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桃缘 念桃经 建桃源

阳山回答 一只桃能做多大(人民眼·乡村振兴)

本报记者  申  琳

2018年04月13日04:4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桃花盛开时节,鱼眼镜头下的阳山镇俨然一个“粉色星球”。
  周海清摄

阳山桃农在为桃花进行人工授粉。
  俞显峰摄

“一棵桃树一亩稻”。种一棵桃树,收入抵得上种一亩水稻?

这话谁信?吴永法。

吴永法是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阳山镇桃源村村民,种了35年水蜜桃,账算得细着呢。收成再差,一棵树结下的果子也能卖上千把块钱,“收成和价格好的年头,一棵树三四千元都能挣下,‘一棵桃树四亩稻’。”

阳山境内的安阳山,为华东地区唯一的火岩层山,得天独厚的自然气候和火山地质条件,成就了阳山水蜜桃汁多味甜的美名,吴永法的底气由此而来。

阳山水蜜桃的种植,相传有700年历史,规模种植也有70年,但种植规模一直不大。上世纪80年代之前,就一个林业生产队种着1000多亩。

改革开放后,苏南乡镇企业蜂起,厂房林立。环视阳山周边,个个都是工业强镇,年工业收入均超过200亿元。

阳山则不然,一门心思走“桃路”,水蜜桃产业由小变大、由弱变强。现如今,全镇3万多亩农用地,除了70亩稻田,全都是桃林。春和景明时节,漫山遍野桃花盛开,44平方公里的阳山镇,成了一片“桃花源”。

可桃花再好看,盛开的光景也就那么十来天;阳山桃子卖得再贵,整个桃产业链年收入也就十几亿元。

其它乡镇工业经济风生水起,阳山就不眼红?一条“桃路”走了多年,阳山就真的那么从容淡定?

惠山区委常委、阳山镇党委书记吴立刚笑了笑:如果看桃只是桃,谁还能淡定。阳山这些年呀,好多功夫都在桃之外!

桃林·岔路口的选择

“你穿你的西装,我穿我的花裙”

2006年,吴立刚调任阳山镇党委书记。彼时,阳山镇正面临两条道路的选择:走工业兴镇之路,还是走农业富民之路?

先看工业:阳山虽地处民营经济发达的惠山区,但位置相对偏远,加上又是环太湖一类保护区,“企业差不多都是别人挑剩下的”,味精厂、陶瓷厂、水泥厂等小企业散落各处。

再看农业:全镇水蜜桃虽然已发展到1万亩,但两大问题突出:一是散,“一家三四亩,散落五六处”;二是乱,桃园与工厂犬牙交错,种植环境不容乐观。

工业薄弱,农业不强,阳山只能做单选题,“要么工,要么农”。

琢磨半天,镇党委渐有共识:在工业发达的长三角,谁有好生态,谁就会有生产力、竞争力,“等工业化发展到一定阶段,阳山的好山好水就会成为宝贝”。

阳山镇最终选择了不同于周边其他镇街的发展路径——一条“桃路”走到底,“你穿你的西装,我穿我的花裙”。

“花裙”确实特色鲜明,要穿出美来却没那么容易。

阳山农民有单干的传统,“父子俩都干不到一块去”。1983年分田到户以后,各家的园子只有三四亩。吴永法算田地比较多的,五六亩桃子一年种下来,按现在的价值换算,收入能有10多万元。“那时候觉得可以了,日子奔着小康走了。”老吴说。

随着年轻人纷纷进城,老年人渐失劳动能力,一些农民就把桃园出租出去,一些外地人也开始三亩五亩地在阳山承租土地种桃,桃园里到处搭起了花花绿绿的临时棚屋,不少人吃住都在桃园。生产主体多而散,桃子品质难免良莠不齐,随行就市,“种桃的不如贩桃的,贩桃的不如假冒的”。

阳山水蜜桃要走向未来,必须走集约化发展道路。2008年,正逢桃树要进行新一轮更新。这年年底,阳山镇以自然村为单位,开始推动土地流转,搞农场化改造、规模化经营。

由此,阳山镇的农民有了新选择——可分、可合。选择“合”,就把土地流转给村里,要种桃就从村里承租搞规模种植,不种桃的就拿土地租金;而选择“分”,就由村里统一调整,划出个人满意的承包地。

10年前的这场土地承包经营权改革,让阳山镇流转出了65%左右的土地搞规模经营。

吴立刚介绍,规模经营主体分三个群体——农民家庭、村级集体合作社、社会资本,“考虑到农民家庭的种植能力,我们定了一个20亩的基准数,既能满足农民的种植需求,又不至于让他们感到太吃力。”

吴永法按照镇里的指导标准,承租了20亩桃园。问老吴搞规模经营的感觉如何,他呵呵直笑:“当然是规模经营好!”

