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应急人好样子

湖北省减灾备灾中心副主任邱俊:心系灾民的“应急好人”

2020年06月01日09:46  来源:人民网-社会频道
 

“她负责的事大部分都是很基层、很琐碎的事,但是她总能把琐碎的事做到最好,这很不容易,值得我们应急人好好学习。她心系大家,竭诚为民,希望她的品质能感染更多应急人,这种精神应该被传承下去。”湖北省应急管理厅所属的湖北省减灾备灾中心主任张礼民说。

这就是邱俊,湖北省减灾备灾中心副主任,有着30多年党龄、在一个岗位一干就是18年的“资深劳模”。2008年“5·12”汶川地震及当年的冰冻灾害发生时,她在应急物资调配工作中表现突出,并因此获得湖北省五一劳动奖章。

闻灾即动的“铁娘子”

4月24日,邱俊离60岁退休不到三个月。

上午9点半,在省应急管理厅办公室里开完会,她就急着赶往位于武汉市东西湖区的中央救灾物资武汉储备库。

扫码、测温,一行人进入武汉库。“‘六点五清六做到’必须不折不扣执行。”邱俊一边走,一边不停地跟仓库主管汪年均交代即将入库的物资分类、分批存放和防疫工作注意事项。

“六点五清六做到”是湖北省减灾备灾中心为救灾物资应急准备自创的一套模块化管理办法,即库房点、车厢点、叉车手点、装卸工点、驾驶员点、保管员点;品种清、数量清、配套清、质量清、手续清;做到人不掉皮、车不掉漆、物不损伤、数量准、配套齐、质量好。

这些年来,邱俊在工作中严肃认真、一丝不苟,把自己也训练成“六点五清六做到”——对每一个仓库储备的救灾物资的品种、数量、规格、型号等情况了如指掌,她每月都对各个仓库的物资进行清点、盘存,做到账、物、卡相符。

正因为次,每次接受调运指令后,她总是能够根据调运物资的品种、数量和收物单位远近等情况,迅速制定出发出方案,科学安排调运仓库,让调运的物资能最快地到达灾区。

谈及于此,邱俊回忆了2016年的一件事。

那是2016年7月,湖北多地遭遇特大洪涝灾害,武汉库不断接到向各地紧急调运救灾物资的指令。

7月5日,是调运最密集的一天,这一天连夜工作18个小时调运物资10个批次,中心全体党员同志已经连续三天没有休息,大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快”:尽快把救灾物资装上车,在最短时间内发到灾区困难群众手中。

当时,身患重度高血压的邱俊,“隐藏”自己的不适,全力投入到物资调运联络工作中。她一边协调运输车辆,一边调度装卸劳力,一边通知物资保管员清点备货,查问车走到哪儿了,物资收到没有……座机、手机不停地接打电话。

就这样,一连半个月,她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没有休息一个星期天,头晕眼花时,就悄悄加大吃药剂量。

7月1日,她忘记了这天也正好是她的生日,家里为她准备的一桌丰盛晚餐也没有时间回去,等物资全部发完已经是晚上11点钟,同事们自发地叫来外卖,偷偷地送来蛋糕和饭菜,56岁的她看到插着18岁数字的蛋糕,她落下了幸福的泪花,激动地说:“党组织在今天为我准备这顿特殊的生日晚餐,我很幸福,感谢党组织,我一定加倍努力为党工作!”

在同事眼中,邱俊就是个“铁娘子”,好像从来不生病。其实,邱俊一直有很严重的高血压,在她抽屉里还放着年前的体检报告。医生说,身上那个长了多年的息肉,已经从黄豆大长到蚕豆大了,再拖下去恐怕会病变、恶化。

“听说手术后需要静养半个多月,不然容易大出血。老公和姑娘催了好多次,要我去做。可我们这个工作都是应急的活,有时半夜都会突然接到任务,都是救人命的事,慢不得。再过几个月等退休就有大把时间了,到时再去做手术也不急。”邱俊轻描淡写地说。

“啃硬骨头”的收发管家

原来,每年年底,武汉库都要下发冬春救助物资,高峰时这里停了20多辆大型运输车,车上堆满了救灾物资,场面极为壮观。而每年的那个时候也是邱俊最忙的时候,电话都被打爆了,但她总能有条不紊地做好。

秘诀就在邱俊的包里,里面有“四件宝贝”:老花眼镜、小本子、充电宝和降压药。

老花眼镜和小本子是邱俊的左膀右臂。没有老花眼镜邱俊什么都看不清,小本子里写满了每日工作计划和需要解决的问题,每完成一项就在后面打个勾。充电宝和降压药是邱俊的应急法宝,邱俊笑称手机和自己都不能“断电”。

减灾备灾中心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财务和物资“收发管”工作都是繁琐的细致活。“尤其是中心的财务已经开始向精准预算、内部审计、政府采购监管等延伸,物资‘收发管’也并不是打几个电话、办几个手续那么简单,还需要对物资的品种和数量进行清点、备货、登记统计,以及各方面的对接和协调,这些都要求心细、责任感强的人去做。”省减灾备灾中心主任张礼民说,“这些事交给邱大姐,我放心!”

