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应急先锋

北京市应急局魏丽萍:我和安全的“约会”还没有结束

2019年09月18日08:30  来源:人民网-社会频道
 

性格执拗,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敢于碰硬,遇到难题就想攻克;勇于创新,开展工作不拘一格;严于律己,不许出现任何疏漏——北京市应急管理局监察专员魏丽萍就是这样。

30多年,一直在享受与安全的“约会”

30多年前,魏丽萍考入当时全国唯一的安全工程类专业——北京经济学院(现为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保护系工业卫生专业。殊不知,当时一个看似无心的选择,却将她和“安全”紧紧地拴在了一起,再也没能分开。

30多年来,从科研院所转战政府机关,职业卫生、安全宣传、综合协调、法制建设、矿山监管、综合监管、工业监管、中介机构监管……谈起她负责过的工作,扳起十个手指头也数不过来。她不仅在上世纪90年代末就成为高级工程师,还于本世纪初成为全国首批注册安全工程师中的一员。

都说安全生产工作责任重、压力大,并非女性理想的职业选择,但魏丽萍却不离不弃。她说:“我就是喜欢它,总觉得有好多迫切需要干的事。”

魏丽萍用对安全生产工作的一片深情、一份挚爱,化解了重重困难,收获了累累硕果,也深深感染了身边同事。2015年,她被评为全国先进工作者,2017年,又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对此,同事们都觉得她受之无愧,“敬业奉献,动真碰硬,是她一贯的工作作风。 ”

承担监管一处处长期间,魏丽萍带领同事们紧紧盯住白酒制造企业隐患治理、涉爆粉尘企业隐患治理,出实招,求实效。通过采取技术指导、专业培训、执法处罚、约谈通报等多种手段,督促指导企业实打实地开展隐患治理。全市43家白酒制造企业中,22家企业完成了隐患整改,17家企业因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已停产或疏解退出,其余4家则正在实施整改。2016年全市共有涉爆粉尘企业777家,因不具备隐患整改条件而停产或疏解退出的企业有500余家,完成隐患治理的175家,正在整改中的29家。工业企业安全生产本质水平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升。

男同志能做的,我们女同志照样可以做

2004年,魏丽萍从北京市安监局法规处调到监管一处,分管非煤矿山。那时,矿山开采秩序远无法和现在相比,即使在首都北京,小、散、乱、差的景象也随处可见。因此,北京市政府下决心整治矿山秩序。

当时,正值首轮安全生产许可证核发,安监部门成为推动整治的重要力量。不过,困难也是显而易见的。“很多矿山正开得热火朝天,想让人家关闭、退出,谈何容易?”张树森说。

“难不怕,怕的是干不好。”魏丽萍的话,让大家有点吃惊。为获取真实情况,也为争取地方和企业理解,魏丽萍踏上了走访矿山的艰难路途。

从市区出发,最远的矿要开车颠簸三四个小时才能到。露天矿往往无所遮挡,夏天烈日炎炎,冬天寒风刺骨,“遇到刮大风,嘴里都能吐出沙子来”。而地下矿山里,潮湿阴冷,泥水横流。“有的矿,矿口直上直下,台阶又高又窄,上下都得手脚并用,感觉自己像猴子一样。”回想往事,魏丽萍忍不住调侃起来。

就这样,魏丽萍坚持每周花3天时间跑矿山,全市400多家矿山基本上跑个遍。很多矿山前前后后去了三四次,孰优孰差,都装在她心里。对于基础条件好、有整改意愿的矿山,她积极鼓励,请来专家,帮着出谋划策、提档升级。而对条件简陋、无改造可能的矿山,她也绝不手软,坚决不予许可。

正是在她的不懈坚持下,北京市的矿山数量在4年间减少了315家,2572个废弃矿洞被一一封堵,矿山安全生产水平有了质的飞跃。“她干工作就是这样,不惜力,特别拼。”与她共事的同事如此评价道。尽管这些年魏丽萍的工作屡有调整,但她干工作的执拗劲儿,“走哪儿带哪儿”。

采访中,这样的例子,大家讲了很多。但在魏丽萍看来,这都是些不足挂齿的平常事,“干安全工作,男女都一样,男同志能做的,我们女同志照样可以做”。她说,深入第一现场的习惯,早在她大学毕业进入北京市机械局环保所工作时,就已养成了。那时的她,常常带着笨重的检测设备,爬到工厂车间十几米高的排风口处进行检测,“早就练出来了”。

紧盯高风险领域,攻克一个个难关

伴随经济的跨越式发展,北京在城市发展中也碰到了一些“疑难杂症”。鲜为人知的是,很多“病症”都是由魏丽萍带领一班人,求得良方的。

在魏丽萍的办公室,记者看到了10多本评估报告、研究报告,每本都有一两厘米厚,内容涉及地铁运营、商品交易市场、物业管理、轨道交通建设、地下空间、地下管线、燃气建设工程、企业用电安全等等。“没有哪一项不是硬骨头,但她偏偏不怕‘硬’,带着我们一个一个地去‘啃’。”监管二处的同志说。