目前在阳山,土地交由村级集体合作社经营的,农民以土地承包经营权作价入股,每亩的年收益在1500元以上。 

生产的问题,靠规模经营抓起来了,销售的问题怎么办?阳山镇集中抓“双品牌”建设——阳山水蜜桃注册有农产品地理标志,又是中国驰名商标,每个经营户都可以打“阳山”牌,但包装上同时还要打上各家自己的商标,“你要保证质量,不能砸了‘阳山水蜜桃’的招牌。”吴立刚说。

当地特殊的土质,造就了阳山水蜜桃独特的口味;规模经营,又使阳山水蜜桃的整体品质得到保证。既有“物以稀为贵”的底气,又有品质作保证,阳山水蜜桃这些年来价格屡创新高。“过去卖桃子,是一担担、一筐筐卖,后来是一箱箱卖,现在可以一个个卖了。”吴永法的话里,透出一丝得意和自豪。

桃农·悄然发生的嬗变

被激荡的农民意识,不一样的人生

30多年来,阳山一条“桃路”走到底,而桃农,也在发生变化。

1997年,阳山建起了水蜜桃批发市场,同时举办首届桃花节。一听办桃花节,桃农就嚷嚷开了:“桃花刚开,离卖桃子还早着呢,搞这花里胡哨的活动有什么用?”

没想到人气挺高,远近的亲戚朋友都来看热闹。一个桃花节,把一年的桃子预订出去大半,桃农都乐开了花。

批发市场也有故事。市场开张后,桃农倒是喜气洋洋,可电视台记者来采访,却又一个个地往后躲,离镜头远远的。阳山镇党委宣传委员苏亚红只好动员熟人来接受采访,“记者一走,周围的桃农都埋怨他报价高,‘你这个人就知道吹,咱们桃子哪能卖到你说的那个价’。没想到电视一播出,这个桃农出了名,家里桃子卖得特别好。以后再有记者来,桃农争着往镜头前面挤。”

吴立刚来阳山工作那年,桃花节已经连续办到第十届。到现场一看,街道两旁为办桃花节摆放的盆花,被群众纷纷搬回了自己家。

不少干部叫起来:“谁把花抱走了,让他抓紧送回来!”

“不用送回来!花可以抱回家,不过不能卖,要摆在家门口让大家看。”吴立刚笑眯眯地说,阳山农民家家房前屋后种树养花,说明他们爱“美”,这就是干事业的基础。“搬花,说明咱阳山的农民也爱美,这样的农民,可塑!”

可塑,关键是怎么塑。

刚开始搞规模经营时,吴永法纠结了好多天:“年过半百的人了,老两口种五六亩地还可以,再多,能干得下来?”后来,看到那么多的家庭农场干得风生水起,赚得盆满钵满,老吴再也坐不住了,“干,有什么可怕的!”

“农民,关键在于有成功的榜样示范,他眼里看到了、心里踏实了,不用你做多少动员,自己就掂量得很清楚。”在阳山工作这么多年,吴立刚摸透了农民的想法。

有榜样示范,还要有引导、激励。为了推动农民办农家乐,阳山组织他们到杭州梅家坞去观摩取经。梅家坞以茶为特色,家家办民宿、处处可休闲,引来游人如织,阳山农民有人当时就摩拳擦掌想大干一场。

“当时激动,回来不动!”吴立刚说,回来之后,大家就前怕狼后怕虎了,“有人还放出话,要办农家乐也可以,政府能不能经常安排人来食宿?”

“不是说住进小楼开上汽车就现代化了,农民当时怕风险、求稳的心理普遍存在。”对症下药,阳山镇出台政策,办得好的农家乐最多能得到10万元奖励,农民的积极性一下子就起来了。

土生土长的阳山人,思想因“桃路”而嬗变。但对于阳山而言,这条“桃路”能不能继续走下去,还要看有没有人来接班。

30多岁的吴晓波,10年前辞去无锡市区一家公司的工作,回到阳山镇河柳村的婆家照顾家庭,“这一回来,就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在家待了一段时间,吴晓波决定种桃。

首先跳出来反对的是自己妈:“好不容易上了大学跳出农门,怎么能回来再当农民,要是缺钱花,妈给你!”

