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荣昌区委区政府搬迁后,旧址的14棵古黄桷树得到精心呵护

保护古树,不建商场建广场(让古树名木活起来⑥)

蒋云龙  王  嫚

2018年09月01日05:0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被封闭保护起来的黄桷树。
  朱芸锋摄

  在重庆市荣昌区老城区中心,有14棵古黄桷树。这些树枝繁叶茂,茎干粗壮,树形奇特,蜿蜒交错。“谁也不知这些黄桷树是何时种下的。我爷爷说,他小时候,这些树就已经这么大了。”市民张华清说,这14棵树,是老荣昌人都有的难忘记忆。

  “遇到老街坊,都会说你晓得那几棵黄桷树不,我住在树西边或者树东边,有多远多远。这样一说,关系自然就近了。”张华清说,黄桷树是荣昌人谈论家乡时的乡愁坐标。

  黄桷树是重庆市市树,别名黄葛树、大叶榕树、马尾榕、雀树,桑科榕属,属于半落叶高大乔木。黄桷树产于我国西南地区,常作为行道树。在炎热的夏季,茂密的树冠为居民遮挡骄阳,树下成为大片的乘凉遮阴地。黄桷树生命力很强,甚至能在岩壁上存活下来,是一个长寿的树种。

  3年前,荣昌区委区政府搬迁。留下的这块地和地上的14棵古树,该何去何从,成为荣昌人关注的焦点。

  有人提出:“打造一个现代化的商业综合体,荣昌人也该有一个超高的地标建筑了。”

  有人认为:“搞什么地标?黄桷树怎么办?最好是留下古树,给大家建个大广场。”

  两种意见,从政府到民间,从网络到街边,荣昌人争论不休,两边都有自己的道理,一时谁也难以说服谁。

  作为荣昌区规划局局长,杨大志算了一笔经济账。“这一带可以规划近10万平方米的商业区,扣除拆迁和安置成本,政府能从中收益4.5亿元。”杨大志说,有了这笔钱,政府能办很多实事,惠及很多居民。

  论证会开了10多次,形成方案不下20个。建地标商业综合体的方案,也曾多次纳入政府研究议题,但由于大家意见不统一,市民对“留下古树”的呼声高,方案一再被搁置。

  “不考虑收益,还绿于民建广场!”在调研并征求市民意见后,荣昌区委书记曹清尧提出,政府搬走以后,要把院墙打开,建成广场,把14棵黄桷树还给荣昌人。很快,区里审议通过黄桷树广场改造方案,并对古树进行重点保护。

  荣昌对这14棵黄桷树进行的调查显示,有7棵树树龄超过400年,5棵树树龄超过300年,2棵树树龄超过100年。“为保护黄桷树,我们通过对树的长势的分析,针对性提出景观保护与提升措施。同时协调好古黄桷树与广场建设、景观营造的关系。如果有冲突,把古黄桷树保护放在第一位。”当地工作人员介绍。

  如今,区委区政府已搬,院门已拆。在一片杂乱的工地里,古树周边搭建起全封闭保护围墙。在广场改造过程中,当地严格落实古树保护红线、施工期古树保护方案、古树景观提升方案。

  “听说在春节之前,黄桷树广场就能修好了。”张华清说,“现在,街坊邻居都很关心这件事,大家都等着广场修好了,带着家人去树下转一转、坐一坐呢。”


  《 人民日报 》( 2018年09月01日 09 版)
(责编:王仁宏、曹昆)

推荐阅读

十项举措助贫困残疾人脱贫   中国残联按照中央的决策部署,深入贯彻落实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进一步聚焦贫困残疾人这一特殊贫困群体,采取“十项举措”持续开展贫困残疾人脱贫行动。 【详细】

脱贫劲不松 持续练内功| 产业带就业 增收促脱贫

“不让一片垃圾留在这里”    随着最后一孔T型梁铺架完毕,历时2年建设,台特玛湖特大桥近日顺利合龙。至此,新疆最长铁路桥诞生。作为格库铁路新疆段咽喉工程,全长24.558公里的特大桥横跨台特玛湖,建设在生态环境极其脆弱的区域。 【详细】

丹江口:绿满水都 生态致富| 七彩丹霞屡遭游客破坏 景区计划明年实名购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