2008年至2015年,魏丽萍从监管一处调到监管二处任处长。一开始,她着实有些“摸不着北”。也正是“有劲儿使不上”,让魏丽萍找到了症结所在。

北京地铁客流的突破性增长,对地铁安全运营提出严峻考验。地铁安全管理到底怎样?运行是否可靠?2009年,带着这些疑问,魏丽萍带领技术人员,深入走访2条地铁线路,9个重点车站,几十名运行、管理人员,前后耗时半年多,打磨出了厚厚的一本《地铁运营安全生产管理调查评估报告》,从安全疏导能力、应急救援能力、运营安全标准、安全监管机制等入手,把脉问诊,提出对策。

“这份报告一出,当即引起各方重视。”参与调研的北京市劳动保护科学研究所的代宝乾说,北京地铁运营有限公司据此制定了专项除患方案,北京市政府一举拨付43亿元支持整改。“最近几年,地铁站里相继加装了屏蔽门、清理了小商贩,还设立了疏导员、警务室,这都是评估报告里提出的建议。”代宝乾说。

2013年,商品交易市场人流密集、隐患突出的问题被魏丽萍发现,针对该领域的安全管理调查评估由此启动。3个多月的逐户走访,34家市场的严查细问,保障先天不足、消防隐患突出、行业管理缺失等问题被一一揪出。

“市政府正因一些市场秩序混乱、周边交通拥堵、影响城市形象而头痛不已,正发愁从哪儿入手来解决问题时,评估报告摆上了市领导的案头。”处内的同志说。最终,北京市政府以治理安全隐患为切入口,对大红门服装城、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等问题突出场所实施搬迁改造。“一举端掉了隐患不说,还极大地发挥了安全监管在和谐宜居之都建设中的作用,可谓多赢。”

在同志们看来,这些调研之所以能获得重视,魏丽萍功不可没,“从前期调研开始,她就全程参与,到后期撰写报告,她更是贡献了很多智慧”。魏丽萍四处搜集资料,法律法规、技术标准、甚至连其他部门的会议材料、调研报告、论文,都分门别类地收集齐全,提供给大家。“她总是说,我们搞调研,不能只是列数据、摆问题,而是要拿出站得住脚的解决方案。”代宝乾说。

在监管二处工作的8年间,魏丽萍不仅带队完成了10余项风险突出领域的评估、调研,还牵头起草了以市委办公厅、市政府办公室名义印发的安全生产“党政同责”规定、“一岗双责”暂行规定,并积极与编办沟通,细化了政府部门监管职责分工,建立了企业主体责任规范,构建起了严密的责任体系。

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我想去探究

2014年5月,朝阳区国贸写字楼内发生一起高压消防气瓶炸裂事故。事故不大,暴露出的问题却不小。高压消防气瓶既是消防设备,又是压力容器,应用广泛。特别是北京轨道交通路网中,配备的气瓶数量多达6000多个。事后发现,针对它的监管竟一直处于空白状态,可划分职责时,相关部门之间存在分歧,“都觉得不归自己管”。

为了切实吸取事故教训、厘清职责,魏丽萍多次与相关部门人员沟通、讨论。一天,张树森走出办公室,偶然看见魏丽萍和其他部门一位副局长,为了职责划分一事,在楼道里争得面红耳赤。

类似的事,魏丽萍遇到太多了。“她一次次和相关部门人员沟通,冷眼、质疑、争辩、拒绝……不知经历了多少。讨论时,常常就她一名女同志,但她从不示弱。”张聪说。

对待工作,魏丽萍要求高、很严格。在大家眼里,魏丽萍是十足的“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她从不倡导我们加班,一到下班时间,就催着我们赶紧回家。”监管二处的王洪志说,“但她自己,总是待到很晚才走。好几次,她返给我的政务信息都是晚上七八点钟发过来的。”

作为业务处室的主要负责人,大事小事,魏丽萍事必躬亲,尽可能想在前、做得细,甚至文件中的一个标点、一处用语、一句表述,她都不轻易放过,因为“从我手里出去的东西,不允许有疏漏”。

“有一天凌晨1点多,她给我发来短信,就评估报告中的一处用语和我探讨。”代宝乾说。第二天早上6点多醒来后看到短信,他急忙回复。哪知,魏丽萍立刻打来电话,和他讨论起来。代宝乾惊讶极了:“当时我暗想,她难道不睡觉吗?”

她说:“我和安全的‘约会’还没有结束,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我想去探究。享受慢生活,可以等到退休后再说。”

(应急管理部新闻宣传司与人民网共同推出)

(责编:燕文青(实习生)、申亚欣)

推荐阅读

应急管理部:我国累计制定550余万件应急预案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9月18日上午举行新闻发布会,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孙华山在会上介绍了新时代应急管理事业改革发展情况:累计颁布实施70多部法律法规,制定了550余万件应急预案,形成了应对特别重大灾害“1个响应总册+15个分灾种手册+7个保障机制”的应急工作体系。 【详细】

财政部、应急管理部下拨6.65亿元中央救灾资金 | 四部门发文提升农村敬老院兜底保障能力

“月是故乡明” 中秋节听习近平总书记这样谈乡情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作为文化基因的纽带之一,中秋牵动着无数中华儿女的心,也唤起每个游子心中淡淡的乡愁。 “每逢佳节倍思亲”“陕北高原是我的根”“保留乡村风貌,留住田园乡愁”……万家团圆的日子,重温习近平的“中秋时间”,听总书记这样谈乡情。 【详细】

平分秋色一轮满 人在旅途情更浓 | 中秋国内游人次破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