吴晓波的倔脾气也来了:“谁说大学生就不能种地,我就种一个给你们看看。”

说干就干,吴晓波承包35亩桃园,办起了“果多多”家庭农场,从此开始了“带月荷锄归”的农民生活。问起现在一年的收成,吴晓波扑闪着大眼睛笑了:“一亩地差不多38棵树,一棵树按收入1000元算,35亩的收入你算算看。”

“如果没回到农村,我现在可能是公司的中层。但自己静下心比较过,在农村,我过得更快乐、更幸福。”吴晓波说。去年春天,上小学三年级的儿子在桃树下做作业,那时候桃花正艳,她拍了张照片发到微信朋友圈里。“读书桃花下,朋友圈里一片羡慕声,很多朋友感慨说,这是如诗如画的生活呀!”

桃,改变了吴晓波的人生轨迹,但这改变来得偶然,又有多少年轻人能够主动进入农村呢?吴晓波也在思索:“年轻人要抛开农村‘落后’的成见,要深入农村,才能看到农村发展的机遇,才会发现农民的生活也精彩。”

桃乡·去与留都有念想

有人流着泪搬到镇上,有人回到15年没住的村庄

吴晓波婆家所在的河柳村,几年前整村搬迁到了镇上。

“大伙都开开心心地在搬迁协议上签了字,可等到工程队来拆房子的那天,许多老年人就守在房子前面哭个不停!”苏亚红感慨,那些房子大都是老辈人一砖一瓦建起来的,心中的不舍自然非年轻一代所能理解。

感情归感情,等住进镇上配套齐全的新房子,很多人也就适应了。吴永法说:“这里住着多好,环境又好,生活上比村里方便多了。”

无锡市在十几年前就推动土地集中利用,要求农村不再新建住宅,而是向镇区集中居住。阳山镇农村的房子,大多已经比较破旧。再加上年轻人纷纷离开农村,在城里、镇上买房,村庄的空心化越来越严重。

“我们提出来,农村要做减法,首先是把桃园间散布的138家污染企业清理出去,然后就是把那些小的、居住率低的村子搬迁走,把土地利用起来,让村庄疏朗起来。”吴立刚说,阳山要建设什么样的乡村,有一个口号,“山环水绕桃花源,一年四季皆风景”。

自此,阳山镇多了一张规划图,专门划出17.5平方公里的区域,着力打造阳山生态休闲旅游度假区。

按照规划,阳山镇保留特色村、重点村、一般村共140多个,还有130多个村庄要搬迁。在村庄的存废问题上,镇里把决定权交给农民,由全村居民投票决定去留,无论选择搬迁到镇区,还是选择留下来保持原样,都要100%的村民同意。

吴永法投了搬迁赞成票,“几十年的老房子,住着也不舒服,卖了又不值几个钱,遇到搬迁的机会肯定要支持!”

有人流着泪搬到镇上,也有人回到阔别多年的村庄。

72岁的周正贤,是阳山镇的老镇长。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到了这把年纪,居然又回到15年没住过的村上老宅,开始了新的乡居生活。

老周的村子叫前寺舍,一村皆周姓,先祖是宋代儒学大师周敦颐。阳山镇规划保留下来的140多个村庄,前寺舍是其中之一。老周回到村上,是响应政府号召办农家乐。

“老宅子破旧得不能住了,按政策不允许翻新,但是办农家乐是可以的。”老周介绍,也不是自家说办农家乐就可以翻新房子,得全村每一户都签字同意,而且只能原址重建,不得扩大面积。

老周家的房子重建起来,上下5间客房,都是带卫生间的三人间,可接待15位客人。由于前寺舍位于生态休闲旅游度假区的核心地带,老周家的家庭旅馆生意不错,双休日的房间往往提前一个月就被预定了。

同前寺舍一样,阳山镇对保留下来的村庄,尝试打造不同特色的田园乡村样本。

在前寺舍村对面,有一个属于桃源村的自然村,叫山南头,已经近乎荒芜。桃源村党总支书记张谷很纠结,拆又不是,留又不是,搁置了几年,眼看着已经搬空的几十栋房子一天天破败。

2017年,桃源村与上海一家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出让山南头老房子的使用权。这家公司先期出资1500万元,加固老民居,完善水、电、气等基础设施,将持续斥资打造特色民宿村落。20年合同到期后,使用权由村里无偿收回。“这种模式,算是用空间换发展吧。”张谷坦陈。

