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事:更正出生年月咋这么难

2019年08月26日05:1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更正出生年月咋这么难

  我是湖北监利县汴河镇邓庙村的普通农民,妻子黄小美实际出生年份为1959年,可身份证号码弄错了,显示为“1969”。近年来,我找村里、相关部门近百次,希望更正,至今没有结果。

  2008年底村干部发放妻子的“常住人口登记卡”时,我便发现了上述错误,向村委会和基层派出所反映,请求更正,他们却一直说“改不了”。2013年1月我拿着妻子的“常住人口登记卡”去办理二代身份证,希望借此机会予以更正。当时派出所表示,须有村委会的相关证明材料。可是后来即便有了证明材料,事情还是没办成。

  今年年初,新的村干部上任,他们建议我去县档案局、镇派出所查找原始档案。在县档案局找到了40多年前我岳父家的一张人口信息表,在镇派出所找到了2003年的“派出所常住人口入户核对登记表”,信息显示的都是1959年。

  可是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原因是县普查中心也出示了一张“查询结果”,显示黄小美出生于1969年。该中心的办事人员说:“人口普查中心反映的情况是真实的,公安机关是不会为你更正的。”

  我想说明的是,从长女陈唐桂的身份信息来看,她们母女年龄相差仅12岁,这怎么合乎逻辑呢?希望有关部门能够给予关注,帮我尽快解决问题。 

  湖北监利县 陈新该

    

  打了一口没用的井

  近期,安徽省太湖县天华镇黄镇村打了一口井,可是村民们心里很不满。据介绍,打井的钱是上级下发的一笔专项扶贫款,用于帮助当地贫困户解决最基本的吃水难问题。但井打好之后,村民们发现,打井的费用根本不值扶贫款那么多钱,并且承包商存在工程转让、抽钱提现的问题。

  让村民不解的还有,工程队的工人都不是专业打井的,也没用按照专业的设计图纸施工,特别是现在把井打在河道里,并且没有围井,这就相当于没有打井,一旦河里的水位上涨一点,这口井根本没办法使用。

  对于这些情况,村民们多次向村委会反映,可后者给出的回复是,如果村民不配合,以后黄镇村再有相关的福利工程,都不会再落到不配合的村组里了。其实村民们一开始是非常期盼这个打井工程的,可如今的局面着实令人难以接受,希望有关部门尽快调查和解释。 

  安徽太湖县 朱刘彩

    

  马路箅子下变成垃圾箱

  马路箅子是城市道路排水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直接关系到城市排水功能的发挥。在一些城市,走在平坦整洁的大道上感到十分惬意,可往路边的水箅子底下一看,会发现里面竟堆满了烟头、纸屑、果皮、果核等垃圾,俨然一个个垃圾箱。这看似不起眼的问题,一旦暴雨骤降,需要排水时,势必发生“梗阻”,影响城市交通和百姓生活。

  “小洞不补,大洞尺五”,可别小看这有意无意间形成的一个个“垃圾箱”,它可是城市下水道中的“暗礁”。为此,对已经形成的“垃圾箱”要及时清扫干净,同时要进一步加强监督管理、宣传教育,行人也应注意,不要将废弃物“随手”扔进马路箅子。

  湖北武汉市 余最玲


  《 人民日报 》( 2019年08月26日 07 版)

(责编:袁勃)

推荐阅读

主汛期以来全国各种自然灾害造成7180.2万人次受灾   在今年抗洪抢险工作中,全国消防救援队伍共组建了31支省级抗洪抢险突击队,规模达7600人;建立285支水域救援专业队,人数达7462人。同时,为做好山体滑坡、建筑坍塌等台风次生灾害处置准备,各地消防救援队伍还组建了246支工程机械救援队,配备了一批推土机、挖掘机等机械装备,提高抢大险、救大灾能力。 【详细】

四川汶川多地发生山洪泥石流 应急管理部派工作组指导救援 | “为了人民的安全” 应急管理一线先进代表谈坚守和初心

第三次全国“残疾预防日”新闻发布会在京举行   8月20日上午,第三次全国“残疾预防日”新闻发布会在京召开。本次残疾预防日宣传教育活动以“残疾预防,从生命源头做起”为主题,中国残联副理事长贾勇,中国残联康复部主任胡向阳,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史峰等人出席会议并答记者问。 【详细】

第六届全国残疾人职业技能大赛将于10月下旬举行 | 建档立卡农村贫困残疾人5年减少400余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