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厅官因中华鲟死亡被查 一点都不冤

2019年07月27日09:50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2厅官因中华鲟死亡被查,一点都不冤

议论风生

重重批示、多次约谈都唤不回对中华鲟保护工作的重视,涉事干部为生态保护不力担责,一点都不冤。

去年11月,媒体曝光了“荆州芈月桥施工震死36尾中华鲟”事件。7月25日,湖北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王立山在谈到上半年湖北省对“三大攻坚战”中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查纠成效时,提到因此查处了15名不作为、乱作为的领导干部,其中厅级干部2人、县处级干部7人。

15名官员因“中华鲟”之死被问责,无论是问责规模还是问责层级,都是先前罕见的。而细究此事,包括2名厅官在内的这15名官员被问责,一点都不冤。毕竟,涉事项目导致中华鲟死亡达数千条,其中最为珍贵、遗传多样性更丰富的子一代中华鲟死了36条。

对这般令人扼腕的结果,这些官员的乱作为或不作为难辞其咎:文旅区开工却没履行环评手续;芈月桥工地与中华鲟养殖基地的最大养殖池距离不足5米,仅一墙之隔,“工地一打桩,中华鲟就跃出水面”……这里面有太多可诟病之处。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过程中,中华鲟死亡没有给涉事官员太大触动,当地有关部门上报称“停工”却仍在施工;此事惊动了湖北农业厅、湖北省政府、农业部等多部门后,一次次批示、约谈和通知,依然挡不住文旅区施工的步伐。上级的处罚通知,荆州有关部门拒不执行,上级的协调处理,荆州有关方面也置若罔闻,最终酿成生态之劫,使得濒危物种资源遭受重创。

从整个事件的过程看,涉事官员干部的不作为、乱作为,已触及生态保护的底线。要知道,环境受到污染可以治理和复原,物种一旦灭绝和消失,基本上没有再生的可能。

因此,对于涉事官员无视物种安全,重重批示、多次约谈都唤不回对中华鲟保护工作应有重视的行为,就该展开最严厉的问责。

现实中,类似湖北这样,把官员在物种保护事件中不作为、乱作为纳入官员问责范畴并一查到底的例子,并不多见。2017年发生在某地的穿山甲救助过程中大批死亡事件,当地归咎于救助技术等方面后,就没有更多的交代,面对环保组织要求公开救助详情的申请也置之不理。此事影响非常之大,争议也持续多年,却以不了了之收场。

毫无疑问,整治这类物种保护乏力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既要体现在“三大攻坚战”中,更应该充分体现在当地的行政生态治理中。只有通过问责,严厉惩处不作为、乱作为人员,才能以儆效尤,避免这类破坏濒危物种的问题再次发生。(于平)

(责编:管福华(实习生)、申亚欣)

推荐阅读

贵州水城特大山体滑坡抢险救援全力开展   24日,财政部、应急管理部向贵州省紧急拨付中央自然灾害救灾资金3000万元。目前,现场有800余名救援人员参与救援,27台救护车214名医护人员参与医疗保障,投入生命探测仪、无人机、应急基站设备等设备和物资若干,食品、药品等救援物资全部到位。 【详细】

贵州水城“7.23”特大山体滑坡灾害已致13人死亡 | 国家卫健委调派应急队伍和专家支援贵州水城卫生应急工作

义马爆炸:致15死15重伤 涉事企业曾多次被安监环保处罚   记者查阅发现,现行关于煤制气业卫生防护距离标准为2012年卫生部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煤制气业卫生防护距离》,其中“标准限值”显示,煤制气业卫生防护距离最小不得小于2200米。那么为何距离义马气化厂1000米附近会有居民区呢? 【详细】

义马气化厂“7·19”重大爆炸事故调查组调查工作全面展开 | 消防救援人员已对义马气化厂爆炸事故完成3轮搜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