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重庆人摆一摆这五年的龙门阵——

重庆:好日子,城里乡里一起过

本报记者  王斌来  蒋云龙

2017年09月04日09:4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重庆巫山县骡坪镇金水村农家3D墙绘引人驻足。
  人民视觉

长江支流短途航班抵达客运码头,重庆海事工作人员护送学生进城读书。
  人民视觉

重庆九龙坡区驿都花海景色迷人。
  资料图片

重庆云阳县群益广场举办专场招聘会。
  人民视觉

重庆南岸区迎龙镇北斗村农民管乐队进行排练。
  人民视觉

浸新公路入选重庆最美乡村公路。
  李荣伟摄

重庆市区鸟瞰图。
  资料图片

“七八千人的小企业,怎么竞争得过我们?”

“一年纯利润差不多1000万元,我觉得自己还是困难。”

“包了8000亩地种柑橘,每年在农药上只花了1300多块钱。”

这些话乍一听,是不是有点不大靠谱?但要跟说话的人细聊,你会发现,确实有他们的道理。

道理何在?先别急,不妨坐下来,听重庆人摆一摆这5年的龙门阵。

高点起步

荒滩变身工业园

“七八千人的小企业,怎么竞争得过我们?”说这话的叫李万隆,是重庆固高科技长江研究院有限公司的总工程师。

“咱中国企业和以前不一样了。比如我们集团公司下面有多个具备不同技术优势的子公司,有过万人提供技术支撑。”李万隆摆开双手说:“我们研制的机器人,点对点重复定位误差不超过0.05毫米,而价格只是国外同类产品的一半。所以,我有底气说这样的话。”

凭借科技创新迅速发展的重庆固高并不在重庆主城,而是位于永川区,离主城有两个小时车程。这又是为啥?

“主城好,区县也有区县的好。”张福生是重庆凯成科技有限公司销售总监,这家公司位于璧山区,也不在主城。张福生说,“璧山多宜居啊。树多道宽,上班居住都像在公园,房价也才四五千。好多同事都在这里买房了”。

和许多外地人的第一印象不同,重庆并不只是一座城市,主城9区之外,还有29个区县。既有小城市,又有大农村。要促进城乡区域协调发展,这些薄弱领域更需要增强发展后劲。

为此,重庆首先解决“人”的问题,完善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制度。一方面,消除落户障碍,以差别化落户条件吸引人口到大城市工作;另一方面,保障老百姓权益,在自愿退出农村土地前,继续享受农民身份相关待遇,就业、养老、医疗、住房、教育等基本公共服务一步到位。

随之,在永川、璧山、江津等区县昔日的荒地上,一个个高规格工业园区从无到有发展起来。昔日的农业地区一跃成为重庆工业的主场、发展的引擎。汽车、机器人、智能制造成为重庆区县的特产。今年上半年,重庆第二产业增加值超过4145亿元,增长10.7%。地区生产总值超过914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0.5%。

调整结构

地里长出摇钱树

“一年纯利润差不多1000万元,我觉得自己还是困难。”说这话的是曹继岗,他在重庆永川区包了210亩地种秀珍菇。他所说的“困难”,不是生活困难也不是发展困难,只是跟别人比了比,觉得自己还得加把劲儿。

以前种水稻种玉米,又辛苦又不挣钱,许多人对农业失去了信心。永川区抓住食用菌这一市场,先后引进和成立了11家食用菌企业和农民合作社,解决了1161人的就业,产值达5亿元。

张优华在永川区南大街街道八角寺村办了个农业园区,“以前八角寺村在周边是倒数第一,现在顺数前二没的跑”。他建设的十里荷香现代农业园现在有1500亩莲藕种植基地和9个主题种植园,去年收入2000多万元,其中农产品就卖了800万元。

“这比以前全村的粮食收入高了好几倍呢!”张优华说,“农村可不该穷。我们正在引入设计团队,给农户设计修建巴渝风格民宿。到时候,这里就真正成了村民留得住、城市人也留得下的美丽田园”。

目前,重庆完成了农村集体资产的量化确权,公共财政支持农村发展的机制进一步健全。涉农资金不再“撒胡椒面”,而是整合起来统一使用。土地流转制度体系完善,越来越多的城市资本投入三农发展。

土里刨出了金,老板们笑咧了嘴。但是在土地租金和务工收入以外,发展的利好农民能否共享?

“国家给农业企业的各类补助资金,不该直接变成老板的钱,农民和村社也该共享红利。”永川区农委副主任张超介绍说,为此,永川区2014年开始探索农业项目财政补助资金股权化改革。永川的做法是,企业获得100万元以上的产业化项目补助资金,50%为所在流转土地的农民和村集体共同持股,每年按持股金额的5%分红。

目前,重庆35个主要涉农区县都已推进这项改革,量化股份超过5亿元,20万户农户从中获益。

统筹协调

保障网络广覆盖

“目前流转了8000亩地种柑橘,一年农药只花了1300多块钱。”在重庆长寿区的柑橘林旁边,袁东升指着道旁的树苗介绍,“我可没吹牛,现在都用生物防治”。

他的同行韩平更进一步,不仅不咋打农药,化肥都不怎么用。道理其实不难懂。“就是循环农业,去年我养了1万头猪,产生的农家肥用来种树,用了农家肥的树苗体质好,更不需要打农药了。”韩平说,“省下了农药化肥钱,有机水果一吨还能多卖1000多块钱呢”。

“我们的种养循环面积已经有1.5万亩了。”长寿区城乡发展管理服务统筹中心副主任刘海平说,按照生态循环、低碳经济的理念,长寿区建成种养循环产学研协同创新服务中心,聘请专家教授指导开展沼液、土壤和果实检测工作,为种植养殖产业提供技术培训和支持。

绿色发展,不只在长寿区的乡间。在长寿区长寿湖镇,嫁到城里的女儿刚回家,就被袁淑腊拉着出门去遛弯了。

“你看,这里的花园美不美?还记得不,这里是我们家的田。”在一望无际的湖水边,走过路边公园里的花海,袁淑腊拉着女儿的手絮叨着,“在城里都看不到这么美的水,这么好的花”。

以前,袁淑腊做梦都想进城,离开偏僻小镇,现在说起家乡喜笑颜开,“我们镇子确实好得很啊”。

这5年,重庆城乡一体化发展大格局框架形成,人人享有社会保障目标基本实现。城乡居民收入比缩小到2.6∶1以下,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2.6%。

在外打工多年以后,荣昌区万灵镇大荣寨社区的曹让君回到家乡开客车。“只要努力,都找得到活路、挣得到钱。我家娃儿上学有免费午餐,老人拿起社保安心养老。”曹让君想了半天,最后用一句话总结城乡一体化发展,“硬是要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9月04日 10 版)

(责编:陈羽、张雨)

推荐阅读

打开后厨 让食品安全看得见 一度被视为餐饮界标杆的海底捞,近日因食品安全卫生问题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目前,北京市食药监局已经要求海底捞总部落实食品安全主体责任,全面进行限期整改,在一个月内对北京各门店实现后厨公开、信息化、可视化。 【详细】

海底捞被令一个月内公开后厨| 北京市开展全市餐饮自查互查

建"黑名单"、暂停投放 多地出狠招规范共享单车 近日,交通部、中宣部等10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推进租赁自行车停车点位设置和建设,同时引导有序投放车辆。各省市也因地制宜陆续出台有关共享单车管理的实施细则。 【详细】

绿色出行 中国共享单车走世界| “共享”进校园 刮的什么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