2月6日,邱俊接到消息称,第二天早上6点,应急管理部和中央粮食储备局调运的6万多件棉衣、棉被和折叠床,总共13个集装箱的物资即将抵汉,然而城市封闭,道路封堵,社区隔离,大车司机不让出门,装卸民工不让外出。

“平常调配这么多物资都很困难,何况是疫情期间,交通管制,车辆和人力都很难协调。我已经做了8年物资调运工作了,有经验,这块‘硬骨头’还是留给我来啃。”同事们担心邱俊的身体吃不消,纷纷劝她找人顶替,都被邱俊拒绝了。

工作的难度,比想象中更大。

邱俊四处求人,昔日的“战友们”不是不在武汉市,就是车无法出门。

为求一台运输车,她联系了十几个人,电话打了几十个,好话说尽,最终一个物流有限公司的熟人,答应帮忙。

“以前很简单的事,现在都因为疫情变得很困难。但是为了能让更多的人尽快收到这些物资,我做再多都是值得的。”邱俊说。

好不容易联系到的车辆和人力,在这个关键时期不能出半点问题。为了确保安全,邱俊又开始四处寻求口罩和消杀工具。

省应急管理厅领导知道情况后,迅速安排后勤中心主任刘志华帮助解决了口罩和消毒剂,还联系了安能公司为省减灾备灾中心做了一次专业消杀。

“战时状态,特事特办,领导们都十分支持我的工作,作为组织者,我必须为我‘战友们’的身体健康负责!”邱俊说。

拿到酒精,已经是深夜12点多了,邱俊总算可以安心回家睡觉了。第二天早上5点不到,她又赶到储备库开始分发物资。

物流公司的工作人员何伟说:“邱姐就像大管家,忙前忙后操盘物资的事,一天天下来,嗓子沙了,走路也没有那么溜耍了。我都有点吃不消了,她快60岁了还这么拼,我们都怕她扛不住,她却总是鼓励我们说再坚持坚持,疫情马上就要过去了!”

离开武汉库,经过东西湖区新沟镇卡口,工作人员例行进行扫码、测体温。司机易亚伟突然说:“邱姐,您还记得那次测额温只有34℃吗?当时吓坏我们了!”

原来,2月7日那天,为了协调物资尽快发出,邱俊一边抽检物资外包装,一边扯着嗓子协调车辆到位、通知仓库库管备货、接收单位做好卸货……晚上10点多,室外寒风刺骨,不知不觉,邱俊在外面站了2个多小时,直到需要回到办公室办理调拨手续时,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脚和后背都冻僵了。

“我当时在办公室抵着空调热风吹后背,吹了半天还是感觉不到温度。张主任怕我感冒了,叫我赶紧回家。”邱俊回忆。

据了解,疫情期间(1月25日大年初一-3月17日),中心先后接收中央支持湖北、北京市委市政府支援湖北的救灾物资4个批次6个品种共计23.2万件;向全省17个市州和36个县市区发出中央、北京市和省本级救灾物资8个品种132个批次30多万件计重3199吨。

每次调拨,邱俊都在现场。“我母亲走得早,父亲抗美援朝回来后就在民政厅工作。他是单位的老先进,一直以军人的标准来要求我。”邱俊说,什么事我总想尽全力做好,总怕给他老人家丢脸。

心系大家的“知心大姐”

采访当天,直到中午12点半,忙碌了一上午的邱俊,才端上碗吃午饭。

看到劳务工们,邱俊也“凑”过去,和大伙儿一起蹲在食堂外面的广场,保持着足够的距离,一边吃饭,一边拉起了家常,“口罩、消毒液够不够用?买菜做饭方不方便?你老婆身体好点了没……”大家边吃边聊,有说有笑。

邱俊平时每个月至少有两天在武汉库,疫情防控期间来得更频繁。“我早都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了,我们中心所有的工作最后都要落实到这里。他们是我工作上的伙伴,也是我的家人。”

2019年7月,正逢机构改革,减灾备灾中心的资金全部划转到省应急管理厅。由于金额较大,涉及多个处室,所需时间较长。中心和武汉库的同志们的社保、个税和职业年金共计6万多元无法正常缴纳,怎么办?

邱俊一方面跟多个处室抓紧协调,另一方面瞒着家人拿了自己的积蓄把钱给垫上了。“也没想太多,听说资金划转需要很长时间,大伙儿都不容易,担心一旦断缴会对大家有影响。”

面对记者,邱俊的口头禅是“我做的都是些小事、琐事,没什么可说的……”在同事们眼里,她是个热心快肠的好大姐。

就在来武汉库的路上,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邱俊的电话也没停过。她这些天,一直在为疫情期间搬运工人劳务费个税减免的事找政策依据。“工人们挣点钱不容易。能少点是一点,现在总算有结果了。”邱俊笑着说。

心系大家,往往会意味着要“舍小家”。据邱俊的家人介绍,2016年抗洪救灾期间,两个多月时间,她一直昼夜坚守。

当时,她女儿正好从北京带回只有5个月大的外孙,本希望妈妈帮忙照看,但面对紧急调运任务,她满怀歉意地“拒绝”了女儿。

“现在灾区困难群众急需救援,我们的救灾物资早一小时到达灾区,灾区的困难群众就会早一小时得到帮助,我们多一份辛劳和付出,灾区群众就会多一份温暖和帮助。”邱俊这样说。(赵树祥 郭旭)

(责编:薄晨棣、申亚欣)

推荐阅读

张海迪委员:加强对残疾人的应急避险管理与服务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坚持生命至上,改革疾病预防控制体制,完善传染病直报和预警系统”。 【详细】

代表委员详解中国首次火星探测| 薇娅建言“助农产品标准化” 扶贫办司长:已注意到!