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乡村放映员的电影人生

2018年04月03日05:2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夜色在薄雾中缓缓降临,尽管还有些寒意,但吃完晚饭的村民们还是三三两两拿着板凳,陆续走来围坐在火盆旁,一边等待,一边聊天。见来的人差不多了,肖锦生打开放映机,清晰的图像出现在了银幕上,电影《铁道飞虎》立即把村民的目光吸引了过去,沉寂的山村一时喧闹起来。

  1976年,17岁的肖锦生来到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天柱县电影管理站实习工作。他说:“那个年代最受欢迎的电影是《刘三姐》《少林寺》,还有《重庆谈判》《焦裕禄》等题材的电影,几乎场场爆满。”在肖锦生家里,珍藏着一台老式16毫米长江牌电影胶片放映机,有人曾经出价2万元想买走,被他婉言谢绝。

  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闭路电视逐渐走进千家万户,城镇电影市场慢慢萎缩。到了2006年,他每个月的工资只有90元,不久县电影公司被撤销,县广播电影电视局开始对他们的放映工作进行指导。图为他在外出放电影前,到县文广局拷片,领取放映器材。

  在南康侗寨的一户村民家门口,有一块大约半个篮球场大的晒谷场空地,肖锦生取出长绳往门楣上挂去,然后拉直、打结、绑紧,不到十分钟,一张大银幕挂了起来。在确定电影机位后,他娴熟地架起放映机,接电源、调试音响,认真地操作着每一个环节。

  肖锦生说,每到一个村他都会提前至少一小时先热场。为了宣传党的政策、种养技术和勤劳致富,他每年都要把有关的宣传片、科教片和公益片送到各村各寨,哪怕只有10人、20人来,也要播放。

  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借着这个空隙,肖锦生来到附近一户村民家中与村民唠家常。这位侗族大姐十分喜欢看电影,每次看见肖锦生来到村里就高兴地不得了。在多年的工作中,他常常会去征求村民的意见,了解村民的想法,再选放适合的电影。

  今年59岁的贵州侗族汉子肖锦生,从17岁便来到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天柱县电影管理站实习工作,后来取得放映员证。42年来,他累计放映25000余场,走遍了周边136个村寨,行程近38万公里。至今,他还在放电影。

  从黑白片到彩色片,从胶片放映机到数码放映机,从录像带到光碟再到数码电影,他经历了农村电影事业的变革,也见证了农村从落后到富裕的巨大变化。

  宁 坚摄(中新社发) 拍摄于2018年1月18日至19日

(责编:冯粒、袁勃)

推荐阅读

免费师范生改称公费师范生 履约任教服务期调整为六年   日前,教育部等五部门印发的《教师教育振兴行动计划(2018—2022年)》(以下简称《计划》)提出,改进完善教育部直属师范大学师范生免费教育政策,将“免费师范生”改称为“公费师范生”,履约任教服务期调整为6年,推进地方积极开展师范生公费教育工作。 【详细】

发展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 人工智能走进中小学课堂—— 为科学素质教育添“新绿”

中国扶贫基金会获捐28亿次 419万名贫困人口和灾区民众受益   2017年,共有28亿次公众和2264家机构向中国扶贫基金会捐赠爱心款物,超过419万名贫困人口和灾区民众受益。未来3年,中国扶贫基金会将聚焦深度贫困,加大产业扶贫实施力度,搭建社会力量参与脱贫攻坚平台。同时,积极响应“一带一路”以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将中国扶贫经验传递出去。 【详细】

脱贫攻坚要下足“绣花”功夫| 扶贫要杜绝四种不良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