“人事经理”的白汗衫男子走到楼梯上开始讲话。男子时而故作深沉,提醒大家要注意没有犯罪记录,否则“一旦被查出,后果很严重”;时而又高亢激扬,声称今天一定会帮大家安排岗位、分配宿舍;时而又故作凶狠,提醒大家去新单位报到后,不要“玩花样”……

绕了一大圈,“经理”终于谈到“正事”:由于招聘过程中并未收取介绍费,“经理”自称报酬主要来自人员入职后单位给予的招工“代理费”,而这笔“代理费”,单位需要两个月后才会发放。为保证大家能稳定入职,“经理”称受单位之托向大家收取每人500元的“岗位稳定金”。一听又要收钱且数额不小,人群中有些骚动。“经理”称这笔钱会在入职两个月后,由单位在发工资时一并返还。

这番讲话结束后,在广场上停着的几辆车的引擎盖上,六七名男子有的掏出POS机、有的拿出收据本、有的打开手机支付宝,向大家收取500元“岗位稳定金”。记者站在一旁观察,掏钱的大约有一半人。记者付完500元后,换来一张写着“稳定金”字样的收据。凭这张收据,记者又被领至广场东侧的一处偏僻角落,进行所谓的“岗位分配”。

岗位分配处,一名男子坐在一套藤制茶几前,茶几上摆着几叠“入职报告”(记者猜测应为“入职报到单”)。这一张张“报告”上,署名都是“人事资源部”,但报到地址各不相同。将收据及身份证复印件交给男子后,即能换来一张“入职报告”。记者应聘的是迪士尼保安,在拿到的单子上,报到地址写着“轨交11号线秀沿路站2号口”,并附上一名“朋经理”的电话。在拿到单子前,记者又再次被索要了50元资料审核费。到目前为止,记者已先后支付了780元。

所谓报到处在浦东一闲置厂区

仔细端详这张“入职报告”,短短20余字的一段话,“报到”两字始终没有写对,一会是“报告”,一会是“报道”,语句也不通顺。拿着单子,记者坐上了此前来的苏牌小车,返回松江新城站。离开绿地伯顿广场前,开车的红色汗衫男子又厚着脸皮问记者讨要10元停车费。

车上,记者认识了江苏淮安来沪求职的40余岁田先生,他应聘的是“东方明珠保安”,巧的是,他的报到地址和记者一样。于是两人相约结伴。8月5日10时,记者和田先生从松江启程,11时半赶到浦东秀沿路站2号出口。记者致电“朋经理”,对方让记者稍等,称“马上有人来接”。

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期间记者不断催促“朋经理”。近12时,“朋经理”终于给记者发来一条短信,提示记者乘坐公交川航专线,前往黄楼站下车后再找一名“孙经理”参加“面试”。明明是报到,怎么又面试了?一会“朋经理”,一会“孙经理”,记者究竟被转了几次手?

在公交“秀沿路环桥路”站,记者一行坐上川航专线。整整11站后,到达“黄楼”。再致电“孙经理”,他提示记者沿川周公路往西走,在黄楼社区委员会西侧的小弄堂再向北,走到底就到了。按照提示,记者一路寻找。这是藏身于一片农村房子中的一个闲置厂区,厂区最里侧,高大的厂房被改造成3层楼的出租屋。厂区东侧有一个食堂,牌子上还写着“迪士尼保安集合处”。

一听记者是来应聘保安,食堂里正在吃饭的食客示意记者前往出租屋6号楼301室。厂房改造的出租屋垃圾遍地、污水四流、异味扑鼻,记者硬着头皮爬上铁楼梯,敲开301室的门。这是某“人力资源公司”的一间办公室,见记者和田先生应聘保安,“孙经理”端详两人后称“没有适合你们的工作”。记者提出刚刚缴纳了近800元的各种费用,“孙经理”脸色一变,大声呵斥:“你交多少钱和我无关,我也不认识松江的人。”末了,他说,自己的确代理一部分迪士尼的保安职位,但招聘是公开且没有任何费用的,相关信息网上均有,他从未委托过松江的人代为招聘。

打击黑职介团伙刻不容缓

知道上当后,田先生当即返回松江去退钱。当晚,他给记者打来电话,告知500元“岗位稳定金”只退到200元,剩余300元以“名额费”的名义被扣;至于其他费用,则是一分不退。

到此为止,记者已明白松江这个求职骗局的“操作模式”:以各种并不存在的高薪职位骗来求职者,再以体检费、车费、复印费、岗位稳定金、材料审核费等各种名义收钱;收完钱后,随便给求职者提供一些劳务代理公司的地址,将求职者打发走。求职者根本不可能找到宣称的高薪职位;即便求职者回来退钱,行骗者也准备了应对方案。

和一般的路边黑职介不同的是,松江区的这些黑职介规模之庞大令人咋舌,仅从8月5日绿地伯顿广场上聚集百余名的求职者来看,在松江区域至少有七八个所谓的“面试中心”。为了印证,记者根据赶集网上的多条迪士尼招工信息一一发短信应聘,反馈来的面试地址竟各不相同,分别有荣乐东路建设大厦附近、松江加工园区附近、松江汽车东站附近、乐都路286号等。

在求职者集合的绿地伯顿广场里,也有一个“面试点”。这个“面试点”门牌显示为绿地伯顿广场“45号210室”,从门口玻璃往里看,里面贴着“企业招工中心”的字样。记者推门进去,发现求职表格、安贞医院的单子一应俱全,套路“一模一样”。记者当场揭穿对方的求职骗局,一名黄衣女子恼羞成怒:“我骗你钱了吗?你瞎说什么?”

记者留意过上述每个“面试点”,均有4名女性和几名男性。女性负责在网上更新信息、浏览简历,并通知求职者前来面试,而几名男性则负责开车接送求职者。还有至少10余人专职负责在绿地伯顿广场扮演人事经理,待求职者汇聚在一起后,骗取整个过程中最主要的收费“岗位稳定金”。从各个点通知求职者面试、填表、安排体检,隔天再将求职者聚集到一起统一行骗,整个招工骗局犹如“流水线”,人员分工细致,已有团伙模样。记者粗略算了一算,整个团伙每天的收入少说有五六万元之多。希望劳动监察、公安等部门尽快出手,端掉这个招工行骗团伙。(记者 毛锦伟)

(责编:陈卓凡(实习生)、李楠楠)

推荐阅读

甘肃推动学前教育向贫困地区延伸 村里有了幼儿园 近几年来,甘肃省通过调整教育资源布局,探索公建民营、民建公助等灵活多样的办园模式,推动学前教育向贫困地区乡村延伸,已基本实现乡镇、58个贫困县1500人以上行政村、17个插花县行政村、革命老区行政村、藏区行政村幼儿园“五个全覆盖”。【详细】

河南省开展技能脱贫技校行动| 重庆:农村贫困人口每年可获一次免费体检

过斑马线 车别和人“较劲” 日前,记者从公安部交管局了解到:今年上半年,全国查处的机动车不礼让斑马线违法行为上升3.9倍,因机动车不礼让斑马线造成的交通事故起数、死亡人数分别同比下降15.4%、5.3%。斑马线,本是行人的生命保障线,司机的安全警示线。可是在一些地方,机动车和行人互相“较劲”,导致斑马线上险象环生。 【详细】

广州上月查处“不礼让斑马线”1.2万宗 | 北京市出租车行业发起礼让斑马线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