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拍背后:有拍者“捕捉”时尚女孩牟利

2019年05月23日07:25  来源:新京报
 

  5月19日下午,三里屯太古里,一男性街拍爱好者指着经过的女性要求拍摄,该女性微笑拒绝并用手遮挡镜头。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实习生 陈婉婷

  5月19日下午,三里屯太古里,男街拍爱好者拉扯经过的年轻女性要求拍摄,另两位街拍爱好者不停拍摄该女性。

  夏日来临,京城时尚街拍胜地三里屯太古里附近,成了时尚年轻女孩“打卡”地。大量“摄影爱好者”扛着“长枪短炮”,捕捉每一个穿着时尚的年轻女孩。很多女孩表示,莫名其妙被拍照,并不知道对方将照片做什么使用,也有女孩即使拒绝也会被追着拍。

  近日,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这背后有着一条网络营利的产业链,被抓拍的女孩会被用来“展示穿搭”,而背后则是被“两微一抖”中的账号用来吸引流量、添加广告,进而获利。

  朝阳法院法官尹航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这种行为其实已经构成侵犯肖像权、隐私权等。

  镜头1 拍时喊“姑娘看镜头”

  5月19日,三里屯太古里人头攒动。下午4点左右,新京报记者来到三里屯太古里南广场,这里聚集十几位中青年男性,他们多拿着单反相机,甚至搭配有专业的长焦镜头,还有不少人拿着DV机。看到路过穿着靓丽的女孩,他们便对着拍摄。他们还会喊“姑娘,给个镜头”。有的女孩会对着镜头笑一下,有的会面露羞涩,低头、加快步伐离开。

  记者看到一名年轻女孩在广场中央摆姿势,有四位男性拿着相机蹲在她周围拍照并指导她“背对着我看镜头”。

  “怎么都拍我呀?”该女孩面露尴尬但并未拒绝拍摄。拍摄过程持续近10分钟,随后该女孩离开。记者追上询问后得知,这名女孩并非专业模特,只是邀请朋友用手机为她拍照,但没想到被其他陌生男子的镜头“捕捉”。

  镜头2 被拒绝后仍追着拍

  即使非周末时段,也有大量拍者在这里聚集。5月20日下午3时许,三里屯太古里南广场上也聚集了数位拍者,他们有的坐在花坛边,有的闲逛,眼睛紧盯广场和人群,一出现合适的对象,他们立刻拍照。一位穿着裸色裙子的年轻女孩走过,一名手持相机的男性立马上前“来,拍一个姑娘”。该女孩挥手表示拒绝,但几名摄影师并未放弃,而是尾随在后面拍摄。

  记者看见一名摄影师拍了三位路过的女孩,记者询问这些女孩时,她们略显惊讶,表示并不知道自己被拍,也不知道对方会将照片拿去干什么。

  太古里内也有拍者聚集,看见可拍摄的女孩,他们便蹲在她们正面或侧面拍照,或者快速跑到她们会经过的路线拍摄。

  记者发现,一众人路过时,拍摄者会选择拍其中穿着相对少的,穿着热裤、露脐装、吊带衫和短裙的女孩都更易被拍。

  一位经常逛三里屯的美妆博主告诉记者,因为三里屯背景时尚,她会化好妆容,特地找摄影师朋友来街拍,用于自己博客的营销。但被其他陌生男性“蹭镜头”,她会感觉“受到了骚扰”。

  ■ 追访

  街拍视频、照片现网络

  这些街拍的照片都被用在了哪里?新京报记者在网络平台搜索“街拍”,发现大量的街拍账号发布有关街拍的照片和视频。有的账号每天都会发。

  这些账号多以“时尚穿搭”为题目,拍摄地点以三里屯为主。镜头多为穿着时尚的女孩在广场上经过,有的走过时会看到镜头,笑一下、或招手,有的则径直离开。这些镜头有的会从女孩整体推到局部,比如腿,比如上半身。

  记者在某短视频平台的一个街拍号中发现,有拍者晚上专门守在工体,拍去附近酒吧蹦迪的女生,她们大多穿着热裤、短裙。一些视频的文字介绍还会使用“又遇到前女友”等调侃语句,称被拍女孩是“前女友”。

