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漠养骆驼

本报记者 张 枨摄影报道

2018年11月24日06:2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清晨5点半,天刚蒙蒙亮,家住内蒙古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的养驼人李博就要开始自己忙碌的一天。

  阿拉善地处内蒙古最西部,干旱少雨、风大沙多,以荒漠草原、沙漠戈壁等为主,却成为阿拉善双峰驼繁衍生息的天堂,被誉为“骆驼之乡”。

  对32岁的李博来说,养骆驼是种情怀。“我小时候在牧区长大,家里就养骆驼,日子久了便越发喜欢这些大家伙。”2013年,李博从工作单位离职,始终放不下骆驼情结,便开始了养驼生涯。

  李博和牧民们成立了养殖专业合作社。现在合作社有25户牧民,960峰骆驼。其中近70%是能繁育的母驼,剩下30%是小驼羔,种公驼有近20峰,流转了5万多亩草场。

  在挤奶室内,10峰阿拉善双峰驼慢悠悠地排成一行,走进直列式挤奶通道,每一峰母驼旁都会跟着一头小驼羔。幼驼刚刚开始吮吸驼奶,栅栏一侧的工人便会熟练地把幼驼赶到一旁,将调试消毒好的专业挤奶设备放到母驼身下,进行挤奶作业。

  这看似“不近人情”,却实属不得已。“挤驼奶是一项很辛苦的工作,骆驼不像奶牛那样能够配合人工挤奶,它们必须嗅到幼驼的气味,加上幼驼的吮吸刺激才会分泌乳汁。”李博解释,“一般一峰母驼挤奶要6—10分钟,我们以10峰为一批进行,200多峰母驼需要近3个小时。一天挤两次奶,通常是早晚6点到9点。”

  “训练母驼适应机械设备挤奶十分困难,第一年驯化20峰,只成功了6峰。之后不断摸索,现在驯化率基本能达到100%。”李博说道。

  上午9点,早上的挤奶工作结束了,负责放牧的合作社人员将骆驼赶到了天然草场。“我们挤完驼奶后,会进行巴氏灭菌、冷藏储存,随后批发或零售,一般卖给当地的奶食品店和特产店。”李博说。

  一峰母驼每天最多产3斤奶,而一头奶牛每天至少产60斤。驼奶本身的营养价值很高,维生素C、蛋白质与钙含量均高于牛奶,脂肪含量则低于牛奶。由于产量稀少,营养价值丰富,驼奶产品目前在市场上十分紧俏。“现在我们每斤卖二三十元,基本上每天都会销售一空。”李博笑道。

  在荒漠化草原,骆驼主要食用沙蒿、花柴等灌木类植物枝叶。它们不吃草根,不但不会破坏植被,反而可以修剪枝叶,促进植物生长。除了让产奶驼在野外进食,合作社还会对其补饲、补盐,还会用代乳粉等对小驼羔进行人工哺乳,保证营养均衡。

  “过去粗放式散养,放出去就不管了,常常走丢或被车撞。有时候得骑着马带着蒙古包、花个三五天才能找到。”李博回忆。

  现在,他可以安心在家里拿着手机放牧了。当地农科局联合移动公司推出了智能放牧系统,将带有卫星定位的耳标打在骆驼耳朵上,只要打开手机,就可以随时监控骆驼位置。

  “一般每群骆驼会有一两只戴有耳标,寻找起来十分方便。如果监测到移动速度异常或超出放牧范围,系统会及时警告。”李博打开手机软件,地图上清晰标注着编号、距离以及方向等信息。

  李博谈起对未来的期待:“希望将来能够引进几条巴氏灭菌驼奶的标准化生产线,生产更多如酸驼奶、驼奶冰激凌等系列产品,让我们阿拉善双峰驼的产品走出阿拉善、走向全中国。”

  晚上6点,刚从草场上赶回来的母驼再次走进挤奶室,李博又忙碌起来。


  《 人民日报 》( 2018年11月24日 05 版)
(责编:冯粒、袁勃)

推荐阅读

“为百姓解难题,才有成就感”   “黄河岸边,稻花香里,贺兰山下,青铜峡拥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旅游业兴盛也就不足为奇。”眼前的这位女干部,留着利落短发,说起话来也干脆利落……她,便是宁夏吴忠青铜峡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青铜峡新材料基地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杨春燕。天气转凉,阳光铺满简洁的办公室,杨春燕手指青铜峡市地图,介绍起青铜峡的风土人情,如数家珍…… 【详细】

解决小问题 带来大变化| 留下来,和乡亲们改变穷山沟

带量采购,能否降药价   近日,《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方案》通过,这次组织的集中采购主要是以完善带量采购方法换取更优惠的价格,对于消除医院“二次议价”空间、规范评标专家行为、促进评标过程规范化等具有重大作用。而要将国家组织的集中带量采购落到实处,则需要“三医”联动,同步配套医疗机构补偿机制改革、医保支付方式改革、药品流通体制改革,并鼓励药品创新发展,不断提升药品质量,推动合理药价形成。 【详细】

中医药:找对路,走出去| 十七种抗癌药纳入上海医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