对于怎么打造特色,阳山镇出了11道题供各村认领,其中一题是作为无锡市农村住宅改建的试点,将全村所有住宅拆掉,按照统一规划原址重建,“用地不突破,一户不落一户不多”,条件是必须100%的村民投票同意。“这是块难啃的骨头,要征得全村人同意把现有住房拆掉,没几个村有这个底气。”吴立刚说,最后一个叫冯巷的村子把题目领走,还真把全村人的思想做通了。如今,青砖黛瓦、十里桃花,一个颇具江南风情的冯巷新村令人期待。

桃路·冀望“桃花源”

“桃+”之路越走越宽,更美的风景还在远方

“桃花马”,不是马,而是“桃花中的马拉松”的简称。

4月1日,阳山第二届半程马拉松开跑。赛道,就设在3万亩桃花丛中,吸引来国内外5000多名跑友。阳山桃花节在经历了20年政府主办后,去年首次由无锡一家企业承办,而企业将半程马拉松的内容植入桃花节。2017年首届“桃花马”开跑,桃花节人气爆棚。

从最早卖桃,到桃花节“卖花”,美丽的自然环境、乡村风情,吸引来长三角众多游客。有的外来客,甚至情愿留下来,再也不离开。

费频,一位典型的江南女子,温婉、娴静。夫妇两人,经营着一处特色民宿。

民宿在一座小山的半山腰,抬眼可见不远处苍翠的阳山,民宿内外,桃花盛开。

“3年前,第一眼看到这片园子就喜欢上了,有种一见钟情的感觉。”费频笑着讲述自己跟阳山的缘分。她并不是阳山本地人,在经营这处民宿之前,也从未涉足过旅馆服务业,只是众多喜欢自助游的背包客中普通一员。

“有山、有桃、有风景,还有清新空气。”费频总结道,这是自己决定在阳山办民宿的最重要因素,也是她办一家高品质民宿底气所在。费频给自己的民宿起名叫“小筑沐野”,半山几间小筑,让人沐浴在田野的清风阳光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春赏桃花,夏品蜜桃,秋冬季节可泡温泉、尝年味,一年四季不重样。看得见山,望得见水,阳山人如今卖的是乡愁,是“生活”。

“所以,不要小看山南头都是破败的普通民房,因为有桃在,它的发展前程远大。”张谷信心满满。

在吴立刚看来,“桃路”越走越宽,更美的风景还在远方。“5万阳山人,就业问题怎么解决?种桃、民宿的容纳量远远不能满足,所以我们要发展各种内涵的‘农业+’。”2017年,阳山农民人均纯收入4万元左右,在无锡市以农为主的街镇中,阳山农民人均收入数一数二。

吴立刚说,阳山正在探索发展的“农业+”,可以“+农家乐”“+民宿”,也可以“+制造”。如今,阳山一些经营户已经开始尝试做桃花酒、桃花糕,有的在做桃花面膜,有的则利用更新下来的桃树、桃根雕刻工艺品。

吴立刚心里有张阳山镇的蓝图,那就是建成享誉国内外的“蜜桃小镇”,小镇有蜜桃一样甜蜜、健康的生活。“坚持保护自然生态不动摇,坚持发展水蜜桃这个基础产业不动摇,拉长阳山水蜜桃的产业链,阳山最终会像欧美那些著名的风情小镇一样,成为一个阳山人、城里人都向往的宜居宜业的‘桃花源’!” 采访结束离开阳山,正值3万亩桃花盛开,漫山遍野、灿若云霞。脑海中突然跳出一句诗,“桃花依旧笑春风”。

那,就笑吧……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13日 19 版)

(责编:冯人綦、曹昆)

推荐阅读

消费提质扩容 支撑经济平稳运行   今年前2个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61082亿元,增长9.7%,比去年同期提高0.2个百分点。国家发改委国民经济综合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我国居民消费保持了平稳较快增长态势,为保持经济平稳运行发挥了“压舱石”的重要作用。 【详细】

清费降费 今年再减三千亿| 广东试点开展消费投诉公示

中医跟师学习可申请学位   “探索师承教育制度与学位和研究生教育制度衔接的政策机制,进一步完善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与中医专业学位衔接政策。”记者今日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获悉:《关于深化中医药师承教育的指导意见》正式发布,以解决中医药师承教育发展的重点难点问题为突破口,逐步建立健全中医药师承教育制度,推进中医药人才队伍建设。 【详细】

广东:网络医院进山区 慢病能在村里看| 世卫组织:中国方案为全民健康覆盖提供路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