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纠正的违规

2017年11月29日11:56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无法纠正的违规

今年秋季学期,在重庆市教委明确规定不得更改2017年相应科目教材的情况下,重庆市璧山区中小学却更换了小学一年级数学、二年级数学和初中一年级英语教科书,璧山区教委被出版社质疑违规偷换教材。

对此,重庆市教委相关负责人向记者确认,市教委明确规定2017年不得换教材,但如何处理此事,并没有结论性意见。

更换教材未经市教委批准

9月7日,《中国青年报》刊发《重庆市璧山区被指违规更换教材重复购书》,指出璧山区小学一二年级此前一直使用的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数学教材(以下简称“西师版”),在8月30日开学时被换成了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一、二年级数学(上册)(以下简称“人教版”)。初中一年级的英语教材由原本一直使用的北京仁爱教育研究所编写、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的英语教材(以下简称“仁爱版”)换成了人教版。

9月19日,记者前往璧山中学和北街小学分别探访,发现教材确被更换。

璧山区教委教育科科长李天宁向记者确认,今年秋季学期更换了辖区内所有小学一二年级数学教材和初中的七年级英语教材。

事实上,早在今年5月2日,重庆市教委就下发了《关于做好2017年普通中小学教学用书选用工作的通知》,明确规定:“各区县(自治县)义务教育国家课程相关学科(除《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和小学《科学》之外)仍使用2016年教材版本,不得更换其他版本。”原教材出版方认为,璧山区教委偷换辖区内教材严重违反教育部教基二[2014]8号《中小学教科书选用管理暂行办法》文件规定及重庆市教委《关于做好2017年普通中小学教学用书选用工作的通知》的规定。

李天宁称,璧山教委严格按照教材选用程序,把书面请示送到市教委报备,也跟市教委领导作了当面汇报。“至于市教委为什么没有批复,这个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我们按照程序报备了。”“要是拒绝我们也应该有书面的回复拒绝我,也没有拒绝我。”

“我们都是从你们报道后才知道他们自己换了教材。你们不报我们根本不知道。”重庆市教委基础教育科副处长江鹏告诉记者,市教委并没有批准此前璧山区教委发来的请示更换教材的函,市教委明确规定2017年不更改教材。

“是否选用及更换教材的权限是由市教委来宏观管理的,不能让各区各自为政,所以才会发这样不得更换的文件。”他说,“程序上严格说,应该是重庆市教委批准后他们区里才有资格重新选用、更换教材。”

根据教育部教基二[2014]8号文件《中小学教科书选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选用办法》),省级教育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内中小学教科书选用的统筹管理,领导和监督教科书选用工作。

对于为何违反重庆市教委规定这一点,面对记者的反复追问,李天宁始终都没有作出正面回答,只反复表示,璧山教委是按照教育部文件精神严格按照程序来更换教材的。

他说:“只要是省级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之前选定批准的教材,我们就可以在这个版本范围中进行选择。教育部明文提出可以更换,我们就是按照教育部文件来贯彻落实的。”

李天宁所说的教育部规定,是指今年4月底教育部办公厅发布的关于2017年中小学教学用书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第7条规定,“中小学教材使用应保持相对稳定,各地要按照本通知要求,做好2017年中小学教学用书的有关工作。如需更换教材版本,应严格按照中小学教材选用有关规定进行,并为教材印制、发行等留足时间,确保课前到书。”

“教育部的文件没有说不准换,我们是严格按照选用程序更换的教材。”李天宁说。

对此,重庆市教委有不同意见,江鹏表示,教育部的规定是保持稳定,而市教委觉得教材如果完全由区县自己去更换会影响稳定,所以才做了统筹管理,说今年不得更换。“就算要换,也要从起始年级更换。”

看不见的公示,更换教材被指未按程序规定

《选用办法》规定,小学、初中、高中每一学科教科书版本一经选定使用,在学段周期内,不得中途更换。如需更换教科书版本,应当从起始年级开始。

璧山区教委更换的教材不只是起始年级,还包括小学二年级的数学。李天宁称,我们的理解是小学一二年级都属于低段,我们请教研员对低段学生的学习情况等做了调研,实地论证,认为低段孩子数学教材更换对孩子的学习影响不是很大,也是为了适应课程改革,和适应与重庆名校合作办学的需求。

事实上,原教材出版社还对璧山区教委是否严格按照选用程序进行选用提出了诸多质疑。

《选用办法》规定,选用教科书时,要由学科组研读、比较《全国中小学教学目录》中本学科所有版本教科书,提出初选意见。

在教育部办公厅印发的《2009年基础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学用书目录》中,仅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的数学教材用书共有6个版本。除人教版教材,和被换掉的西师版教材外,还有北师大出版社、江苏教育出版社和河北教育出版社、青岛出版社等出版的数学教材。

李天宁明确告诉记者,对选用教材一事做了公告,也向各家出版社征集了样书,“都通知了出版社,包括仁爱英语,提前就告知了。”

但西师大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吴欢却告诉记者,此前并未收到过璧山教委选教材和征集样书的通知,“如果他们遵守程序选用教材,那肯定是要通知我们出版社的,因为专家进行盲审,不是直接看各个版本的教材,而是要看由出版社专门提供的白皮教材,这样专家只看内容不知道是哪家出版社的,才叫盲审。但我们根本就没收到过通知。”

