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日记:“逃跑婆婆”与“守护者联盟”

刘阳 韩基琛 丁涛

2020年03月15日13:18  来源:人民网-社会频道
 
“守护者联盟”在值守。受访者供图
“守护者联盟”在值守。受访者供图

没有“围追堵截”,也没有“热情挽留”,3月13日,79岁的刘婆婆兴高采烈地走出病房。这一次,她终于不用再“闯关”了。

当天,记者采访江苏省扬州援鄂医疗队,该队苏北人民医院的武文娟医生向我们讲述了这位“逃跑婆婆”和“守护者联盟”的故事。

2月16日,雪后的武汉特别地冷。因“咳嗽胸闷气喘加重二十天”,刘婆婆被紧急收治,住进了武汉市第一医院27区重症病房。

入院前,病情最严重时甚至无法咳痰,这让刘婆婆浑身无力,甚至时有窒息。一入院,医疗队立即开展抢救,中西医结合治疗,半个月后,刘婆婆从病危转为轻症。身体状况好转,老人家开始想家,一场“逃”与“守”的“斗智斗勇”开始了。

3月2日,武文娟查房。

“姑娘,跟你们商量个事儿呗,我不是病已经好了吗?我想出院。”刘婆婆笑眯眯地说。

“不行啊刘婆婆,您还需要继续治疗,最好等到完全康复。”

“你们看,我已经完全好了!实在不行,你给我抓点药,我回家边吃边治。”刘婆婆爬下床,使劲儿伸展手脚,证明自己有劲儿。刘婆婆没能如愿,但也没轻易放弃。

接连三天,她都提出出院请求;连着三天,医护人员都温柔地拒绝了她。3月5号,老人家在病房发了一次很大的脾气:“软的不吃我就来硬的了!”

刘婆婆这么一“吓唬”,扬州医疗队负责27、28病区的队员,当天成立了“守护者联盟”,为了哄她开心,大家讲故事、聊天、唱歌、送小礼物,各显神通。

3月6日,又有不少病人出院。病友一个个出院,刘婆婆思家的思绪再次被“引燃”。

“注意注意!八床‘硬核’老太行李收拾好了,可能趁大家不注意溜走。”3月7日早晨6点半,值班医生在微信群里发出“预警”。

虽然会对没有医院门禁的外地支援医护人员造成不便,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医护人员还是第一时间启用了电梯间电子门禁。

无法从走廊的电梯“逃离”,刘婆婆又盯上了护士站对面没有安装门禁的电梯。当然,她的“小算盘”还是落空了。

此后8天,刘婆婆每天坚持不懈地尝试“逃离”,最高记录是一天三次:3点、11点以及医护人员交接班的晚上8点。所幸每一次,她都被“守护者联盟”“堵”回来。

“婆婆特别可爱,你给她讲什么道理她都懂,但她就是想家。又好气又好笑!”“守护者联盟”的一位护士说。

刘婆婆出院时,医疗队员反复和社区工作人员交接,并叮嘱刘婆婆,回社区隔离可千万不能再“逃跑”了。“不跑不跑,那边再观察14天,我晓得!给你们添麻烦了,我就是想家。”刘婆婆有些不好意思笑着说。

“谁愿意老闷在家里啊”,更别说在医院了,“逃”,情有可原;对患者负责,更是对医院外在家隔离的群众负责,“守”,也是职责所在。行百里者半九十。关键时刻,都再坚持一把,“扛得住,守得住,不能前功尽弃。” 

(责编:李枫、孝金波)

推荐阅读

“红区”里的白衣战士:在生与死的火线 重症隔离区是感染风险最高、最危险的区域,这里收治的都是重症和危症患者,这里是生与死角斗的火线,这里也被称为“红区”。呼吸与危重症科医生王峰、外科重症科医生李立斌、重症科护士张双圆,三位白衣战士来自天南地北,却因为武汉新冠肺炎疫情,汇聚在战疫红区,以仁勇为盾牌、以术业为刀枪,用责任捍卫拯救病人的防线。 【详细】

在最后一道防线和“死神”对决| 疫情之下 平凡人的“宅战斗”

政策“组合拳”帮小企业渡难关 作为疫情防控重点保障物资生产企业,我们新购置设备支出可抵扣企业所得税,还可享受全额退还增值税增量留抵税额等优惠。”江西南昌依佰汇制衣有限公司财务经理涂军平说,在税收优惠政策帮助下,公司花费202.5万元购置口罩机、热熔机等设备,开足马力转产口罩。 【详细】

稳就业办法多举措实| 多地探索快递员进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