  采访过程中,一名男子称所拍照片会放在自己的短视频平台上。不过他否认这些照片上传平台是用于营利。他告诉记者,自己是爱好摄影,业余时间到三里屯街拍。

  创造点击量 可接广告

  记者利用拍者身份和他们攀谈,得到了另一个答案,大多数拍者承认利用街拍创造流量,吸引广告商;有人点击购物链接购物,账号会获得提成。

  一位自称拍了3年,每天都会来三里屯拍摄的男子说,拍好的视频会提供给视频平台账号,发的多了点击量会越来越多,广告商就会找上来投放广告。视频平台上会有购物链接,成交一件物品能提成几块钱。

  一家旅拍摄影工作室的人说,虽然拍照不挣钱,但是这些照片可以增加自己账号的粉丝和点击量。粉丝上去了,也可以得到约拍的机会。一名在短视频平台拥有上万粉丝的拍者直言,“有人一年上千万,有人投资穷光蛋”。在他的短视频账号中,记者看到一些街拍视频左下角有广告的链接。

  一些拍者说,拍完了女孩,如果有想要照片的可以加好友发给她,很少有女孩要求删视频的,但如果被要求删了无所谓,这行并不在乎。

  ■ 法官说法

  存在侵犯肖像权公式

  朝阳法院双桥法庭法官尹航介绍,时尚之外的法律问题不可忽视。公民享有肖像权,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拍者将被拍者上传到网络上,利用流量营利,是一种“隐形的营利”,可以认定侵犯被拍者的肖像权。

  尹航称,以往审理的侵权案件中,被告网站会辩称没有营利,但因为有大量的点击量,法院最终会认定营利。

  尹航表示,目前此类侵权,名人明星诉诸法律的比较多,普通人很少,因此提醒被拍者,一旦发现被侵犯肖像权,及时固定电子证据。

  尹航法官还建议被拍者及时检查所拍内容,看对方是否有骚扰的嫌疑,比如对隐私部位进行特写。尹航介绍,日前网络上便有一起维护隐私权的案例,一名女网友在街拍摄影师开设的微博账号上发现,自己隐私部位特写被放在网上。

  尹航指出,正常意义上的街拍,摄影师关注的重点在于捕捉时尚达人们服饰搭配,但不乏有些人利用先进摄影设备偷拍路人的胸部、臀部,这就涉嫌侵犯隐私权。

  尹航介绍,街拍中可能还存在“陷阱”,此前网上公开的案例中,有女子在逛街时受邀免费街拍,后对方自称是传媒公司,想约她做兼职模特,最后该公司以女子需要包装为由,陆续骗取她各种费用数万元。

  尹航也提醒拍者,未经被拍者许可不得用于营利,转载使用也要符合法律规定。

  新京报记者 刘洋 实习生 陈婉婷 徐丹

(责编:王仁宏、袁勃)

推荐阅读

深入实施健康中国战略 以更大力度推进医改工作    2019年全国医改工作电视电话会议5月17日在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出重要批示。批示指出:要以更大力度、更有效举措推进医改各项工作。深入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广泛开展健康促进活动,进一步加强癌症等重大疾病预防筛查、早诊早治,做好常见慢性病防治。推动药品采购使用、医保支付、分级诊疗等改革取得新突破,巩固基本医疗保险对近14亿人口的基本保障作用,积极发展多种形式的补充医疗保险,进一步提高大病保险报销比例。【详细】

五部门制定意见 鼓励医师办诊所 | 我国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覆盖面不断提升

网络短视频蓬勃发展 应重视青少年不同程度沉迷问题    因缺少时间管理观念和自我约束意识,一些青少年陷入“短视频沉迷”。前不久,国家网信办指导并组织“抖音”“快手”“火山小视频”等短视频平台开展试点,上线青少年防沉迷系统。短视频为什么会导致青少年不同程度的沉迷?新上线的防沉迷系统防沉迷系统有一定效果,但仍存技术漏洞和监管盲区。要消除这种沉迷习惯,社会、家长、平台几方要形成合力,责任共担,共同守护青少年健康成长。【详细】

青少年视力保护状况堪忧 许多网游防沉迷措施落实不力 | 游戏成瘾可住院治疗 北京首家行为成瘾病房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