江苏教育出版社和北师大出版社相关负责人也均明确表示,他们并没有收到过璧山教委选用教材和征集白皮样书的通知。

根据规定,教材选用结果还要在本级教育部门网站上公示,公示期不少于7日。李天宁向记者表示,璧山教委严格按照选用程序,成立了学科组、选用委员会,所有程序都逐项进行了。“5月11日,我们对所有参选的教材版本做了公示,12日专家组对教材做了盲审。13日到19日对选定的教材版本结果公示了7天。”

西南师大出版社提供的5月份对璧山教委官网通知公告栏的截图显示,网站未出现一条与教材选用和更换相关的公告和公示。

提及公示等相关证据,李天宁拒绝提供,称“我们欢迎市教委、市纪委、教育部来检查、督察我们选用的程序,到时候我们会提供证据。”

是谁主导更换教材

至于为何更换教材,李天宁解释称,是教材和学生实际情况不符合,学段之间知识衔接不上,给教学带来不便。“璧山区之前小学数学用的是西师版教材,但初中、高中数学用的都是人教版教材;小学英语、高中英语使用的人教版教材,而初中英语使用的北京仁爱版教材。而仁爱版是零起点英语。不同学段教材版本不一致,不利于学生学习。璧山区正在课程改革,与重庆名校有合作,带动学校发展,但学校之间的教材版本之前不一样,不利于教研和互动。近年来,我们多次收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关于对教材不满的反映意见,2017年政协的《社情民意》第九期就有一个修改教材的强烈建议。”

原教材出版社则表示,并非不允许更换,但“教委一方面没跟我们反馈过这类不满的意见,另一方面更换也应该按程序。”

对于未经重庆市教委批准就私自偷换教材的行为,重庆市教委至今未作出处理。江鹏表示:“我们是市教委,可以对区县教委发文,但这是区县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或基层老师反映到区党委政府的层面要求换教材。我们如何处理这件事,还没有结论。”

“程序是否合规,我们教委也在了解基本情况,让他们写报告。但至于怎么去核实程序,这是我们系统内部的工作,必要时我们会去了解下情况。”江鹏说。

按规定,义务教育阶段的免费教科书资金由中央和地方政府财政承担,免费发放给学生。2017年3月,重庆市政府采购网发布了2017年义务教育免费教科书和教辅材料单一来源采购结果公告,全市义务阶段学校(含民办学校)所有学生的免费教科书由重庆新华传媒有限公司供应。

璧山区教委未经重庆市教委批准就更换了教材,导致两个版本的教材发放到重庆市璧山新华书店。学生们领到的则只有人教版的教材和教辅,由政府财政埋单的西师版数学教材和仁爱版英语教材并未发放到学生手中。

“我们是按照市教委的精神来办,采购的仁爱版和西师版的教材。这批书,开学了肯定已经发到区新华书店了。璧山区更换的人教版教材不是我们公司订购的,他们应该有自己的渠道。”重庆新华传媒有限公司采购分公司综合科科长吴晓波此前告诉记者。

李天宁说:“我们把换教材的请示报市教委后,教材选用征订时我们上报(市教委)的教材版本就是我们(新)选定的版本,但最终发到(璧山新华书店)的还是原来的老版本。我们就跟新华书店说我们已经更换教材,必须按更换的新教材给我们送到位。”

根据北京市仁爱教育研究所出版部负责人估算,璧山区此次更换教材需要花费28.84万元。他们质疑,一方面是中央财政购买的教科书被人为闲置,一方面另外花钱买教科书,璧山区教委重复购买教学用书,浪费了国家资源。

据李天宁解释,此次更换教材的费用来自各个学校的公用经费。事实上,这些公用经费也同样来自政府财政。

对“浪费国家资源”的质疑,李天宁称,原版教材目前全部存放在新华传媒集团璧山新华书店,璧山区教委已与璧山新华书店衔接,并达成共识,所有原版本教材予以退回,用于全市教材调配。至于退回哪里,李天宁却不愿作出答复。

他说:“我们也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这么做的。”(何林璘)

(责编:赵灵玉(实习生)、张雨)

推荐阅读

以绿色方案化解白色污染  各种外卖带来的垃圾泛滥,久遭诟病。据报道,国家发改委正会同有关部门,研究在电商、快递、外卖等领域推行绿色物流、绿色包装的实施方案。这一“绿色方案”,有望减少外卖包装带来的“白色污染”。【详细】

陕西黄龙:“垃圾银行”让垃圾成“抢手货”| 专吃“垃圾”的环保砖

“小白龙”驾临 西成高铁欲带山区起飞 高铁来了,这几乎是长期深居秦巴山区的居民们今年最为期望的大事之一。再过不久,西安至成都高铁就要从他们的家门口开过。从千百年来“困于蜀道”,到一步迈入“高铁时代”,秦巴居民正在筹谋“高铁时代”新生活。【详细】

为一只“鸟”特制30多公里防护网| 巴陕高速二期首段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