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日记:最“有味道”的方舱爷们儿休工了

郭婷婷 丁涛

2020年03月09日12:53  来源:人民网
 

10人专队完成最后一次清运任务。余苗摄

3月7日下午,完成厕所清扫和粪便清运工作,罗善善脱下防护服,狠狠地喘了两口气。

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即将休舱,这是罗善善和队友的最后一班岗。离开前,他又看了一眼这个奋战了一个多月的地方:“关门大吉,再也不见。”

“我们也要争分夺秒”

罗善善是武汉市东西湖区城管执法局重装队的环卫司机,省级劳模。

2月5日凌晨,重装队收到命令,协助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安置移动公厕。“越是紧急任务,越要一马当先!”早上9点,罗善善就和队友出现在了现场。

他们抵达时,已有50个移动公厕托运过来。这儿有2000张床位,安置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要充分考虑床位分布,寻找最方便的路径,还要考虑后期厕所的环卫清理。反复调试了很多次,才算摸着点儿窍门。”罗善善说。

头批50个还没安置完,剩余的100个又陆续送到。他们卸一批、摆一批,午饭、晚饭轮流吃,都没顾上休息。等到150个移动公厕全部安置到位,已是次日凌晨3点。

直到收工,罗善善才意识到,他们已经连续奋战了18个小时。“医生与死神赛跑,我们也要争分夺秒!”他说。

最后一次清理卫生。余苗摄

每天抽10余吨粪水

方舱医院没有下水管网,粪便只能靠人工抽取、清运。

东西湖区城管执法局第一次发动人员对公厕进行日常清理,罗善善、张文斌等人就主动请愿,一支10名环卫工人组成的公厕专班火速成立,当晚即入舱作业。

吸粪车、清扫车、洒水车,是他们日常作业的“标配”。一人用吸粪车将粪便抽出来,一人用清扫车对厕所及周边喷淋冲洗,一人把洒水车里的水注入水桶。最后,大伙儿还要逐个更换纸篓,并对厕所全面消毒。

移动厕所空间狭窄,实在承受不住的队友会走到远处空地上稍作休息,缓口气再来。

“那个味道没法形容,直往鼻子里灌,两层口罩也挡不住。”黄微是“90后”,也是队伍里最小的,之前做文职工作相对较多,清理厕所还是头一次。

那为啥非要来遭这份儿罪?“以前都是老大哥们照顾我,这次,我要跟他们一起分担!”黄微说。

收整移动公厕。余苗摄

那就让我们来吧

“医院请了专业的医护人员指导我们穿脱防护服。”说着,张文斌向我展示自己的防护装备。

两层口罩,一层N95的,一层普通医用一次性的;三层手套,两层医用的,一层卫生专用的橡胶手套;还要戴头罩、护目镜,穿两双鞋套,“从头到脚,严严实实。”

“每次穿、脱都要半个小时。”对于防护服,张文斌又爱又恨,爱的自然是提供保护,恨的是里三层外三层,移动十分不便。

“不说走,就连转个身都要格外小心,一旦防护服湿透或者磨破,就会有感染风险。”条件恶劣又高度紧张的工作,他也是第一次经历。

工作具有较大的感染风险,这个10人专班被临时安置在一处已停运的垃圾转运站内。

每天清晨,大家一起起床、洗漱、吃饭,再一起乘车前往方舱医院。每天下午,大家一起回宿舍,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仔细清洁、消毒。

睡在垃圾站,劳作厕所间。我不敢说他们干着方舱里最脏、最累的活儿,但他们绝对是方舱中最“有味道”的一群爷们儿——“既然总要有人做,那就让我们来吧。”

洗干净的环卫服和靴子晾在院子里,阳光下,那一抹橙黄格外眩目。 

(责编:冯粒、曹昆)

推荐阅读

“红区”里的白衣战士:在生与死的火线 重症隔离区是感染风险最高、最危险的区域,这里收治的都是重症和危症患者,这里是生与死角斗的火线,这里也被称为“红区”。呼吸与危重症科医生王峰、外科重症科医生李立斌、重症科护士张双圆,三位白衣战士来自天南地北,却因为武汉新冠肺炎疫情,汇聚在战疫红区,以仁勇为盾牌、以术业为刀枪,用责任捍卫拯救病人的防线。 【详细】

在最后一道防线和“死神”对决| 疫情之下 平凡人的“宅战斗”

政策“组合拳”帮小企业渡难关 作为疫情防控重点保障物资生产企业,我们新购置设备支出可抵扣企业所得税,还可享受全额退还增值税增量留抵税额等优惠。”江西南昌依佰汇制衣有限公司财务经理涂军平说,在税收优惠政策帮助下,公司花费202.5万元购置口罩机、热熔机等设备,开足马力转产口罩。 【详细】

稳就业办法多举措实| 多地探索快递员进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