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面对面 民意零距离

——浙江宁波开展“村民说事”活动纪事

黄  合

2017年09月27日04:0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浙江宁波象山县上余村村民和村干部一起“说事”。
  资料图片

  在浙江宁波,“有事,阿拉好好说”已经成了当地群众的口头禅。拉几条小板凳,围坐在田间地头,从说事、议事,到办事、评事,管理部门全程倾听村民呼声,全面回应村民期盼,全方位接受村民监督。

  8年时间,这项带着泥土芬芳的“村民说事”制度,为建设善治和美乡村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说”出来的和谐稳定

  2009年年初,藏在深山里恬静悠然的象山县杰下村,却因为一笔白溪水库引水工程补偿款,炸开了锅。

  “这个项目的资金分配不均!”“村干部肯定是私吞了补偿款!”“里头肯定有猫腻,被动了手脚!”……在田间地头,在广场小店,谣言越传越盛。

  作为村子的“领头雁”,村党支部书记郑祖法眉头紧锁。村内信息不透明,一种对立的情绪在干群之间发酵——村干部的话,村民不愿听、不肯信,自己挨家挨户去沟通,迎来的却是一次次“闭门羹”。

  村级组织是服务群众的第一道关,这一关走不好,后续的治理完全无从谈起。心急的郑祖法赶紧在村里举行现场说事会,将补偿款的每一笔去向用途摆在桌面上,当着村民的面一条一条说清楚。很快,谣言止于公开,小山村又恢复了平静。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群众民主法治意识的增强,有些农村治理的‘老法子’‘老套路’已经不管用了。”杰下村所属的象山县西周镇党委负责人说。

  就在第二年,象山县全面推广“村民说事”制度。每个村成立了由村支书和两名支委组成的说事组,每月设立1—2个固定说事日,围绕村庄建设、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党群关系和党风廉政建设,在田头地角、村庄庭院、街道商店及纠纷现场等一线说事议事。

  “其实,大家最担心的是村里把集体的钱昧下了。与其事后‘打补丁’,不如将功夫下在事前。面对面,摊开来,当场说明说通也就好了。”郑祖法说,8年下来,村民说事会从一开始的闹哄哄,变成了平心静气地说事说理。

  有事没事,大事小事,都能亮出来,说一说。这项看上去质朴、实则凝结群众智慧的法子,迅速在实践中受到了广泛欢迎。截至目前,象山县召开类似的说事会8700余次,累计收到各类议题1.2万多项,解决率达到93.7%。

  “过去,因集体资产分配、宅基地审批、村务公开、换届选举、村官腐败等问题,村子里发生了不少矛盾纠纷,影响了基层干群和谐。现在,公开、透明、依法、民主,我们县实现农村信访数同比下降31%。”象山县委组织部负责人说。

  “聚”起来的发展共识

  作为一项“民心工程”,“村民说事”的定位,从一开始,就不仅仅停留在“说”的环节。

  2010年以来,象山在“说事”的基础上,逐步延伸出“村务会商”“民事村办”“村事民评”等环节,贯穿基层民主、管理、服务、监督的全过程。在乡村治理的过程中,党员干部带着群众一起干,以“说”的公开、“商”的规范、“办”的主动、“评”的倒逼,推动农村基层民主真正落实到基层,兑现给百姓。

  “最近村里吃的高山水有股怪味,要不还是直接将村里的水接入镇级自来水管网。”

  “如果通了自来水,以后大家连喝的水都要收费了!这笔钱,我可不愿意掏!”

  在夏叶村的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村民分为两派各持观点,意见无法得到统一。原来,20多年前村民自己掘的山塘水库,因后续配套管理跟不上,一到高温天气,细菌超标不说,有的时候碰到旱季,全村人的饮水安全就成了问题。

  怎么办?参加“村民说事”的村民代表被邀请参观镇自来水厂,在观看了规范化、自动化、标准化的自来水生产流程,看到了看似天然无污染的高山水中其实很多指标不合格的对比后,他们自发地在“说事会”上现身说法。

  半年后,夏叶村的村民喝上了干净、安全的饮用水。村干部们连连感慨,如果不是用了新办法,这项惠民工程还真不一定能这么顺利地落地。

  “随着近年来新农村建设的推进,农村也迎来了一大批的项目,如果不能凝聚共识、不能规范运作,项目就难以发挥积极作用。”该县纪委相关负责人说。

  现在,借助“村民说事”的平台,百姓“面对面”、民意“零距离”,使村民敞开心扉、打开心门,也让干部竖起耳朵听取村民的好声音、征求村民的金点子,最大程度凝聚共识,最大范围集聚智慧,干群一起求出了发展的“最大公约数”,画出了“最大同心圆”。

  久而久之,“村民说事”还成了基层监督的一道“闸门”。大到村里的工程项目,小到办公用品的支出,村里每一笔资金使用情况,由村四套班子进行联合审签;遇上重大决策类事项,经村四套班子讨论后,再按“五议两公开”程序会商决定。

  “这有点像是我们常说的‘晒霉’——把被子衣服什么的拿到太阳底下晒,这个时候,阳光就把霉菌晒掉了!”李家弄村村监会主任孙世荣表示,定期开展的村事评议,倒逼村干部认真履职,让权力不再“任性”。

  有了共识,党组织凝聚力强了,村庄和谐了,全村上下拧成一股绳往前冲。近年来,随着全域旅游的推进,不少躲在穷乡僻壤的小乡村完成了“华丽转身”。同时,象山群众对基层组织满意率高达93.9%。

  “立”起来的长效机制

  如今,不仅仅是象山,整个宁波都在推出类似“村民说事”的乡村治理制度。从“说事”到“办事”,从“盆景”到“风景”,来自基层鲜活的经验逐步通过建章立制,转化为“接地气”“惠民生”的长效机制。

  在余姚,“小事不出组,大事不出村”,在挨家挨户的围墙上,红色的标语下面是每个党员的签字承诺。有了“小板凳工作法”,村里的矛盾纠纷大大减少。“同坐一条板凳,阿拉感觉和干部心贴得更近了,也会把他们当自家人,说说心里话。干部工作有难处,阿拉也应当理解、支持。”村民鲁小庆说。

  在宁海,乡、镇、街道各村和社区都建起了“聊天长廊”,茶余饭后村民们集聚在村口、桥头、祠堂门口聊天,有些村还与时俱进建立了“村民QQ聊天长廊”。小小的长廊,成了当地干部群众了解国家大政方针、解决百姓鸡毛蒜皮小事的重要场所。

  在慈溪,党员干部利用晚上时间与群众零距离接触、面对面交谈,化群众“小圆桌”为干部“办公桌”,化被动应付为主动服务,化单向传递为双向互动,化个体智慧为集思广益。“圆桌夜谈”,改进的是联系服务群众方式的长效机制。

  以党建为引领,各地面向基层,因地制宜地探索出属于自己的“村民说事”。不仅如此,在“最多跑一次”改革的号召下,小到办理证件,大到办厂融资,都由村里的党员干部组成的“民事代办员”包办,让村民“不出村”就可以享受到“证照村里办、补贴村里领、信息村里询、矛盾村里调”的一站式便捷服务。

  目前,宁波已成立由市委副书记担任组长的“村民说事”领导小组,负责组织保障、统筹推动和督促检查,纪检、组织、宣传、政法等相关部门制定相关配套支持政策,加强具体指导,充分释放“村民说事”的制度活力。

  浙江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唐一军表示,“村民说事”看似一项简单的说事制度,却包含了村民自治、引导创业、乡风养成、矛盾调节、村务监督、基层廉洁等各个层面,涉及基层组织、民主法治、农村文化等各个领域,是打造美丽乡村升级版的有效切入点和重要着力点。完善“村民说事”制度,就是要形成同频共振、互促共进的说事生态、干事生态、成事生态。


  《 人民日报 》( 2017年09月27日 19 版)
(责编:冯人綦、曹昆)

推荐阅读

毁掉下一代的不是外卖而是片面的环保观 最近,一篇堪称犀利、热辣的网文火了。这篇题为《外卖,正在毁灭我们的下一代》的文章,认为外卖业是塑料垃圾污染的罪魁祸首,还在文末提出了包括抵制外卖在内的多项倡议。 【详细】

外卖“小哥” 请你稳当上路| “外卖小哥”交通事故多发 交管部门妙招频出

2016年我国新登记注册大学生创业者61.5万人 9月15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在首届全国创业就业服务展示交流活动启动仪式上介绍,伴随双创活动的深入开展,我国大学生创业热情高涨,2016年,新登记注册大学生创业者已达61.5万人。 【详细】

大学毕业生创业调查:近四成创业者为农村家庭背景| 全国顶级创新创业大赛首次走进“人才高地”南京江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